善用你的一千两

善用你的一千两

马太福音25:14-30

天国又好比一个人要往外国去,就叫了仆人来,把他的家业交给他们;按着各人的才干,给他们银子;一个给了五千,一个给了二千,一个给了一千,就往外国去了。

那领五千的随即拿去做买卖,另外赚了五千。那领二千的也照样另赚了二千。但那领一千的去掘开地,把主人的银子埋藏了。

过了许久,那些仆人的主人来了,和他们算帐。那领五千银子的又带着那另外的五千来,说:主啊,你交给我五千银子,请看,我又赚了五千。主人说: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许多事派你管理;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

那领二千的也来说:主啊,你交给我二千银子,请看,我又赚了二千。主人说: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许多事派你管理;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

那领一千的也来说:主啊,我知道你是忍心的人,没有种的地方要收割,没有散的地方要聚敛;我就害怕,去把你的一千银子埋藏在地里。请看,你的原银子在这里。主人回答说:你这又恶又懒的仆人,你既知道我没有种的地方要收割,没有散的地方要聚敛,就当把我的银子放给兑换银钱的人,到我来的时候,可以连本带利收回。夺过他这一千来,给那有一万的。因为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把这无用的仆人丢在外面黑暗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

两个有关事奉得赏的比喻

每当我们讲到“今天我们事奉神,将来从主得赏赐”时,常会提到耶稣所讲的这个比喻。在这比喻里,主人分别给三个仆人不同数目的银两,一个五千,一个二千,一个一千。有异端因此把事奉神的人分成三等,大仆人、中仆人、小仆人;当然这是完全违背真理、出于私意的解释。耶稣在比喻里清楚指出,这三个都是仆人,只是才干有大小之分;因此主人托付他们要办的事情,是可能有大小的不同;他们在作工时的责任,也会有大小之分;但作为仆人,他们的地位并没有高低不同。这些钱都是主人交托给他们去办事用的,虽然各人得的数目不同,但都仍然是主人的钱;所以得五千两的,不应当以为自己比得一千两的‘有钱’,得一千两的,也不必因此感到‘自己的钱比别人少’!

耶稣还曾经讲过另一个类似的比喻,说到十个仆人各从主人得到一锭银子。(路19:11-27)他们也是去做生意,各人赚到不同数目的银子。这是耶稣从另一个角度,告诉我们今天的事奉和将来得赏赐的关系。作为仆人,才干是肯定会有大小不同的,耶稣用五千、二千和一千来表示。但今天我们在为主作工时,神的大爱,主的恩典,圣灵的同工,对我们每个人来说,是没有偏心的,是同样多的。所以在这个比喻里,用各得一锭银子来表达。

既然大家得到同样的主恩主爱,为什么有的能赚十锭,有的赚五锭,有的一锭也没有赚到呢?这说明我们同作仆人的,虽然主对我们的恩典慈爱是相同的,但我们对主爱的报答,在为主作工时‘尽心竭力’的程度,却是有不同的。越能为主尽心竭力的人,就越能多结果子。而懒惰为主作工的,当然就连一锭都赚不到了。就如圣经教导我们的,“少种的少收,多种的多收,这话是真的。”(林后9:6)主对我们的爱是没有偏心的,他没有为彼得保罗多流一滴血,他给彼得和保罗也是一锭银子,和我们是一样多的;但我们在为主作工时的努力程度,却会有‘多种、少种’的不同,所以效果也会有‘多收、少收’的不同。

今天我们要一起思想的是马太福音里的那个比喻,耶稣按照各人才干的大小,给我们不同数量的银两。因为才干不同,得到的银两不同,作工的效果也就会不同,说明他对我们的要求也并不相同。得五千两的,应当再另外赚五千,得二千两的,需要另外再赚二千,那得一千两的,虽然才干不如人,但主人对他的要求,也只要他另赚一千就可以了。就如经上记着说“因为多给谁,就向谁所取,多托谁,就向谁多要。”(路12:48)

