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集体荣誉感 和基督徒要不要自我批评?

谈谈集体荣誉感 和基督徒要不要自我批评?

近两年因为笔者写了一些反思传统教会的文章,于是在后台不断收到一些网友的留言,甚至笔者自己教会的朋友也会发信息给笔者,这些给笔者的建议中有忠告也有警告,更有诘问和责备。他们无一例外的批评笔者为什么写文章批判教会,甚至怀疑笔者的基督信仰,直接责问笔者是不是基督徒。比如笔者有一篇文章提到,仅仅祷告并不能为我们增添任何知识,于是笔者后台就收到读者义正严词的责问“请问作者,你是不是基督徒?”

除了怀疑我的信仰身份,认为我可能是无神论者或者其它宗教潜伏在基督教群体中的破坏分子之外,还有一种批评来得更加直接。那就是“你是基督徒吗?怎么批评自己的教会?有没有集体荣誉感了?”

其实,不论怀疑我的信仰或者基督徒身份,还是批评我的反思毫无水平,其最终目的就是这个“集体荣誉感”。我们身为基督徒,不能批判基督教,因为我们要共同维护基督教的形象,哪怕这个形象“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我们也要为了那一点可怜的面子,而掩耳盗铃。

这也许就是一些基督徒所认为的基督教可怜又可悲的面子问题在作怪。中国有句古话叫“家丑不可外扬”,又说“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这都是面子文化的表现。

我们这么注重面子,究竟是什么原因呢?其实这种面子的背后,是因为我们缺乏与之相符的里子。正是没有里子,只有装点出来的面子,因此我们才担心面子会失去。说的直白点,就是我们太没有自信了,太脆弱了。

集体荣誉感还不完全等同于面子问题,面子是个虚荣的门面,而集体荣誉感则是一个集体认同的层面。但是这个集体荣誉感究竟是正面还是负面,这要看你所维护的集体是什么样的集体。

学校举行拔河比赛,班级里参加比赛的成员,齐心协力,力道拧成一根绳,其余同学参与啦啦队,齐心协力呐喊助威,他们努力使自己的班级赢得比赛,这是集体荣誉感,为了集体的正面荣誉而努力。一个教会每个成员积极参与社会公益,尽自己所能,以专业的精神回报社会,教会周边的邻居无不竖起大拇指称赞,这是为了教会的荣誉而努力,这是集体荣誉感的展现。

一个单位年年都被评为先进,但是这个单位里有个成员违规操作,甚至贪污腐败,为了保住先进的牌子,单位全体成员对腐败现象秘而不宣,最终因为腐败越积越重,全军覆没,这样的集体荣誉感不过是让单位陷入深渊而已,这样的集体荣誉感要不得。

在我们的古代有个扁鹊的医生为国王治病的故事,那就是讳疾忌医。当我们的身体有不适就要就医,如果我们为了面子,为了身体器官的“集体荣誉”而不就医,那么最终我们可能就会把自己毁掉。

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要分清“集体荣誉感”究竟是什么含义,究竟怎么使用,不要让“集体荣誉感”成为毁掉我们自己的圈套。

耶稣说“你们要警醒”,这是告诉我们要对自己警醒,不仅要警醒外面的敌人,更要警醒自己内部的敌人。而内部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就像我们身体的病菌一样。罗马帝国在早期基督教历史上,做了把那么多逼迫,今天基督教依然兴旺,可见外部的敌人并不可怕。但是中世纪的天主教却陷入拜偶像的境地,最终让他们远离了福音正道。

内部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才是我们最应该警醒的。因为外部的敌人不论在暗在明,都在我们之外,而内部诸如拜偶像等罪性,却在我们之中。因此,我们警醒就是要对自己警醒,教会的警醒就是对教会自己的警醒,防止自己内部生病,让自己健康地走在福音正道上。

那么既然如此,基督徒要不要自我批评,这不仅是自己个人的批评反思,也包括对教会自身的反思,对基督教这一个大整体的反思。显然,自我反思批评就是对自己身体不适的医治,不能怕疼,也不能“死要面子活受罪”,最终我们的“面子”可能会毁掉我们自身。

耶稣的到来是对上帝的批评呢,还是对犹太人对上帝的信仰的批评呢?显然,耶稣的到来并不是为了批评上帝,而是批评对上帝错误信仰的犹太人。最终犹太祭司们为了“集体荣誉”,把耶稣定在了十字架上,为了“面子”一直逼迫耶稣的门徒。犹太教自己不反思,也不允许别人反思。那些参与除掉耶稣计划的犹太人,他们或者试探,或者跟踪,或者抓捕耶稣,他们的行为也是为了“集体荣誉感”吗?

正是这样的“集体荣誉感”将耶稣钉上了十字架。这样的荣誉感,我们还需要吗?

正是出于对基督信仰的热爱,正是出于对耶稣福音的认同,我们才需要不断警醒,不断将偏离的脚步拉回到福音正道上。如果我们不爱这个信仰,不爱耶稣,也不希望福音兴旺,那么就尽可能像犹太人那样,把“集体荣誉感”挂在心头,谁批评基督教我就把他钉在十架上。

怎样热爱福音,怎样热爱自己的教会,我们内心必须有一个清醒的判断,否则我们和那些犹太祭司就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