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灵修丨《利未记》:《利未记》十五章

牧者灵修丨《利未记》:《利未记》十五章

【第五部分】洁净的条例(11-15章)
八、漏症患者洁净的条例(15章)
(一)患漏症的人是不洁净的(1-3节)
(二)患漏症的人挨着什么,什么就不洁净(4、9节)
(三)摸了他挨着的,也不洁净(5-8,10节)
(四)患漏症的人摸了什么,什么就不洁净(11-12节)
(五)患漏症的人得洁净的条例(13-15节)
(六)沾染的其他污秽(16-30节)
(七)要分别为圣的警告(31-33节)

第五部分,洁净的条例,十一至十五章。今天是第八段,患漏症洁净的条例。第五部分总共有五章圣经,我们没有按章分,是按段分的,今天是第八段。

整个十五章,我们也分了七段,第一段是,1-3节,患漏症人是不洁净的;第二段,患漏症的人挨着什么,什么就不洁净,4-10节;第三段,摸了他挨着的,也不洁净;第四段,患漏症的人摸了什么,什么就不洁净,11-12节;第五段,患漏症的人得洁净的条例,13-15节;第六段,沾染的其他污秽,16-30节;第七段,要分别为圣的警告,31-33节。

1-3节,患漏症的人是不洁净的。“耶和华对摩西、亚伦说:‘你们晓谕以色列人说:人若身患漏症,他因这漏症就不洁净了,他患漏症,无论是下流的,是止住的,都是不洁净了。’”1-15节讲的是男人的漏症。漏症有止住的和长期不止的,都叫漏症,这叫不洁净。我们有时候听到有些人说:罪就是罪,罪没有大小。其实,从圣经上实在能看出来,罪是有大小的。比如,有些罪,你赔偿就可以了;有些罪是要治死的。比如,你偷人一筐水果,跟偷一头牛,那绝对是不一样的。当然,并不是偷一筐水果,就不是罪。洁净,跟主动的犯罪,还是不一样的。这里都是讲:不洁净到晚上,然后洗衣服、洗澡,就可以了。不洁净跟主动犯罪,不是一个层次的犯罪,不是一个等级。有漏症,无论是止住的还是下流的,都叫不洁净,就是生命不正常,有问题了。不过,这里讲的不洁净、污秽都是指着身体。当然,身体跟肉体的生命是有关系的。这是身体有问题,肉体也有问题,是病症。

旧约是讲字句、字面,新约不但讲字句、字面,也讲灵性。我们也讲过,有属灵的漏症。不止住和止住都是不洁净,都是漏症。我们今天在属灵的里面,只知道听,从来不讲,就像死海,只往里流,不往外流。约旦河是流进去水,也流出来水。所以,我们是一个流通的管道。无论是生命的传承,爱心的传承,还是在属灵上的传承,我们都是一个管道。父母生了我们,我们也生了孩子;我们从主领受神的话,从人听了道理,也要传出去;我们得的物质,也要流出去。一个人如果只为了听道,他的长进不会太大。一个人只为了养活自己,从来没有爱,他是自私的人。乱爱是错,不爱也是错。光讲、不听是错,光听、不讲也是错。你要听了才能讲,读了才能讲,每天都要从主领受。有些牧者光讲、不听,还有一些牧者光听、不讲,这是很不好的。在我看来,很多牧者的生活都不正常,是患了灵性的漏症,止住了。你叫他讲道,跟上沙场一样,为什么?流不出来。有些牧者,你不让讲,他也讲,因为他乱讲,他胆大。

弟兄姊妹,我还想讲,一定要分辨,什么是恩膏,什么是人的磁性的声音。如果他讲的声音很好听,可讲的都不合乎圣经,他的声音再好听,再吸引你,你都不能听。比如邵师母,她讲的对,她的生命丰盛,她的声音也能吸引人。声音吸引你,必须道理对。如果道理不对,声音吸引你,那是很可怕的事情。人不会分辨什么叫有恩膏,光听声音好听,不根据真理分辨,那就坏了。我们千万不要陷在错觉里。声音好听是好事,可是,如果讲的不合乎圣经,再好听也不能听。所以,你要读经,要听道,你讲的要合乎圣经,不要患属灵的漏症。

