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好文,基督徒必看:逃离「基督教」(音频版)

深度好文,基督徒必看:逃离「基督教」(音频版)

分享给你最爱的Ta们 一同读书


-撒督‧孙大索 往期信息-

 带有身份识别芯片的疫苗,2021年很可能开始生效!(点击阅读)
 2021年应许 -- 神将成为你的力量!(点击阅读)
  2021年-神对我们的心意是什么呢!(点击阅读)
  我们应该知道 “ 兽印 与 疫苗 ” 的属灵真相!(点击阅读)
 警惕“兽印”疫苗!“兽印”以疫苗的方式被全世界人注射?(点击阅读)

撒督牧师邮 箱    atv. chinese@angeltv.org  

正版书籍:微店有售

微店客服 利百加姊妹 微信:13564436070


深度好文,基督徒必看:逃离「基督教」(音频版)

旅 途

梦中,我看到一个孤寂的人走在一条马路上。大约太阳下山时分,一座城映入他的眼帘。越是靠近这座城,旅者越发清楚看见一大片外表像是教会的建筑物:尖尖的屋顶、高高的十字架耸入青云。他不禁地加快了步伐。这就是他的目的地吗?当经过一幢富丽堂皇的建筑物时,它外面的霓虹灯闪着「未来大教堂」几个字。再往前走,灯火通明的运动场中竖立着一个广告牌,上面夸口地写着:「每周三个晚上,有五万人潮涌入参加布道会」。除此之外,以「新约」为名的教堂和希伯来基督徒会堂等则谦逊害羞地成群聚集在前面的街道上。

「这就是神的城吗?」我听到这旅人向中央广场守卫亭中的一位妇女询问。

「不,这是基督徒城。」她回答。

「喔,但我以为这条路是通到神的城呢!」他非常失望地说。

「我们刚抵达时也都曾这么认为。」她带着同情的语气答道。

「这条路一直通往山上吗?」他又问。

「我真的不知道。」她坦白地说。

我看着这个旅者黯然离开,然后又继续拖着疲惫的身影爬向漆黑的山上。到了山顶,他凝望着的而一片漆黑:那看起来似乎什么也没有,完全空无一物。他不觉打了一个冷颤,又默默退回到基督徒城中,找到一家旅馆订了一个房间。

煞是奇怿,一夜之眠并没有使他的体力恢复。清晨起床后,他又沿着通往山上的路走去。在耀眼的阳光下,他发现那前晚看起来像是一望无际天空的,事实上乃是一片沙漠——触目所见尽是干燥、炽热、飞滚席卷的沙石。这条道路越走越窄,最后竟只剩下一条小径,在爬上一个沙丘之后就消失了。「这一条小路能通向神的城吗?」他大声问道,却无人为他解感。这显然是一条遭人遗弃、人迹罕至的路。

优柔寡断和踌躇不定减缓了他的脚步。他又返回基督徒城,走进一家基督徒餐厅吃了午餐。在轻柔的福音诗歌声中,我听到他问一个坐在邻桌的人:「那条上山又直通沙漠的路径是不是通往神的城?」

「别傻了!」邻桌的人立刻劝告他。「每个曾经走上那条路的人最后都迷路了……被沙漠所吞没!如果你想要神,在这城里有许多好教会。你应该选择一个适合的,然后就此安居下来。」

离开餐厅之后,旅人看起来既累又迷惘,于是找到一处树荫坐下来。不知何时,前面忽然来了一个古代装扮的老人,用很迫切的声音恳求他说:「如果你留在基督徒城,迟早总会枯干掉。你必须踏上这条路。我是属于你早先看到的沙漠中的人,特地奉派来此鼓励你勇往直前。你将行经许多里路,还会既热且渴,但是天使必与你同行,一路上也会有泉水为你涌出。旅途的末了你将到达神的城。那幅美丽景象是你前所未见的,而当你安抵时,所有的门会为你大开,因为那里许多人正等待着你。」

「你所说的听起来似乎还不错,」旅人答道,「但是我害怕自己根本无法活着横越那沙漠。也许我留在基督城里比较保险一点。」

老人笑了笑,说:「基督徒城是专为那些想要宗教却不想丧失「己」生命之人所预备的地方,而沙漠却是那些内心渴望神且愿意消失在他里面的人活动的所在。亲爱的朋友啊,当彼得把船泊岸丢弃一切跟随耶稣那一刻,他就被沙漠吞没了。当马太抛弃税吏的职务;保罗脱离法利赛教派时,他们也都曾丢弃过一个像这样的城,翻越无数沙丘一心只为了寻求耶稣,而至终消失在神里面。所以不要害怕,有许多人在你之前都走过了。」