耶稣不是要我们用这比喻,把弟兄姊妹分成三等人:五千两,二千两和一千两。更不是要我们去作判断,自己是属于多少两,其他弟兄姊妹是多少两的。虽然我们还不至于像异端‘三班仆人’那样把弟兄姊妹明确分等分级,但有才干‘五千两’的,难免会在教会里趾高气扬一点。往往他们在教会里,要负的责任会多一点的,工作成绩也比较突出,就容易把自己看得比别人强,比别人重要。他不明白,主交付给他‘五千两’,本来就要求他多负责任,比别人作得更多,作出更好效果,这样才够他交帐的。

‘一千两’成了不作工的托辞

在弟兄姊妹中,常有人很谦虚,说自己是一千两的。究竟怎样才算是得五千,怎样算是得一千,其实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如果和彼得保罗相比,恐怕我们都没有资格说自己是得五千的。今天我们根本不必去研究自己究竟是得多少两的,也不用我们自己计算,我已经赚了多少;因为主的要求,是我们不管得多得少,都应当同样尽心竭力为主作工。不管我们是得五千、二千或一千的,只要在事奉主的时候,我们忠心良善去作,我们就都同样能赚到加倍的钱。到向主交帐的时候,我们能交多少,不是我们自己计算出来的,不用我们自己计算,乃是由我们的主自己来评定的。如果我们是领一千银子的,我们能尽心竭力事奉主,我们就自然能赚到一千,同样满足主对我们的要求。

问题是当弟兄姊妹谦虚说自己是‘一千两’的时候,常成了不事奉主的推托之辞。比喻里得一千两的仆人因为不作工,不赚钱,遭到主人的责打;但到了弟兄姊妹嘴里,得一千两反成了不作工的理由。如果我是‘五千两’,那我就会去作工,但现在我是‘一千两’,所以不会作工,也就理直气壮地不作工了。常听到有弟兄姊妹说,自己没有恩赐,也不会讲道,又不知道怎样传福音,所以无法作工;不作工成了‘一千两’理所当然的事。

我们姑且不说这样说的人,是不是真是‘一千两’,就算是的话,是不是就可以理直气壮地不作工呢?这就是今天我们要一起思想的内容。如果我们从主得的是‘一千两’,我们是真的无工可作,还是我们不想工作?我们承认,在弟兄姊妹中间,越有恩赐能力的传道人,越容易受欢迎,往往工作忙到来不及作。而恩赐比较不那么突出的,也就是所谓‘一千两’的,往往工作机会就不那么多,甚至会有‘想要事奉,却得不到机会’的情形。说得难听一点,就是没有人要。记得当我年青,刚出来事奉的时候,就有过这样的经历,很想为主发热心,为主做些什么,就苦在到处没人要。

有一次我在北方和一位弟兄谈话,他负责一个颇有规模的学道班,或称为神学院;他告诉我,他所请的老师都是第一流,有名望的,都是海外各神学院的教授,请他们来开的都是他们拿手的课。我跟他开玩笑说“是不是都要‘五千两’的?”他说正是如此。当然他也有他的理由,开一次课不容易,学员来自四面八方,有相当的经济和环境压力。如果请的不是第一流的老师,那不是浪费这样一次得来不易的机会,也辜负了这些学员的期望?所以他坚持,要请老师,就得是‘五千两’,不要‘一千两’的。

从他对自己所作事工的那种负责态度来说,他是没有错的。我知道要举办一次培训班确实是担有很多风险,当然也就希望具有最高的水准,取得最好的效果;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我又想到,今天到处都缺事奉神的工人,都希望有工人前去作工,在安排事工的时候,也都需承担一定的责任和压力。如果大家都希望得到‘五千两’的工人,那么那些得‘一千两’的,又该怎么办呢?不但得一千两的,恐怕连得二千两的,都很难得到机会了。这样,那个得一千两的,最后把银两埋藏在地里,恐怕还是不得已的,是因为到处没有人要而造成的结果呢!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些以‘得一千两’为不作工托辞的人,不是就说得有道理吗?