第二部分,4-10节,患漏症的人挨着什么,什么就不洁净。就是在漏症期间,他坐了什么,碰了什么,都不洁净。

4-5节,“他所躺的床都为不洁净。”如果你坐了他坐过的床,就麻烦了。他不洁净,他就污秽了床,你坐了他的床,你也不洁净。“所坐的物也为不洁净。凡摸那床的必不洁净到晚上。”他是污秽的,他摸着什么,什么不洁净;你摸了他和他所挨着的物,也不洁净。我刚才说了,这是肉体生命的不洁净,是身体的不洁净,也是外在的不洁净,也预表着灵性上的不洁净。如果你是一个嫉妒纷争的人,你走到哪里,就会讲到哪里;凡听过你讲的人,搞不好就被你污秽了,就受影响了。如果有一个人对牧师有意见,你要特别小心,这个牧师是坚持真理,还是得罪你了,还是他不完全,你要求他完全呢?不管是什么,你听了以后,能不能保守自己不犯罪,这很重要。并不是你能看清楚他有什么问题,你就能保守自己不犯罪。有时候,你看清楚了他的问题,可能你也做错了。我们的耳朵听了那些不该听的话,就被污秽了,那是灵性上的沾染污秽。要特别小心,要保守自己的心。人不洁净,天良都污秽了。一个不洁净的人,他讲的话、做的事,都是不洁净的。像该隐,他这个人不被神悦纳,他献的祭也不被悦纳。一个苹果或一个萝卜,在外面烂一个洞,你挖掉就可以了。如果里面黑心了,那只有扔掉。所以,一个人的心态坏了,无可救药,就像扫罗、巴兰、犹大。像彼得,他有过失,还是有希望的,因为他不是故意的,不是心态的问题。一个人的心态很重要,动机、观念很重要。心态错了,就不是不洁净,那就有罪了。我们不但要保守自己不犯罪;还要保守自己,不要因着别人的罪而陷在罪里。现实生活中,需要特别求主帮助我们明白圣经,要小心谨慎。

5节,“必不洁净到晚上,并要洗衣服、洗澡。”洗衣服就是洗衣服,洗澡就是洗澡。我们灵性上的污秽怎么办呢?就是要认罪。衣服代表行为,洗澡代表要洗净了。身体污秽了,洗澡就洗净了。我们的洗澡其实就是向主的认罪、悔改,洁净行为。衣服代表行为,要穿上光明洁白的细麻衣。要认罪、悔改,要洁净自己。

6节,“那坐患漏症的人所坐之物的,必不洁净到晚上”,你坐了他所坐的,也是不洁净了;“并要洗衣服,用水洗澡。”摸了不洁净,你坐了也不洁净,你碰到他,也不洁净。

7节,“那摸患漏症人身体的,必不洁净到晚上”,你坐了他坐的床不洁净,你摸了他摸的物不洁净,你碰到他的身体还是不洁净;“必不洁净到晚上,并要洗衣服,用水洗澡。”你摸了他,和摸了他碰的物,和他碰了你、摸了你,都是不洁净的,都会被沾染。有一个姊妹要离婚,人家劝她,她咬牙切齿地恨,说:“我恨牧师,恨这个、恨那个,你们不理解我,还劝我。”碰到这样的人,搞不好你就会沾染污秽。我们为了坚持真理,可以跟人讲明白真道,救人脱离异端。我们发现有人很极端,我们可以跟人讲,叫人防备极端。但是,我们不能强迫他离开异端,你没有那个权力,你不能关他,绳捆索绑把他捆走,那都是越权、越界了,你没这个权力。你只有责任告诉他,异端是什么,劝他,你没有强制性的权力。如果有人犯罪,你要告诉他,什么是罪,要指责他,叫他悔改;但你不可以刑罚他的肉体,你没有那个权力。有时候,你接触有罪的人,你听他讲的,你就被影响了,也跟着他恨牧师,恨同工,恨丈夫等等,都要小心。

