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推荐】——《祝福与咒诅》第十一章 权柄人物(没有无故的咒诅)叶光明

【新书推荐】——《祝福与咒诅》第十一章 权柄人物(没有无故的咒诅)叶光明

2月18日 新书推荐 《祝福与咒诅》第十一章 权威人物

叶光明《祝福与咒诅》第十一章,权威人物。

祝福与咒诅两者都是浩瀚、无形的属灵领域的一部分,这领域影响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而其中的一个主导因素就是权柄。若不理解权柄的原则。就不可能明白属灵的领域,或不可能在其中有效地发挥作用。这个世代,我们看到一个几乎是全球性的对各类权柄的反叛,虽然这些权柄千年以来已得到人类的普遍承认。社会结构中已受影响的主要领域包括家庭、教会及各国z不同的部门。人们以为反叛已改变或废除了这些权柄,但事实却不是如此。行使权柄的原则正如万有引力定律一样客观与普及。一个反叛的人可决意拒绝引力定律,而从十层楼高的窗户跳下来。但丝毫不能改变定律或使之失效,他仍然会摔死在下面的行人道上。行使权柄的定律也是如此。人们可以否认、轻视、拒绝它,但是无论如何,他们的人生进程仍然取决于它。全宇宙中任何的权柄,唯一的至高来源,就是那位创世的神。神通常不会直接行使权柄,而是授权他所拣选的其他人。耶稣从死里复活之后,对他的门徒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太福音28:18)


自那时起,神已把一切的权柄交在耶稣的手中。但耶稣又把他自己从父神那里接受的权柄托付给其他人。这样,我们可以把整个宇宙的权柄描绘成一条极坚固的缆,是由父神传给耶稣的。在耶稣的手中,这缆又被分成无数较小的缆,分交给宇宙不同部位中,他所委派的人物,包括天使及人类。圣经用来指行使权柄的那一位被称作“头”。例如,在哥林多前书11:3节,保罗写道:“我愿意你们知道,基督是各人的头。男人是女人的头,神是基督的头。”保罗以“头”作为比拟,保罗在这里描绘了一个权柄的“缆”,这缆源自父神,传给了基督,再由基督传给各家中为夫为父的男人。因此男人是他家中受委派的权威。人类的社会关系中,丈夫或父亲是受委派去行使权柄的主要榜样。然而,还有很多其他得到普遍承认的权威形像,如:统治者管理他的人民,军队司令官管理他的士兵,老师管理他的学生,牧师管理他的会众。神独自拥有绝对的权柄,所有其他各类权柄都受不同的限制,委派的权柄只能在委托的范围中生效。例如,统治者的权柄通常受制于国家的法律,并且不能干涉百姓的隐私。父亲治家的权柄不容他侵犯世上z的律法。老师管理学生的权柄只限于学校生活之内,牧师管理会众的权柄单限于与会众接纳的宗教形式有关的事情。以上一切的例子是总的情况,若要完全精确,就需要加上很多其他的条件及限制;并且会因出现两种权柄的重叠的现象而引发矛盾。然而,所举的例子已基本确立了有关行使权柄的基本原则。人们普遍认为每当权柄被滥用,就自动被取消。这也许会发生在极端的事例上,但通常都不会如此。某些权柄是各社交生活的基本需要,滥用权柄会导致很多困苦;不过虽然如此,它胜于另一个选择,就是无z状态。