‘一千两’首先要认识自己

这样的想法,似乎有理,其实并不正确,只是片面的理解。我们刚才有提过,我们不必去研究自己或别人是得多少银两的,只要我们在事奉中尽心竭力,你是得五千两的,自然就会赚得五千,你是得一千两的,自然就会赚得一千,并不是随你自己心意,想得多少就是多少的。

我们一方面必须承认,我们各人的才干是有不同,所以耶稣才有必要设这个比喻,分别给仆人五千、二千和一千。另一方面,我们也必须考虑到,在教会的各种事工中,在难度和要求上也是有不同的,适合不同才干的仆人去做。有人以为,只要是教会里的工作,就可以随便选择,反正都一样是事奉主。这样的认识是不够全备的,因为从神的呼召来说,我们不但要清楚神对我们的呼召,也要清楚神给我们的托付是在那一方面,在哪里。我们不是随便寻找一个教会中的职业,对我们来说都是一样的。从神给我们的恩赐能力来说,也就是从这比喻里主人所给银两的多少来说,给‘五千’,必然是要他去办‘五千两’的事,给‘一千’,就是要他去办‘一千两’的事,主人不会给一千,却要仆人去办五千两的事。所以在我们投入具体的事奉工作前,应当先清楚是否神的旨意和安排,也要认识自己,是否适合作这些事工。当然如果清楚有从神来的托付,神必会给我们足够相应的能力去作。一般来说,除非是神有特殊的旨意,神给我们托付时,是不会脱离我们每个人实际才干能力的。

得一千两的仆人在事奉中遭到拒绝,往往正是在‘五千两’的事工上。就以刚才我们提到那位北方弟兄的意见,他要求来作教导的,都能是五千两的。他的要求应当并没有错,原因就是他那里的教导事工,从性质要求来看,确实是需要‘五千两’的工作。但不等于我们不能去他的培训班教课,就没有其它事奉工作可做了。他那里的事工不适合我们做,教会中该作的工有的是、多的是,为什么不去做呢?

如果那个得一千银子的,因为自己被人拒绝,只能把银两埋到地下;他这样做似乎有理,其实还是因为不认识自己。当我们是‘一千两’的才干,却自以为是‘五千两’的,也只愿意做‘五千两’的事工,就难免会碰钉子,被人拒绝了。当然有‘五千两’恩赐的不应骄傲,自以为高人一等。有‘一千两’恩赐的,更不必自卑,觉得自己处处不如人。得一千两并不是‘低人一等’,在地位上都同样是仆人,是平等的。即使有些‘五千两’的,向你炫耀他的‘银两’多,那只表明他的无知。今天我们都是在事奉神,不论是‘五千两’或‘一千两’能胜任的事工,都是神的事工,目的都是要讨神喜悦。事工的难度可能有不同,事工的性质都是属神的。当我们在‘一千两’的事工上尽心竭力,我们一样能赚到加倍的钱,也就一样可以从主那里得赏赐,跟‘五千两’的赚五千并没有分别。

圣经提醒我们,不要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应当要照着神所分给我们信心的大小,看得合乎中道。(罗12:3)如果我们不自量力,勉强作无法胜任的事工,最后耽误了事工,达不到应有的效果,因此被人拒绝;我们不应责怪别人,更不要自暴自弃,去把银两埋到地里,好像是别人造成你如此的。我们应当谦卑反省,寻求神给我们的托付究竟在哪里,看在我们周围,哪些事工是适合自己做的,也有神给的负担,就忠心良善地去做。

把银两放给兑换银钱的人

耶稣并没有要每个事奉他的人都是讲道作教导的,不会讲道不等于就不能事奉主,教会中同样需要有代祷的,做探望服侍的工作。这些事工在弟兄姊妹中,有时称作‘马大工作’;如果这个名词不带有贬低的意义,是可以这样用的;因为圣经里的马大,就是专做服侍工作的。她受耶稣责备,并不是因为她做服侍工作,而是因为在做的时候,做得不甘心。如果她能按主心意去做,尽她所能地做,甘心乐意地做,我相信和马利亚一样,她也是拣选那‘上好福分’的。(可14:8)