8节,“若患漏症的人吐在洁净的人身上,那人必不洁净到晚上,并要洗衣服,用水洗澡。”这里讲的这么全备。所以诗篇十九篇说,“耶和华的律法全备,能苏醒人心。”(诗19:7)每一个角度都讲到了。我一再强调,我们不要觉得,圣经讲的好繁琐、好麻烦。这样讲,还不如说它讲的好全面、好仔细、好清楚,都不是大道理,是实用性的。它不是光讲大道理,它告诉你怎么做是错的。昨天跟一位同工交通,说:讲的道理,人都不知道怎么做。其实我们都干这种事,大道理讲得一套一套的,落实到现实生活中,回家不知道怎么用,那都是花拳绣腿。其实,圣经不是光讲大道理,都是举的实例。它不是说:你们挨着不洁净的,就不洁净了,懂吗?回家也不知道什么是不洁净,也不知道什么是挨着不洁净,一头雾水。教会最喜欢讲官腔,讲大道理,讲不实用的,在头脑里绕来绕去;回到家,一样都不知道怎么做;那不是神喜欢的讲道。这里讲的,哪一个不是实例,都是举的实例,没有一个空洞的道理。比如:摸床了,摸他的衣服了,挨着他了,他摸着你,你坐了他坐过的床等等,都讲得非常清楚。“那人必不洁净到晚上,并要洗衣服、用水洗澡。”若是我们写,我们先讲:摸着的、挨着的、碰着的、吐着的,都不洁净;要洗衣服、洗澡;那就省略了,很简单。可是,圣经不那样写的,圣经写得很清楚。

9节,“患漏症人所骑的鞍子也为不洁净。”连骑马的鞍子都说了,你说这说的多全备。10节,“凡摸着他身下之物的,必不洁净到晚上,拿了那物的,必不洁净到晚上”,摸了、挨了、拿了的,必不洁净;“并要洗衣服,用水洗身。”6-10节应该有两个点:一个是患漏症的人摸了什么不洁净;还有,摸了他所摸的,不洁净;或是摸了他所挨的,不洁净。

患漏症的人摸了什么,什么就不洁净。11-12节,“患漏症的人没有用水刷手,无论摸了谁,谁就不洁净到晚上,并要洗衣服,用水洗澡。”他如果没有洗手,他摸了谁,谁就不洁净。还有,“患漏症的人所摸的瓦器,就必打破;所摸的一切木器,也必用水涮洗。”他摸了谁,谁不洁净,可以洗澡,不能把人杀了。可是他摸了瓦器,要打破。为什么?瓦器不值钱,能打破。摸了木器,就没有说打破,洗一洗就可以了。瓦器是最不值钱的,所以,打破就打破了。上帝真是仔细。祂讲得繁琐,是因为我们太省事了,所以觉得繁琐。比如,身体上的哪一个器官不重要?你说是皮肤不重要,还是血管不重要,还是韧带不重要,还是神经不重要,还是骨骼不重要,还是肌肉、细胞不重要?没有一样不重要,没有一样是多余的。你说牙不重要,还是鼻子不重要?答案是,没有一样是不重要的。祂造的非常仔细。蚯蚓没有鼻子,没有眼,就那样,它能干什么?它能人造卫星吗?它什么也造不了。简单的都没有质量;复杂的都不容易,但是都值钱。上帝好奇妙。木器不容易做,你要买,不是每个人都会做木器,所以祂说,洗净就可以了。神是非常讲理的,不是杂乱无章的。大大小小、所有的事情,祂都说得很清楚,祂也是满有慈爱的。

13-15节,患漏症的人得洁净的条例。他怎么得洁净呢?