今日在很多人口密集的地方,空气被污染,危害人体健康。然而,神不会为此而从地球表面撤去空气,即使污染的空气总比没有空气好。同样,即使滥用的权柄总较无z状态好。人行使权柄的一个重要途径就是祝福那在他权力以下的人。创世纪27章记载这件极重要的事,就是雅各及以扫两个人都看重父亲以撒的祝福。事必有因,因他们子子孙孙,以后的历史取决于当时以撒对他们各人所说的话。以撒不是偶然的例外。相反,圣经自始至终显明,父亲的祝福其重要性仅次于神自己的祝福。然而,有权祝福意味着也有权咒诅。祝福与咒诅永不能彼此分离,正如热不离冷,或昼不离夜一样。意即当权者可以取其一行使权柄,即或是祝福,或是咒诅。这权柄使祝福生效,也同样使咒诅生效。雅各的家庭生活是一个很戏剧化的例子。创世记31章记载雅各携带他的两妻两妾以及十一个孩子,秘密地离开他在米所波大米的舅父拉班,起程返回迦南地。但拉班带领人追赶,在基列山追上雅各。在那里他们彼此对质,拉班指控诉雅各偷走他的神像。家中的偶像或神祗,用作占卜,迷信它能保护那家脱离邪恶的势力。雅各不知道是他最爱的妻子拉结偷走了神像,他挑战拉班搜索他全家的财物,然后力言他的无辜,并加上实际上是咒诅的话:“至于你的神像,你在谁那里搜出来,就不容谁存活。” (创世记31:32)拉班果真着手搜索雅各全家的财物,替拉结成功地掩藏了那神像。但雅各咒诅的话是以丈夫的权柄说出来的,等于是判那偷神像的人死刑。即使雅各并不知道他的话是针对拉结,也不能阻止他的咒诅生效。不久,拉结生第二个儿子时,在分娩中过世。这就是丈夫的权柄,既可以祝福,也可以咒诅。应当补充,拉结占假神像为已有,已介入了拜偶像及邪术的范围。使她丧失了神的保护,因而至终难逃被咒诅的命运。这是一个清晰的例子,证明祝福与咒诅的定律与引力定律一样真实和现实。不论人承认与否,绝不能影响它。


在神对婚姻的计划中,丈夫与妻子成为一体,两个分开的个性从而合并成一个新的联合体。在这基础上,丈夫与妻子共同分享管理孩子的权柄。如果不能做到这点,丈夫很可能会变得独裁或专制。然而,现今丈夫更容易走向另一个极端,就是推卸对妻子儿女的责任,甚至完全抛弃他们,这种现象越来越普遍。在这种情况下,只剩下妻子独自背负担子,结果是整个家庭的结构完全瓦解。许多基督徒妻子凭信心祷告及神的恩典,成功地背负那推在她们身上额外的担子,她们是理当值得称赞的。在雅各的事例中,他不知道自己所讲的话是指向妻子拉结。然而,在现代的文化,通常是丈夫故意地用苦毒及压倒的话语攻击妻子。以下有一个典型的例子。玛莉嫁给一位性情急躁的商业行政人员杰克,玛莉婚前不能家政,婚后从未成功地煮过美味的餐饭。经过一段时间,杰克不满,终于脱口而出:“你做的饭令我倒胃,看来你永远都煮不出好东西!”之后,他重复说出类似的话。自此,每当玛莉把食物端到桌上时,她的手就颤抖。做饭成为一个严酷的考验,她渴望逃避它。几年之后,这段婚姻不可避免地破裂了。但杰克所宣告的咒诅却追随着玛莉的余生。虽然她在其他方面有才干,很成功,但她总学不会烹饪。每逢她在厨房时,某种黑暗就会临到她,抑制她天然的才能。她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承认丈夫把咒诅放在她身上的事实,并寻求神的释放。然而,杰克同时也不知地在自己身上宣告一个咒诅,正如他说:你做的饭使我倒胃。他出现慢性消化不良症,医生找不到病因或疗法。正如玛莉不能烹饪一样,杰克的消化不良症终身随着他。显然,杰克及玛莉的故事可以有很多相应的变化。玛莉的问题可能是过胖,杰克的评语可能是:“你总是没有意志力去减肥,你注定永远肥胖!”又或玛莉不懂得管理钱财,她总是入不敷出,她从未成功地平衡过支票簿的收支。杰克可能会这样说来发泄自己的不满:“连十岁小子都比你会管钱,你不配得富足,终生都要紧紧巴巴过日子。”我们再来描述另一对夫妇:吉姆和珍。吉姆的言语比杰克的更野蛮,他经常以“我恨你入骨”来终结严厉的争吵。不可避免地他们离婚了,随后的年间,珍连续三次需要在腹部动手术。箴言12:18节说述:“说话浮躁的,如刀刺人”类似杰克用来攻击玛莉,或吉姆用来攻击珍的言语,总是附带一定的情绪,从不耐烦到忿怒到盛怒等,背后通常有魔鬼的压力。这些言语像有倒钩、尖端沾上毒的箭一样,一刺入肌肉,就很难拔出。若让它们遗留在里面,毒就会在内里发散。比管理妻子的夫权更大的是管理儿女的父权。父权是一切权柄关系中最基本的权柄。实际上,这是三位一体的父神对圣子永恒关系的引伸。正如父亲的祝福对善有不可量度的潜力一样,父亲的咒诅对恶也有相当的潜力。有时父亲刻意咒诅,但很多时候父亲无意咒诅,言语中带着同样的效果。以下每一个例子是我在实际生活中遇到过的综合要素。一位父亲他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很受欢迎,因为他是那头生的。小儿子聪明开朗,中间的二儿子没有任何讨父亲喜欢的因素。他闷想每个误会,总是隐藏自己的感受。此外,父亲在二儿子身上看见他自己性格的几方面,是他不喜欢的,但一直又不愿意去对付的。他责备儿子身上的问题,比责备在自己身上的问题少一点痛苦。二儿子不论做什么,从来没有得到过父亲的赞赏。最后他放弃,他不再想办法去迎合父亲的心意。父亲却认为他不求长进,以至批评越爱越多。你懒惰得连尝试都不肯,还有什么希望。你永远都做不好。父亲毫不自知地在宣告一个恶运,这恶运可能会一生追随者他的儿子。