耶稣在比喻里,还为我们指出领一千两作工的最好方法,就是“放给兑换银钱的人”。用今天的说法,就是存到银行里赚取利息。为什么你放钱到银行里,银行要给你利息呢?他收到你的钱后,又怎么来赚钱呢?懂得商业经营的人就知道,在市场上,零星小钱确实很难做生意,很难和人竞争。银行就是把这些零星小钱集中起来,成为较大的资本,就能做生意,有竞争力,能赚到钱,然后把所赚的钱分给大家。

往往得‘一千两’的弟兄姊妹,要他独当一面去作工,确实会感到为难。耶稣给我们指出最好的方法,就是大家同心配搭事奉。几个人在一起,就能够在事奉中相互勉励,彼此帮补,把工作做好。记得当我年青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恩赐才干,偶尔有事奉的机会,总是希望能和两三位弟兄一起配搭,你带诗歌,我讲信息;而且讲信息,也喜欢有两三个人轮流讲,这样在讲的时候,就不会有很大压力,万一讲不下去,马上可以由别人接下去,不至于一个人僵在上面冒冷汗。

我想很多开始学习事奉讲道的人,都有这样的经历。所以我们中间的青年同工,不必为不会讲道而担心,先和别人一起配搭,以后熟练了,自然就会讲道的。五个‘一千两’合在一起,不也同样可以组成五千两的才干吗?当我们同心合意配搭事奉,取得五千两的效果时,我们每个人不是也同样可以分得一千两,正是主对我们各人的要求吗?

我认识一些在音乐学院学习的学生,当然每个人都希望能有朝一日,能当独唱独奏演员;但真正能成名成家的,又能有几个呢?很多人毕业以后,进了交响乐团,在那里,虽然不是独奏家,但大家合在一起演奏,照样能演出高水平的乐曲。然后或许有一天,你能够脱颖而出,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操练后,成为一位卓越的表演家。今天如果有一个人,从一开始就非独奏独唱不干,那么除非他真是有非常突出的天才,否则很可能就失去一切演奏的机会,从音乐工作中被淘汰。

我们必须认识自己,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少银两。如果是一千两的,我们就应当谦卑地和别人配搭事奉,从事奉中锻炼自己,提升自己的恩赐能力。其实今天在教会中,大多数弟兄姊妹还是以配搭事奉为主的。因为这正是主的心意,要我们“全身都靠他联络得合适,百节各按各职,照着各体的功用彼此相助,便叫身体渐渐增长,在爱中建立自己。”(弗4:16)

我年青的时候,喜欢下象棋。我们知道下棋的双方都拿一样的棋子,但下起来就大有不同。当我是孩子的时候,下起棋来,只顾把自己的子一味往前冲,想吃掉别人的子,结果不用说,一定是自己的子给人吃掉,一定是输。棋下得好的人,他所有的棋子都是相互连接保护的,形成一盘棋,而不是各个棋子单打独斗。今天耶稣要我们‘一千两’的“放钱给兑换银钱的人”,就是这个意思,大家配搭连接起来,就可以作成大事。五个‘一千两’合在一起,就如同是‘五千两’的,而且还可能比‘五千两’作出更多更大的成绩。

作别人不要作的事工

今天在教会里需要作的事工是数不清,做不完;但确实有些事工是大家争着做,有些地方是大家争着去的。当然在大家争的过程中,一千两是一定争不过五千两的。但有些事工,有些地方,却又放着没有人过问;为什么不去做那些没有人愿做的工作,不到那些没有人愿意去的地方呢?

