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传单,带来140场见证宣传会!《盲人律师》导演洪成昌,见证“使无变有”、获国际奖项

一张传单,带来140场见证宣传会!《盲人律师》导演洪成昌,见证“使无变有”、获国际奖项

洪成昌身兼数职,不仅是电影导演,也是中华浸联会带职传道。他分享自己的信心,时常因环境摇摆不定,“但还好这条(风筝)线在神的手上,不然我一定会垮掉!”(图/洪成昌 提供)

电影制作费用高昂,动辄3,000万起跳(一般商业片),要用700万元,拍完一部电影,怎么可能!?许多电影行销公司认为《盲人律师》最多上架两三天、票房不可能破百万。但洪成昌导演却紧抓住神,见证“使无变有”的神迹,跌破众人的想像,甚至荣获国际奖项!

土法炼钢钻研法律,神赐智慧

若要拍电影,大多人可能会想找自己的熟悉的议题。但完全不懂法律知识,连法庭都不熟悉的导演洪成昌,却“自找麻烦”,拍摄台湾少见、探讨法律议题的《盲人律师》。(电影灵感来自于RCA工殇求偿案的新闻事件)

 

上帝把这样的感动摆放在我心里!”洪成昌分享,当看到社会的不公义时,心中产生强烈的义怒,想要用创作“发声”。

 

但要如何着手,是一大难题。案件的负责律师,因为“案件还在进行中”,不公开相关资料;法律相关协会,知道为“改编电影”,而非重现真实的纪录片,也婉拒合作。

 

若要寻找法律咨询,每小时上千、甚至破万元,“根本没有这样的预算…”逼不得已,开始“土法炼钢”自行钻研,但其指出:“法律书籍里的每个中文字我都看得懂,但串成一句话,我就看不懂…”

 

研读困难的法律知识时,洪成昌边看,边呼求神说,“主啊!天地万物、法律都是祢创造的,求祢帮助我看懂!”

 

洪成昌花整整一年的时间,研读法律书籍、一审判决书等,总共阅览50多本相关书籍。神赐下智慧,令其在过程中融会贯通,写出艰深的剧本。

虽然挑战不断,但洪成昌决心为神而做。(图/洪成昌 提供)

经费有限、宣传受阻,神亲自开路

紧接着,洪成昌导演又遇到第二大难关。经费仅有极少的700万,希望可以“一镜到底”,但法律的台词极为艰深,令演员时常NG,再加上各样的状况,拍摄日程不停延期,每天都减少10多万,造成巨大的心力压力。

 

我是导演,不能在现场哭,但我每一天都在心里哭泣,心很痛...”洪成昌导演坦承。

 

信心忽上忽下,他时常不停呼求“神祢在哪里?”好不容易经历重重困难,拍摄完成电影,开始为宣传电影,拜访合作厂商,却惨遭“泼冷水”。

 

当厂商看到《盲人律师》是只有700万元的“独立制片”,都摇摇头说:“大家会付钱去看吗?”也有厂商展现不屑一顾、高高在上的态度。

 

“台湾每年有700、800部电影上映,这么小的电影,你觉得会上架几天?能够撑一两天,到第三天就已经很好了...你们的票房能够赚到多少?台湾的‘独立制片’电影,平均票房能20、30万已经很多…但这样我们发行工作忙了半年,最多就只能抽成3万,公司要怎么活?”工作人员道出残酷现状。

 

在一个月内,他拜访9家公司,没有任何一家看好,就连政府单位知道此为法律片,而且制作规模过小,也认为没有商业价值,不愿意支持。在过程中,看尽人情冷暖,“电影就像我的孩子一样,我真诚创作,电影完成了却没有任何人愿意支持,我心中感到巨大的忧伤。”

 

在走投无路的景况中,洪成昌也不禁在祷告中埋怨,“主啊!我真的要走投无路,做不下去了…我非常生气,祢怎么都没有帮我!

 

但说完后,又赶紧回到神面前,向神道歉,“原谅我刚刚说的,我说什么我不知道,很多属灵前辈、圣经中的人,祢都帮助过他们,他们的困难,比我还大许多,求祢也真实帮助我!祢是我们的山寨、盾牌…求祢让圣经蒙福得应允话语,也能真实的地应允在我的身上!”

 

虽然信心低落,但他感恩“风筝线”都在神的手中。就在不停恳求中,感受到神拉动其生命。

 

在某一次为电影行销找出路的祷告中,神告诉洪成昌,现在很多人缺乏创意,要开设免费的创意课程,就会有“愿者上钩”,发生“你不求人,让人来追!”的神迹。听到当下,他不敢置信,“怎么可能!我求人,人家都不要给我机会了,哪会有什么人来追我?”

 

就连一同见证众多神迹奇事的同工,一开始听到都认为“不可能”!

洪成昌分享此张传单,从文案到设计,都有从神而来的智慧。(图/洪成昌 提供)

但神的带领却超出人的想像。当洪成昌顺服神的指引,用PPT做出一张电子海报,传在网络上,竟就收到举办讲座的邀请。

 

在头几次的演讲结束后,学员纷纷反应热烈地说:“这是我们举办这么多演讲以来,第一次没有人在滑手机、睡觉,都在专心听讲,你真的讲得太好了,我可不可以把你介绍给别人?”