在我遇见过的男士中,数不清有多少人的生命一直被父亲所说的负面、批评及破坏性的话所摧残。时光的流逝不能减少它的效果。中年男士仍会发觉自己的生命受童年时父亲对他们所说的话侵蚀。唯一的出路,就是用神所提供的方法去解开这些咒诅。正如杰克及玛莉,或吉姆与珍的事例,类似的情况,会有很多不同的变化。例如,两手灵活的父亲可能会有一个双手迟钝的儿子。当儿子受父亲指派去做某项工作,却弄得一团糟时,父亲吼道:“笨蛋!你的手指头是要来干啥的!”或“你双手都是残废的呀!”可能父亲是以开玩笑而不是发怒的形式说出以上的话,但这些话在儿子的身上会造成永久强烈的影响。即使使三十年后,他面对一项简单的工作。也会感到困窘或缺乏自信。这一直成为他生活中无法成功的方面。他根本的问题可能不是缺乏技巧,而是缺乏自信。他从未重建他幼年时遭父亲无意毁灭的自信。女儿也会遭受父亲负面话语的影响。例如一个少女,每天早上花很长时间在镜前忙着用不同类型的面霜遮盖脸上的粉刺,父亲等着送她上学,总因她不能准时而怒气大发。以致父亲吼叫,你涂多少粉也没用,只不过在浪费大家的时间。二十年后,那女儿是一位已婚的妇人,有自己的儿女,仍徒劳地挣扎着去遮盖脸上的粉刺。不论是丈夫对妻子,或父亲对孩子所说的苦毒忿怒的言语,通常是内里紧张状态酝酿一段时期的结果。好像一个火炉上烧开的叫壶,起初,张力在内里形成,没有任何外在的显示。但当水达到沸点,蒸气排出,叫声响起。惟有把水降温,才能使响声停止。


因此,基督徒要以一个紧急的祷告转向神。神啊,我开始失控了,求你来掌管我的灵。若急躁及忿怒继续在人里面累积,至终伤害的言语像蒸气一样爆发出来。伴随着的咒诅一旦发出,便无法把它收回。惟有承认咒诅已发出,寻求神的帮助宣告它无效。母亲也有权管理儿女,这权柄或是与丈夫共享,或是由丈夫托付。然而,有些母亲没有好好行使权柄,反因自私而利用儿女的爱和忠心来控制及支配儿女的生活。这又是另一个巫术的例子,特别明显反映在她的儿女选择配偶的时候,若母亲不满意儿女的选择,她性格完全不同的一面就出现了。以下是一对夫妇各自叙述在结婚时因妻子的母亲宣告的咒诅所引致的经历。首先,他们叙述咒诅在他们各自身上的影响;然后察觉那咒诅,并根据圣经的步骤采取行动;最后从咒诅之下得到释放。丈夫:“活在咒诅之下像活在雾中一样,看得见它的作用力,然而它却没有明确的形式和实质。纵然经历成功,感觉的只是挫折和绝望。对我来说,神的祝福常常像是遥不可即。我知道神的同在并运用圣灵的恩赐,但总得不到侍奉和生命上的满足。我的妻子和儿女不断受健康问题的缠绕,即使我们纳十分之一,定期施予并生活节俭,但经济也总是短缺。虽然我清楚知道神呼召我的侍奉方向,但总不能进入。我从事的大部分工作似乎总是成果有限,做的事也总是有始无终。我似乎面对某种无形的阻碍。这挣扎继续了许多年。终于有一日,我向一些牧师同工,包括叶光明牧师,解释了这一情况。他们辩明我岳母发出的咒诅临到了我家。”妻子:“结婚初期,我两天禁食祈祷。神指示我,我家有咒诅。这咒诅借巫术的灵,透过我家的妇女,特别是母亲而运作。我一家都去教会,道德观及其他一切都相当正常,但却有巫术在侵蚀家中的男权,同时支配其他的家人。我一直没有察觉母亲对家人的控制程度,直至我订婚后,把中心转向未婚夫时,才感觉到她渐渐加增的怨恨。“他永远没出息的,你将来要劳苦工作一辈子。”我婚后多年都在努力对抗那咒诅,我要向她显示自己无需外出工作,事实上,我也被这咒诅控制,因我再没有外出工作的自由。家中一直经济拮据。