13节,“患漏症的人痊愈了,就要为洁净自己计算七天”,从洁净的时候要计算七天。我已经说过,五旬节、赎罪日、住棚节都要守节七天;还有,祭司就职典礼的时候,也要在会幕里七天;都是讲七天。因为七天是一个周期。创造天地是六天,第七天安息了,所以要等到七天。‘也必洗衣服,用活水洗身";活水就是流动的水;“就洁净了。”

14-15节,"第八天",这是新的开始;"要取两只斑鸠或是两只雏鸽来到会幕门口、耶和华面前,把鸟交给祭司。祭司要献上一只为赎罪祭,一只为燔祭,因那人患的漏症,祭司要在耶和华面前为他赎罪。"洁净以后,还要做这样一个洁净的奉献,有这样一个洁净的程序,要洁净七天。不可以挨着什么污秽的物,也必洗衣服,用水洗身,就洁净了。这是自己要保守的,要自己该做的;第八天还要到神面前来献祭。我们不但要保守自己圣洁,还需要耶稣的宝血,圣灵的工作,遵行神的话;永远都要讲两面。前面13节是讲自己当做的,14节讲在神面前要做的。

什么叫极端?就是你讲一面的道理。有多少人,一天到晚苦修、禁欲、功利、律法主义,天天改变自己,包装自己,就是不知道倚靠圣灵。还有的时候,我们天天追求圣灵,就是不知道顺服圣灵,都是偏差的。你要相信圣灵的同在,还要顺服圣灵;你要追求圣灵,不是单为了追求圣灵的恩赐、能力,还要顺服圣灵。靠自己改变自己,没办法做到,只能包装。你说你靠圣灵,都交给神,可你天天追求圣灵,却没有顺服圣灵,你能过圣洁的生活吗?照样做不到。你读了神的话,听了神的话,讲了神的话,你要遵行,这就合宜了。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神有恩典,你不信,就没办法得救。要记得真理的两面性。神能叫你圣洁,你自己也要追求圣洁;神能保守你,你自己也要保守自己;神有恩典能救你,你也必须信,"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没有信心,不是神没有恩典;神有恩典,你不信,你照样不得救。你信,可你不信神的恩典,你信什么呢?你是迷信,你照样不得救。

很多时候,我们的信仰是有问题的,不是不靠圣灵,就是都交给圣灵,都交给主,其实是不负责任。除了乱,就是乱,为什么?就是因为不明白圣经。你的孩子从小你该教的不教,说都交给主;最后孩子不听话,是不是主不帮你教孩子呢?你自己该尽的本分不尽,你都交给主试试?那是假属灵的做法。如果你该教的教了,该爱的爱了,该陪的陪了,什么都做到了;然后,还有做不到的,你要交给主;而不是你不负责任地交给主。你交给主,自己一点责任都不负,这是错的;你光负责任,交不出去,都是你天天看得紧紧的,那也是有问题的。所以,我们就是容易极端。求主帮助我们,一定要平衡。

我天天强调平衡,灵与道平衡,感性与理性平衡,爱神与爱人平衡;自己追求生命丰盛,和帮助别人重生得救、生命成长要平衡。圣经没有只讲一面。它说:"以法莲是没有翻过的饼。"(何7:8)什么叫没翻过的饼?就是只烤一面,一面烤糊了,一面还是生的。烙饼的人都会两面一起烤。弟兄姊妹,一定要讲平衡的道理。什么是极端?你光讲这一面,不讲那一面,就是极端。有人特别强调恩典,自己不需要信;有人光强调信,不知道什么是恩典;都糊涂信。