 

讲座一传十十传百,还成功销售《盲人律师》电影预售票。主内的弟兄,电影发行公司春晖图像总经理陈俊荣,看到此不可思议的见证,也愿意提供协助,发行电影。

 

半年内,洪成昌不请托、不打电话、不陌生开发,竟然演讲140多场讲座,电影还未上映,就卖出100多万元的预售票;达到厂商认为,台湾独立电影票房的“100万天花板”。

洪成昌导演到各地举办讲座。(图/洪成昌 提供)

此外,一般独立制片,大多在两三家戏院上映,盲人律师却上映于25家戏院,为当年度独立制片票房第一名,高达625万,甚至进入当年国片票房前25强排行榜,好评如潮,拥有极高话题度,令许多人“跌破眼睛”。

 

甚至有美国片商惊讶询问,“这部《盲人律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洪成昌导演说:“我心里在偷笑,是从耶和华手中‘冒’出来的!”

《盲人律师》荣获“Accolade全球电影竞赛”奖项。(图/洪成昌 提供)

荣获“国际性奖项”

不仅如此,电影还荣获国际性的奖项—“Accolade全球电影竞赛”杰出剧情片奖。

 

神极为幽默。洪成昌导演在参赛台湾各影展,遭受许多挫败后,原本已经对获奖,不抱任何期望。虽然有报名国际影展,但却心想,“台湾的都没得到,国外的怎么可能得奖。”

 

前几日,他忙完一天的工作,一如往常打开电子邮件查阅,看到一封内容写“Congratulations”(恭喜)的信件时,不敢置信地反覆读好几遍,还大喊,“哇!老婆快出来看,我好像得奖了!”

 

经过妻子的确认得奖后,洪成昌的眼泪立即留下来,愣住好久,才说,“主啊!谢谢祢…”

 

对此,他至今仍不敢置信,还在恍惚状态,深怕信件寄送错误,到网站确认20多次。他深信,此为神的恩典,才有机会获奖。

 

分享到此处,洪成昌无法抑制的流泪,多次哽咽表示,其实这个奖项,他最想要献给的人,已经不在了...

 

过去从事电影工作,收入一直很不稳定,常令母亲担心,他想要告诉妈妈:“我得奖了,更多人会相信我,给我拍片的机会,请妈妈放心。”

 

此外,洪成昌心中,也深藏对母亲的懊悔跟遗憾,母亲罹癌最后的日子中,他为赚取基本的生活费,只能不停接案。当母亲在安宁病房中,他仍然在用电脑赶案子。

 

母亲日渐消瘦,剩下皮包骨,几乎都在昏迷,甚至话都无法说出口,此刻想要再与母亲对话,却已经来不及。当夺得此电影奖项时,他渴望抱着母亲,在其怀中痛哭一场,表达感激与悔恨。

 

“谢谢妈妈,我错了…”

 

他道出肺腑之言,鼓励所有读者,不管现阶段有多少困难,或在为事业努力打拼,“困境再大都大不过神,神要帮助你从(困难)当中得胜,或是领受困境中那化妆后的祝福。因此,除了心心念念想要摆脱困境之外,请永远不要忘记那陪伴在身旁的亲人,一定要把握当下!”

 

人生“七上八下”,但主恩不断

今年即将迈入50岁,洪成昌形容自己的人生走得“七上八下”,过去为要“熬出头”负债累累,也由于自己知名度不高,每日都忙碌于低薪的案子。最后,还是个只能靠妻子资助的“软饭男”。

 

他在困苦中不断询问,“神啊祢真的在吗?我只想为祢好好拍电影,为什么身旁人的事业被祝福,我还在过苦哈哈的日子?

 

但他戏谑地形容,自己始终用非常微小、可能会“民乐透”的信心,紧抓住诗篇121中的“… 我的帮助从造天地的耶和华而来…”。

 

如今走过苦路,洪成昌迎来丰盛祝福,才发现过去的磨练,是神要修剪心中的愤怒、苦毒、渴望成名的错误价值。若神令自己很快成功,反而会容易落入罪及试探中。

 

“万一我在演艺之路跌倒,我不只自己身败名裂,也损毁耶稣的名声,我走了20年,上帝管教我,让我完全被神寻回。令成功可以化为更大的祝福!荣耀神!”洪成昌感谢神一路带领。

洪成昌的妻子吴青燕是其重要支柱,陪伴他走过高山低谷。图为夫妻一起练习“合气道”。(图/本报资料照片)

 

精选要闻》

“越被拦阻,越要受洗!” 艺人“最美双胞胎-依依”历生产神迹信主:感谢巴钰当年祷告

移除根源的树,黑洞中填进了什么?检视“你以为的”基督教文化,祭司当以神话语为中心

不谙属灵争战,基督徒“自然”失落 张哈拿牧师:医治释放基督徒,恢复神国儿女的形象

今日报FB社团/每日更新》立刻加入

一人一砖支持今日报3.0改版》点此奉献

LINE官方帐号/每周更新》加入好友

LINE社群/每日更新》点此加入

简单好用!一键阅读今日报—自己做今日报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