我结婚后不久,母亲又说:“你知道你不是一个身体强壮的人啦。”我向来健康又爱运动,但她的话语迎头一击,使我震惊。于是我想或许我以前是错觉,我不是真的身体强壮。此后,我一直与疾病争战,其中有些是长期病。我也有挣扎,因我对丈夫及儿女的态度与母亲某些方式一样。巫术已控制我家几代了,这使我绝望,让我如何从这咒诅完全得释放呢?每当我接受释放的服侍,这灵会对我低语:你不能得着完全的自由。于是我归咎于我母亲。经过缓慢渐渐的启示及释放,我发现我的仇敌不是母亲,我宽恕了她,并承认那一直影响着我们的是巫术的咒诅。自从特别接受打破这些咒诅的服侍后,我必须学习与旧思想及习惯模式斗争。现在我每天用信心宣告说:藉基督在十架上牺牲的祭,我已从咒诅之下被赎出,并已进入了亚伯拉罕的福气中。(加拉太书3:13-14节)现在基督把我从咒诅之下救赎出来了!”丈夫:“在打破咒诅的祷告后,有万象更新的感觉。这转变不是戏剧性或即时的,但却是真实的。我的生命有了方向。一切有了进展,我自己可按着圣经管理自己的生命,在家中我得到了正确的地位。经过努力,我也看见成果。最重要的是有了希望,一切的黑暗已被神的作为所带来的兴奋及喜乐替代。阴霾开始消散。”这里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作岳母的并没有察觉自己的话在女儿及女婿身上所产生的影响。她自己是邪灵势力的囚犯,而那势力是来自她本身的家庭环境。很可能这邪灵影响那家族已经数个世代。神的怜悯赐下释放之途,脱离邪恶势力的控制。虽然老师管理学生的权柄不像父母的权柄那样明显,但学校生活是重要的权柄关系的另一范围。老师对学生所说负面的话,可能如父母所讲的有同样的破坏力。例如,一位学生态度散漫、不认真学习,老师一怒之下脱口说出:“你这种德行,怎么可能学会阅读!”或“你总是颠倒对错,你永不会成功的!”大多数老师没有察觉这些话的危险性,也从不注意这些话会在学生以后的生活中产生影响。我认识那些已长成的男女,终生都受老师对他们所说的话影响。一位委身的姐妹,四十年来一直被自卑感萦绕,这可追溯至一位老师的评论,说:“你肤浅!”其实再没有什么比用这话的来形容说者本身更贴切了。