接着,我看见旅者的目光从老人燃烧着的眼神移转向繁华熙嚷的基督徒城。他看到忙碌的人们拿着圣经和发亮的手提公事包东奔西跑,四处穿梭,像是知道自己命运前途的男女。但是显而易见的,他们独独缺少这位眼光像先知的老人所拥有的某些东西。

在梦中,我想像旅人的心中一定在反复考虑这件事。「假如我离开此地向荒漠直去,我如何确知自己真的会消失在神里面?中世纪基督徒屡屡藉着抛弃世俗、进入修道院而努力想要让自己消失在神里,但到头来却失望地发现世界仍在那里!至于这些在基督徒城里的人,其中有些也准备进入丛林地区被人忽略的贫民窟去服事别人,也许他们离『消失在神里』的原意更近些吧!但毕竟一个人可以走遍地球的尽头,最后却还是丢不掉自己。」

旅人再次回过神来望这位正开始走向通往沙漠尽头的窄路的老人。突然间,他所下的决定激动他拔起腿来直追。当他赶上老人时,彼此未发一言。没多久,这位老人猛然转向右方,引他走向另一个陡坡,其险峻之势仿如遮蔽在发白云层中的山峰,要向上爬是非常困难的。旅者一时显得晕眩,开始摇摇晃晃。他的向导见状立刻停下来,从肩上挂的一个瓶子里倒出水来给他喝。他气喘吁吁,大口大口地吞下水。「我从未喝过这么甘甜的水」,他满怀感激地说「谢谢!」

「现在看那边!」老人指向远方,那幅景观看起来并不像早先那么显得单调荒凉了。下方的沙漠呈现出许多颜色和层次。远处有一道悸动的强光,好像活生生的东西在地平线上移动着。「那就是神的城!但是在你抵达之前,必须先经过眼前这四个旷野。在我们正下方的,就是饶恕的旷野。」旅人注意到有些看来小而模糊的人影正缓慢地朝神的城方向前进,彼此间相隔数哩之遥,

「他们怎能在这样孤寂的旷野中存活呢?」旅人问道。

「难道他们不能一同携手前行,好彼此扶持、照应吗?」

「他们其实并不真是孤单的,他们每个人都有神的赦免相伴,并且被主神浩大的恩典之漠所包住。一路上,圣灵不断地对他们说『看哪,神的羊羔,除去世人罪孽的!』(约一29)因此,他们在旅程中就已得完全了。」

在他们前方有一片浩瀚的蓝色地带。「那是海吗?」旅人问道。

「它看起来像水,但却是沙海。那是敬拜的旷野。在这里,你透过这些玻璃将可看到也有人在那上面行走。不妨注意看他们如何从这里开始结伴而行。他们正初尝上帝之城喜乐的滋味——敬拜。他们发现自己是为了敬拜神而被创造的。这成为他们的生命以及做每件事背后真正火热的源头。」

「可是,基督徒城里的人不也在敬拜吗?这旷野有什么特殊之处呢?」

「敬拜——真正的敬拜——只有当一个生命完全被弃入神同在的大漠中时才真正开始。在那里,人心才学会在灵和诚实(真理)里敬拜天父。」

越过这片蓝色地带望过去,是另一个有若干火红山岭屹立其中的沙漠。老人向旅者解释,在那些红色山脉之间的,就是祷告的旷野。

「行径那旷野的人会发现需要离开所有令人分心的事,而全神贯注在祷告上。他们很快便知道,除了不断地向神哭泣呼求外,没有其他任何可以存活的方法。而当他终于抵达旷野另一方的底端时,祷告却成了他们最炽烈的热爱和最高的喜乐。放眼望去,好像祷告旷野一过去就是神的城,谁知在你抵达目的地前还必须经过一个被山峰挡住的旷野,它就叫做收割。当你到达时就会明白这一切。收割旷野之后,就是神的城了。那里的人早已熟知你的名字,并且热切地期待你的到来。走吧,让我们开始启吧!」