13节,先是自己作洁净,14节是在神面前。"第八天,要取两只斑鸠或是两只雏鸽,来到会幕门口、耶和华面前。"旧约非常强调约柜在哪里,哪里就是耶和华面前。你不可以自己在家献鸟,你也不可以自己献,只有找祭司。在新约,很多关于信仰的事情,你也要找组长、家长、牧师,要看是什么事。比如你的奉献,有好多人问:"牧师,我的奉献,我用来看顾贫穷的,行不行?我支持传道人,行不行?"你哪来么大的权力?奉献到仓库里,才是奉献的。就是乱,不懂圣经。有的人是别有用心,有的人是因为对教会有看法。每个人都有看法,都乱来,那还有教会吗?君王可以有罪,祭司可以有罪,先知可以有罪,你别跟着犯罪。你因为他们有罪就不奉献,你也有罪。牧师、长老可以做错,你别做错。当然,我不是说他们可以错;我的意思是,他们真有错,你看到他们的错,你别跟着犯错。一般的人是主动犯错,自作主张,教会这不对、那不对,所以我不奉献,我留给自己做路费,我留给这个传道人、那个传道人。别这么干,神会不喜欢你的。无论如何,你要讨神的喜欢。所以,要带到会幕门口,很多事情你都不能自己乱来。

14-15节,"把鸟交给祭司。祭司要献上,一只为赎罪祭,一只为燔祭。"洁净了以后,要献上赎罪祭,就是叫我们记念神的恩典。我们是有罪的,不管是血漏洁净了,大麻风洁净了,无论什么洁净了,都是神的怜悯。昨天讲了,那个时候,大麻风不是找医生医的,可能受到惩罚以后,神怜悯医治了。神医治了,你就要感恩,感谢神的怜悯。我们的问题好了、过去了,我们都要感恩,因为是经过耶稣的救赎。一只为赎罪祭,是讲到神的救赎;一只为燔祭,是讲到你的奉献。因着神的救赎,你要奉献。不认识救恩的人,怎么能好好走灵恩呢?不认识耶稣的救赎的人,怎么会自己好好奉献呢?有人说:"我摆不上。"那就是你不知道神的恩典,不明白神的爱。你明白多少,就摆上多少。

15节,"因为那人患的漏症,祭司要在耶和华面前为他赎罪。"旧约是特别强调,祭司为他赎罪;新约强调,你要与主联合。祭司预表耶稣,赎罪祭预表耶稣为你赎罪,燔祭预表耶稣的完全奉献,也代表我们也要完全奉献。

其他的污秽,16-30节。

第一个,16-17节,'人若梦遗,必不洁净到晚上",这是指着男人;'并要用水洗全身。无论是衣服、是皮子,被精所染,必不洁净到晚上,并要用水洗。"不但他自己要洗澡,这些被沾染的,也要洗净。这当然也是讲字面。在新约,不是照着字面守的。如果照字面,也是讲究卫生,而不是讲究生命的洁净。在新约讲到,你不可以看见妇人就动淫念。耶稣没有说,梦遗就不洁净。祂在马太福音五章讲的很清楚,你看见妇人动淫念,就是不洁净了。千万不要照旧约的字面守。旧约字面叫你守的,新约没有出现,就不能守;旧约讲的,新约又出现了,就要守;旧约叫你守的,新约不让守的,就不能守;就是根据这三个原则。所以,我们是以新约为准。该守的,新约都会讲得很清楚的。这个教训的重点就是,你不能看见妇人就动淫念,自己心里与那人犯奸淫,就污秽了。

18节,"若男女交合",这是讲夫妻关系,不是别的关系,不是与第三者的关系;"两个人必不洁净到晚上,并要用水洗澡。"这也不是按照字面守的。有些人读了这些话,礼拜天就夫妻打架,那就乱套了。不懂圣经,弄出来好多笑话,这不是照字面守的。

19-21节,"女人行经,必污秽七天。"前面是讲男人,或者讲夫妻,19节又讲女人。"她必污秽七天",是讲正常情况;"凡摸她的并不洁净到晚上。女人在污秽之中,凡她所躺的物件都为不洁,所坐的物件也为不洁。凡摸她床的,必不洁净到晚上,并要洗衣服,用水洗澡。"我刚才已经说了,你看这讲得多清楚,都是举出实例,不是光讲大道理。光讲大道理的教会,弟兄姊妹的生命没有一个能改变的。因为听的条条是道,抬杠一套一套的,回家一样都不知道怎么做。一定要讲实用性的,要告诉弟兄姊妹,每一件事情该怎么做。