以上已举例说明了社会关系、权威人士所说的话会有潜在破坏性效果。其中明确的关系之例是那些作为丈夫、父亲、母亲及老师的。有一条特别的线索可迅速检看这些权威人士表达自己的不同方法。以一句精简的句子作为总结就是:“你永不会亨通或成功的!”摩西在向以色列人描述咒诅之律的作用力时,他用同样的字句。“你所行的必不亨通。” (申命记28:29)就我而论,这绝不是偶然,每当我听见有人说这样的话时,我就提防咒诅的可能性。宗教是另一个主要方面,拥有某些职位的人被赋予特别的权柄,结果他们说的话就有了或好或坏的潜力。在欧洲多世纪以来,罗马天主教的教皇所用的一个主要武器是他们的教宗“禁令”,即咒诅。他们常向所有他们认为是异教徒的宣布禁令。一个人若不重视这教宗禁令的影响,就没有可能会写出精确的欧洲历史。甚至国家元首惧怕它胜过真正的宣战。在基督教方面,从来没有人曾获得相等于教皇的权柄。然而,每当有教皇的权柄时,通常就有滥用的可能。甚至一间小型独立教会的牧师,只有少数的会友,也可以说出实际上是咒诅的话。有一位卓越商业资格的人法兰克前来求辅导。他那十年时间,样样事情不顺利,几乎难以供养妻子及家庭。我问他,当事情开始不顺利的时候,他的生命中有什么特别事情发生。他忆起那时,他及家人参加一间小型独立教会,与牧师产生种种小争执后,他们退出了会籍。牧师感到惧怕及不安全,因为这家人是教会收入的主要来源。法兰克及牧师间的最后交谈中,双方都很尖刻。最后牧师说:“神把你放在这间教会中,若你离开,你就是离开他的旨意,你将会永远无一事顺利!”果然,法兰克从此无一事顺利。幸好当他明白挫折的原委后,他能从那位牧师的咒诅下释放自己。但他首先必须宽恕对方,解决他们之间的事。之后,法兰克的生命方向才有了好转。法兰克事例并非偶然,许多人也都经历过同样的事。几乎没有例外地,牧师们都采取同一路线,说:“神放你在这班会众中,若你离开,你将会永不亨通!”。留意那些熟悉的字句。但感谢神,他已为双方开了一条出路。


一九八五年,我在澳洲服侍时,我正视了一个已超过三世纪的教会咒诅遗留下的影响。一位叫玛嘉烈的妇女,聆听我教导有关“祝福与咒诅”的主题。她从信息中明白,在她家中有明显的咒诅证据,她与其他人一齐站立,重复释放的祷告之后她寄信给我她的背景。她的先祖来自苏格兰的一个宗族,称为尼桑。一六零零年代,这宗族卷入苏格兰与英格兰之间的边界战争。结果,苏格兰的主教由英格兰委派,向整个尼桑宗族宣布咒诅。玛嘉烈附上咒诅的副本,内里在讲述其他事情之中,下令对这宗族的人应处以绞刑,并拖尸,分尸,肚肠喂狗。这宗族战败后,此判决及时执行在被活捉的族人身上。他们首先被绞死,尸首由马匹或其他动物拖着穿过街巷游行,最后被肢解。两年后,我返回澳洲,与玛嘉烈有短暂的见面。之后,她写了这封信:十分感谢你为我及我的家人祷告,并在墨尔本向我们讲出神的预言。你问我从咒诅之下得释放后,我们家是否有转变。当时,我没有时间告诉你,但实际答案是肯定的。现在我的丈夫,两个女儿,二十四岁及二十三岁,和二十一岁的儿子,前两年都全部认识主,现在我们已加入墨尔本的全备福音教会。这见证显明咒诅的力量是何等惊人!它追随着玛嘉烈的宗族有三世纪之久,玛嘉烈的宗族支系从英国到澳洲,咒诅也横穿过整个世界。咒诅一旦被认明及取消,那防碍神的祝福临到玛嘉烈家的无形阻碍被消除,她全家就进入救恩之中。


这自然引发以下的问题:有多少家庭由于一个未被认出的咒诅,而受阻不能进入救恩之中呢?


-END-



热点回顾(点击标题进入):

1.【与我们同行】在荣耀中撒种!

2.【赞美的大能】赞美信息合辑

3.平台目录文章(1月21日更新)

4.【杖剑联盟】翻转你的职场

5.【医治释放+破除咒诅】便雅悯老师

6.【婚姻家庭系列】第1-10课 合辑

7.【禁食祷告+方言+圣膏油】

8.【破除咒诅1-126系列文字祷告版合辑】

9.【恩膏浸泡1-49全新加长版】

10.【教你解异梦异象】合辑

11.【先知课程】第1-3课合辑

12.【为孩子祷告 破除孩子咒诅系列合辑】

13.【清泉医治释放课程】1--12堂 合辑

14.【五把刷子+五把钥匙+攻破坚固营垒】

15.【破除咒诅】美珍老师全辑

16.邵师母团队系列(附1-19课合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