「像这样的薄暮时分似乎并不合适开跋。」旅人说。

老人认真地望着他说:「不要回到基督徒城去。」

旅人充满希望地进行说服:「即使这个时候也不行吗?若我现在回去,就可以得着一夜好睡眠,然后隔天一早便启行,这不是很好吗?」

老人力劝道:「但你的安息所却是在那边。现在走吧,到沙漠里去,圣灵会帮助你。不要害怕消失在神里面,因你无法在其他任何地方找到生命。」

饶恕的旷野

当夜晚来临时,老人离开旅人,让他独自站在沙漠的边缘。基督徒城的灯光在背后向他招手。我可以想像他正在想望一顿温饱餐饭之后友善交谈的温馨,以及睡在一张舒适的床上的美妙感觉。但是他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坚决了,他喃喃自语地说:「这无疑是我该走的路我只有在丧失生命时方能得着生命。这是必然的。然而我怎么知道当自己走上这条进入荒漠的路,就一定会消失在神里面,而不是迷路了呢?我记得许多走上孤单道路的人不是被带往神的城,而是被带入使他们的心灵和生活都大遭摧残的不真实想法和虚假经历中。当然,在基督徒城里定居却得不者真生命的危险,必须与在属灵困惑的旷野里丧失生命的可能性做一比较。我相信在前面的黑暗中不仅有着到达神城的路径,也包含无数通往地狱的活门。每一个都是以使人迷失在孤独的虚空里。我怎能肯定自己可以分辨出那条真正的道路呢?」

在梦中,我起先以为是挂在地平线上半空的一颗星星,此时竟变成了一个正好高悬在旅人前头道路上方的十字架。他举目仰望注视这个十字架,脸上神情好像和老朋友打招似的。他悄声地说「赦免」,然后带者深深的敬畏引用经上的话说:「『所以耶稣要用自己的血叫百姓成圣,也就在城门外受苦。这样,我们也当出到营外就了他去,忍受他所受的凌辱。我们在这里本无常存的城,乃是寻求那将来的城……』(来十三12〜14)是的,我要继续走下去!」旅人欢呼地喊道,迈出走向沙漠的第一步。

破晓时分,除了沙、天空以及由盘恒、闪耀在地平线上之十字架所指明的特定路径外,他什么也看不到。

当一天过去,旅人显得既疲惫又干渴,快被炎热烤出病来了。就在他几乎再也无法勉强跨出下一步时,一位陌生人出现在他身旁。

她最励他说:「只要翻过下一个山坡,你便会看到一泓泉水。继续往前走,你就快到了!」

很快地,他便躺在一泓泉水旁,吃喝那位前来相助的陌生人所预备的水和食物。

她对旅人解释说:「这是饶恕的旷野。人们经常指望神的赦免就像一泓泉水淙淙、河流潺潺和绿草如茵的美丽公园。他们不能理解为何那会是个沙漠。然而,人必须学习,神的赦免是一切的一切!而唯有在沙漠中的人才可能把神的饶恕当作他的一切。在沙涣中的基督徒除了耶稣的十字架外,看不见任何别的,不认识任何别的,也不盼望任何别的。」接着,又引述了几处经文:「但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因这十字架,就我而言,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言,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受割礼不受割礼都无关紧要,要紧的是做新造的人。凡照此理而行的,愿平安怜悯加给他们,和神的以色列民……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们,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是因信神的儿子而活,他是爱我,为我舍己。我不废掉神的恩。义若是藉着律法得的,基督就是自然死了。」(加六14〜16;二20〜21)

旅人问:「你认为使徒保罗也走过这条旷野路吗?」「是的,他确实走过。保罗为要成为一个宗教人,曾在宗教城中辛苦工作了好些年日,但却仍然找不着灵里的平安。后他遇到了耶稣。从一开头,耶稣对保罗而言只代表了一件事——「赦免」,他整个人却被这个征服了。从那以后,十字架的赦免就是他生命的主轴。而保罗第一次经历神的国真实显现在他生命中,就在这个旷野里。」

「那么,我正走在使徒所走过的路上喽!」旅者的声音充满了敬畏。

「还记得彼得在耶稣吩咐他下网时,结果拉上网时其中装满了鱼吗?他即刻的反应是:『主啊,离开我,我是个罪人!』耶稣回说:『不要怕,从今以后你要得人了。』(路五10)耶稣话里的意思是「我会负责除去你的罪。」他们把船靠了岸,就撇下所有的来跟随耶稣——就是跟随他进入赦免的旷野寻求十字架。耶稣已为彼得的罪死,为了他的称义复活,并且打算以圣灵充满他。他对这个曾三次否认他的人说:『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吗?……喂养我的小羊。』这个问题和命令重复了三次之后,彼得的生命便因着他的主的赦免得了医治。」旅者告诉她说:「多年来,我不断尝试想超越理论上、教义上的赦免(大部分可能就是基督徒城中所教导的),以认识赦免的本身。我一直希望被沉入、浸入、使自己消失在其中,也好想听到耶稣亲口对我说:『放心,弟兄,你的罪已经得赦了!』更期盼十字架的宝血能充溢、净洁我心。」

「你已来到正确的地方了。在你到达旷野的另一边之前,你将经历那石头般压着你的罪担被挪开,使你得到释放。你会开始毫无羞愧地行走在神面前。就像一度日夜缠绕你的是改造自己的需要,但如今你却很快就被神的赦免所完全占有,以致没有自己的意思(迷住obsessed)。」