这里是讲正常的经期,不是血漏。它也讲得非常详细和清楚。23-24节,"在女人的床上或在她坐的物上,若有别的物件,人一摸了,必不洁净到晚上。男人若与那女人同房,染了她的污秽,就要七天不洁净,所躺的床也为不洁净。"我说过,肉体的漏症、污秽代表着肉体生命的不洁净、污秽。这里讲的是肉体的漏症、不洁净,就是身体有病,不健康、不正常了,这是身体的不洁净。在新约是讲,灵性不洁净的时候,谁挨着你,碰着你,都会好几天想着那个事。有的人说:"我白天黑夜都忘不掉某某人跟我讲的那个话。"你接触一个有罪的人,你就好几天被搅扰。你现在要学习的功课,就是转向主。昨天一个姊妹问:"考试不安静怎么办?"考试不安静就安静”。“人家瞪我一眼,我能生气好几天,一直想那个事。”那就坏了,你就等于被渗透了。谁瞪你一眼,你就赶快转向主。

25-30节,“女人若在经期以外患多日的血漏,或是经期过长,有了漏症。”前面19-24节,讲的是经期,然后25-30节就是过长了,有了暂时的漏症,不是长期的。“她就因这漏症不洁净,与她在经期不洁一样。她患漏症的日子所躺的床、所坐的物都要为不洁净,与她经期的时候一样。凡摸这些物件的就为不洁净,必不洁净到晚上,必要洗衣服,用水洗澡。女人的漏症若好了,就要计算七天,才为洁净。第八天,要取两只斑鸠或是两只雏鸽,带到会幕门口给祭司。祭司要献一只为赎罪祭,一只为燔祭;因那人血漏不洁,祭司要在耶和华面前为她赎罪。”短期漏症和长期漏症的做法是一样的。上帝给以色列人颁布的法律,是没有空子可钻的;都给你举出了实例,没有弹性,你钻不了空子。

31-33节,要分别为圣的警告。

31节,“你们要这样使以色列人与他们的污秽隔绝,免得他们玷污我的帐幕,就因自己的污秽死亡。”先是沾染污秽。如果你不这样做,就有罪了,就严重了,就发酵了,所以说“使你们不至死亡。”先是自己有污秽。无论哪一种污秽,你不照着神的话做,就导致有罪;有罪,继续严重下去,就导致死亡。这就是私欲怀胎,就生出罪;罪既长成,就生出死。(雅1:15)先是不洁净,你不照着洁净的条例去做,你就成为有罪了。

32-33节,“这是患漏症和梦遗而不洁净的,并有月经病的和患漏症,无论男女,并人与不洁净女人同房的条例。”这是一个总结。

在旧约,这些条例颁布得非常清楚,对他们是非常实用的。每一种特殊情况,都可以知道,该怎么做,举的都是实例。在新约,你不要活在罪里,你不要被别人玷污了;你不要有罪,传染给别人;自己保守自己不要犯罪,也不要拉拢别人去犯罪;也不要在沾染别人的罪。谁跟你拉帮结派、贿赂、搞人意、挑拨离间,你不要上当,你也不能这样做,你也不能做错事。如果有人有罪,你就指责他的罪,叫他悔改。如果需要你作见证,你就作见证。如果有人走异端,你能救就救,不能救就要弃绝他。如果有人走极端,你要谨慎。实例太多了,没办法一一举例。总之,你要明白全备的圣经,你才能知道每一件事情该怎么做。有时候讲也不是,不讲也不是;这样也不是,那样也不是;都是因为你不太明白神的话。祭司不明白神的话,就不知道每一个祭怎么献,每一个事情怎么处理。新约圣经你不明白,你也不会知道什么是异端,什么是极端,对异端怎么对待,对极端怎么对待,对有罪的人怎么对待,什么叫结党纷争,什么叫分门别类,什么叫属世的智慧。你根本没办法,一头雾水。所以要读,要学。


本文原载自作者公众号“毗努伊勒”,爱神家园蒙允转载,不拥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