记得文化革命后,当时是宗教政策最宽松的时候,不但‘三自会’在消失后还没有恢复成立,而且政府也还没有制订出宗教规条的限制;一时各地家庭聚会像雨后春笋般的兴起。那时我在上海,原来在文化革命中能坚持继续事奉的聚会点,可以说是寥若晨星,这时已经增加到无法统计的地步。这本来应当是值得感恩的好现象,但由于聚会点一下子多了好多,能积极参加聚会的弟兄姊妹就显得不够多了;在各聚会点之间,就产生了‘拉人’现象,为了达到‘拉人’的目的,自然也就难免衍生出贬低别人的言行。当时神给我一句话,“没有人去的地方你多去,没有人做的工作你多做。”感谢神,从这以后,神就让我放下当时在上海的事奉,开始去外地、去农村,去帮助各地基层的教会。一直到今天,这仍然是神呼召我作工的准则。

有两位小姊妹,她们有心愿意起来事奉神,但她们所在的教会里,比她们年长的同工有的是,当然什么事工也轮不到她们。她们就商量好,一起去二十几里路外的一个村子,那里有些老年姊妹,因为离聚会点远,又没有交通工具,所以很难得有参加聚会的机会。她们去跟这些老姊妹说,她们愿意每星期去帮大家读圣经。这些老姊妹听了,当然是求之不得的事。就这样,这两位小姊妹每星期一次,不怕辛苦,下了班,骑着自行车前去,聚完会就连夜赶回家。她们不会讲道,就读圣经给这些老姊妹听。虽然辛苦,但她们满心欢喜,因为有了事奉的机会。

这两位小姊妹的事迹,一下子就在周围各村传开了,不久就有其它村子的老姊妹来找她们,希望她们也能去帮助读圣经;反正在那个村子是星期二,那么就星期三到我们这里来吧!顿时这两位小姊妹成了大忙人,有做不完的工作。可能在有些人看来,她们所作的,算什么事工啊?每个地方都只有这么几个老太太,路又这么远,这么辛苦,谁愿意去?但我们的主并不轻看这样的工作,这正是主的心意,牧养无人照看的老羊。这两位小姊妹虽然只是‘一千两’的才干,但她们不计较辛苦,不在乎事工的大小,甘心尽所能的事奉主;她们知道这些老姊妹也是主所爱的,需要有人去喂养;没有人愿意去,刚好是她们的机会。

当那里的负责弟兄把她们的事情告诉我的时候,我真为她们满心感恩,她们就是‘一千两’的榜样,认识自己的恩赐才干,做适合自己能力的工作;而且知道自己一个人才干有限,就两个人配搭在一起,相互勉励支持,就能做自己一个人做不到的事。

所求于管家的是有忠心

每当我们读到这个比喻时,我们首先注意的,总是各人所得到的钱有多少,又赚到了多少。那个得五千又赚五千的,从钱的数目来看,当然是最多的,在我们的心目中也就是最了不起的;总以为由于他带回这么多钱,所以主人派他管理许多事情。但事实上却并不是这样,主人说得很清楚,派他管理许多事的原因,不是因为他带回的钱多,而是因为他的忠心良善。当然这两者是有一定联系的,因为能赚到五千,正是忠心良善的见证;但主人更注意的是仆人的素质,而不是他的才干。

得五千的人,不一定都会带回五千。按他的才干,他是能赚到五千的,但他也可能是‘又恶又懒’,不想工作;也可能赚了钱却自己用掉,或是赚得多,带回的少;甚至虽然带回五千,但却狂妄自大,看不起其他仆人,自以为主人缺他不行,全靠他赚钱。这样的仆人,才干是有了,工作效果可能也不错,但在主人眼中,不过是雇工,不是忠心的仆人;这样的仆人,主人是无法放心把许多事派他管理的。得一千两容易有的问题,是因自卑而成为又恶又懒,以至不作工,受主责备。得五千两容易有的问题,则是因自己的才干而狂妄自大,即使工作有成绩,也不是忠心良善的。

应当记得,当主给我们赏赐的时候,不是按你最后拥有钱的多少,而是按你有没有忠心良善。(太25:21)主人对领五千和领二千的两个仆人,都不是说他们会赚钱,因看到他们带回很多钱来而高兴。主人对他们两个人的称赞都是“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许多事派你管理。”主人称赞他们是因为他们的忠心良善,两次强调他们有忠心。耶稣在比喻里,既承认仆人的才干有大小的不同,因此所得银两也不同;但耶稣更强调的是忠心良善,能得赏赐的,不是因为带回钱来,而是他在为主人做买卖时有忠心。那个受责打的仆人,不是因为他才干小,赚不到钱,而是因为他又恶又懒,根本没有去做生意。

我们常喜欢把自己和别人归类为五千、二千、一千的,但耶稣举这比喻的目的,并不是要把跟从他的人分类,他不要我们去研究自己和别人各领多少两银子。我们不知道自己究竟是领多少两的,这不要紧;要紧的是,我们都领了银两,不管多少,我们都应当忠心良善地为主‘做生意’,这样我们就自然会赚到加倍的钱。也因为我们是忠心的,所以主人要把许多事派我们管理。

在弟兄姊妹中,我们常听到有人说“我不会讲道,不懂圣经”这类话,以此作为自己不作主工的辩解。我们相信,只要我们有心事奉,不会没有适合我们的事工做的。不管我们能做多做少,做哪类事工,要紧的是我们有没有忠心,是不是良善。往往领五千两的会比较积极去‘做生意’,因为在做的过程中,刚好可以表现自己的才干。而领一千两的,因为知道自己做不过别人,又无法表现自己,就干脆懒得去‘做生意’了。

如果我们真是忠心良善的仆人,我们在‘做生意’时就不是为表现自己,而是为遵行主人的吩咐,也就不会在乎别人的夸耀或批判,一心只求讨主的喜悦。即使我们确实才干不如人,只要我们殷勤不懒惰,心里火热,常常服事主,我们就能弥补自己不如人的地方。(罗12:11)

龟兔赛跑是我们从小就熟悉的寓言,乌龟虽然跑得慢,但正因为它认识自己的弱点,就格外殷勤,不敢偷懒,最终还是它先到达终点。今天我们如果真是领一千两的,只要我们在事奉中,格外殷勤,不偷懒,作忠心良善的仆人,我们就能得到主的称赞,他要因我们的忠心良善,派我们管理许多事情。

当我年青在接受造就的时候,有一位弟兄,在恩赐口才上都不那么突出,但是一直到今天,几十年来,他总是殷勤努力事奉主;不论事工大小,只要他能做的,他就忠心地去做。回顾当初我们这么许多同学,有些曾有突出表现的,几十年下来,可能走了弯路,甚至已经偏离正道、不知所终。但这位弟兄,虽然在人看来,在事工上没有杰出的成就,但凡认识他的,都承认他向主忠心良善的心志。每当我讲到‘一千两’的时候,我常就会想到这位弟兄,我从心里很尊敬他,常以他向主的忠心良善,作为自己的激励和榜样。

一千两的卓越典范

一个‘一千两’才干的人,总难免会有一点自卑,感到自己处处不如人。虽然我们无法勉强别人对自己的评价,但我们自己完全不必为‘一千两’而自卑,因为主并没有把他的仆人分等级,领一千两的,在仆人中就‘低等’一点。我们刚才已经说了,主对他仆人的评价,不是按照他得银两的多少,而是看他忠心良善的程度。在圣经里,我们看到有些人有非常的才干,能被主大用;就像保罗,我想我们没有人会怀疑,他是领五千两的。但保罗却清楚知道,他能讨主的喜悦,不是因为他是‘五千两’的才干,而是因为他向主的忠心,这是主对他仆人的根本要求。(林前4:2)

在圣经里,耶稣自己告诉我们,有一个最被他称许,也最能满足他心的,不是别人,乃是伯大尼的马利亚。耶稣认真告诉我们,这是我们每个接受福音的人,不可不知,不可不传,人人当效法的榜样。(可14:9)

伯大尼是离耶路撒冷不远的一个小村落,作为生活在那里的一个农村姑娘,马利亚不是一个见多识广,受过高深教育的人。在圣经对她几次记载里,她很少讲话,所以也不像是一个能说会道的人。从任何方面看,她应当是属于‘一千两’才干的;但是她却能那样完全满足主的心,不是因为她有杰出的才干,也不是因为耶稣对香膏有特别的爱好,而是因为“她所作的,是尽她所能的”。(可14:8)我们没有时间详细来讲,为什么马利亚这么做,耶稣说是尽她所能的;但至少我们应当承认,耶稣对我们的要求,就像对马利亚那样,不是才干,而是‘尽所能’,这正是‘忠心良善’必有的表现。

马亚亚从主得到的只是一千两,但她不但另赚了一千两回来,而且还赚得更多,二千两,甚至五千两。从耶稣所举十个仆人各得一锭银子的比喻,我们相信她正是那个以一锭赚十锭的;这时,耶稣要派她管理的,就不是一座城,而是十座城了。马利亚确实为所有得‘一千两’的人扬眉吐气,我们不必因为只得‘一千两’而自卑,只要我们在所得的一千两上‘尽所能’的做,也同样可以得主的称赞;关键不是我们得了一千两还是五千两,而是我们有没有‘尽所能’。

‘一千两’也能成为‘五千两’

圣经里还有一位姊妹,也同样为得‘一千两’的人留下美好的脚踪,就是摩押女子路得。当她随拿俄米回到伯利恒的时候,她能做的,只是在田间,跟在收割的人身后,拾取麦穗;那是还不及一个使女的地位和工作。(得2:13)可是我们看见路得不但做得甘心,而且还做得那样尽心竭力,真是尽所能的做。正因为如此,我们看见神一步步的抬举她,使她从跟在人后拾取麦穗,到可以‘从捆中拾取麦穗’,到用外衣兜着麦穗回家,直到成为波阿斯家的主妇,一切田地收成都在她的管理之下。

一开始,路得只是‘一千两’的工作,跟在其他仆人后面,拾取遗落的麦穗,是人所看不起,不被人注意的。但正因为她忠心良善,尽所能的做,在小事上忠心,最后蒙神祝福,成了这大户人家管理一切的主妇。这时她就不再是‘一千两’,而是‘五千两’的才干了。从她身上,我们又可以明白一点,就是人的才干,从主人得一千两还是五千两,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路得因为甘心拾取麦穗,被神抬举,从做一千两的工作,变为做五千两的工作。反过来,即使一个人原来从主得的是‘五千两’,因为不忠心去做,自以为是,也很可能会被主从‘抬举’的地位上打下去的。

我多年认识的一位同工,只有小学程度,平时也不是能说会道的人,但由于他一直忠心事奉,甘心做拾取麦穗的工作,以后神给他恩赐能力,使他不但在弟兄姊妹中受到尊敬,就是他的讲道和教导,也越来越有能力和亮光。他自己说,一开始他在弟兄姊妹中,不过能做些跑腿的工作,根本不会讲道。但多年下来,他忠心耿耿,谦卑事奉,使他的生命越来越丰盛,恩赐越来越明显。就好象路得,从拾取麦穗,成为主妇,他也从只是在弟兄姊妹中做做跑腿的工作,成为教会主要负责同工。今天他所牧养带领的教会,光聚会点就数以百计。

所以如果我们现在从主所得的是‘一千两’,我们不要自卑,以为自己在事奉上总不如人,无法得主称许赏赐;耶稣并不是以我们所得银两的多少,来评定我们能蒙喜悦的程度。不但如此,我们也不要固步自封,以为我是‘一千两’的才干,就总是‘一千两’了,没有希望多起来。象我所提到的那位弟兄,他就是很明显从得‘一千两’成为蒙神赐给他‘五千两’的。当主人知道仆人的忠心良善后,他必然是乐意托付给我们更多事工,也乐意给我们更大恩赐的。

所以亲爱的弟兄姊妹,如果你感到自己是‘一千两’的,不用自卑沮丧,好好用你的‘一千两’,在主所托付你最小的事上忠心良善,象马利亚那样‘尽所能’,我们将从主得到的称赞和赏赐是不会比人少的。不但如此,我更盼望我们每一位,都能够象路得那样,因为尽心竭力工作,从跟在别人后面拾取麦穗,一直被主抬举到主管一切的家庭主妇地位,从‘一千两’的恩赐变成‘五千两’,被主大大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