「被神的赦免『迷住』?」

「你将会被神的怜悯「迷住」,以致在你生命中第一次能完全不受别人的看法捆绑。」

「唉,那大概不会是我吧!」他回答真快。

「那个用眼泪洗耶稣的脚的女人被主的赦免抓住到一个地步,竟完全没有注意到旁人的讥笑和观感。那个得洁净的麻疯病人喜乐地跪在耶稣脚前谢恩,不只是为了自己的身体蒙洁净,更是因为亲身经历到赦免的心灵医治。撒该爬上树想要看耶稣,事实上那时他是看见自己的「得赦免」正沿路向他走过来。他被那天临到他的饶恕迷到一个程度,贪婪的锁链竟自他心中断开了。今天,你也来到这个地方,同样的事必会发生在你身上!」

旅人再重拾他的旅程。那神秘的同伴默默陪他走了一、两个小时,随后就不见了。

旅人大声喊道:「我感到多么喜乐啊!这必是耶稣升天后使徒返回耶路撒冷时所感受到的。」

在十字架形的亮光下,旅者辨出另外一个女人的分影在某个沙丘的顶峰后出现,沿着山坡慢慢往下朝着他走来。他似乎认得她。从他的表情里,我推断这女人以前曾错待过他。当她走近时,她的眼睛盯在他身上,怯怜怜地问:

「你愿意原谅我吗?」 

旅者静静地站在那里。女人又靠近一些,第二次「你愿意原谅我吗?」直到问第三次时,他们正好面对面。「你会原谅我吗?」突然,那神秘的同伴又出观在他身边,平静地告诉他说:「这是饶恕的旷野不仅是接受赦免的地方,也是赦免人的地方。这女人只不过是过去你从未曾真正赦免的一连单名单中的第一个。那整个漫溢你全人的超自然忍耐、宽容正面对我多年来隐藏在你魂中的恶者的挑战,你必须立刻做个抉择。你以往生命中那贫瘠、空泛、口头上的赦免是毫无用处的,它甚至毫无用处的,它甚至不能让你对这个女人有礼貌些。但是此刻那涌入你里面并缠住你属神的饶恕能够涌流出去赦免人,只要你愿意让它流出去。」

旅人听罢随即走向前去,握起女人的手,望着她的眼晴回答说:「当然,我赦免你!」

她哭了。接着就在她发出「谢谢」的刹那间,她便消失了。

没多久,那个曾在基督徒城的餐厅中讥讽旅人是笨蛋的男子竟也气喘喘如牛地跑来,一面用手帕擦着脸。这个制造麻烦的男子居然也来诉求赦免。

旅人由衷地回答说:「当然,当然,这没什么,别再想这件事了。」

「请不要轻看这件事,我需要你的赦免。你真的打从心底肯原谅我吗?」

旅人答道:「我真的是。」

他的同伴帮他理清整个状况:「他需要你的赦免。不仅是礼貌上的,也是行动上的真实饶恕。他需要你的爱。」「朋友,我赦免你!」旅人的声音中带着尊重和热切。

这男子以听得出是如释重担的叹气声说:「谢谢。」接着也消逝在沙漠当中。之后,他的同伴提醒他马太福音十八章中的一段经文:

「那时彼得进前来对耶稣说:『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耶稣回答说:『我对你说不是到七次,乃是到七十个七次。』」(21〜22节)

敬拜的旷野

我在梦中接下来所看的一幕是那旅人惊喊道:「水!谁会想到这沙漠中央竟会是海!」他自一个巨大的沙丘顶上俯瞰一大片伸展至地平线的蓝色景观。「但是,这不是水……」他想起了山上老人曾说的这是第二个沙漠的开始。当他下到沙丘的底部时,这片奇怪的沙海并不像原先看来那种平坦的样子。许多蓝色的波浪形一直伸展到远方,好像被凝结的海。这也许和神宝座前的「玻璃海」有关。也许那波浪在我抵达神的城时会变得光滑平坦些。

突然间,一个带着非尘世之美的人站在离旅者不远的地方,对他说:「平安。想要渡过这沙漠可真是有一段好长的距离。许多人试着走的过去,结果都丧失了生命。在此,我提供你一个更好的方法。」旅人纳闷地问:「更好的方法?」「是的,我有能力在几秒钟之内就越过这片旷野。假如你愿意让我帮忙的话,我可以立刻带你过去,包你平安直达彼岸。」

「那我需要做些什么呢?」

「我只要求你作一个象征性的动作——跪下表不你臣属于我,我就以光速带你飞越过这片沙漠。」「可是,那不就等于在敬拜你了吗?」「为何你会觉得奇怪呢?人们每天都这么做。早在你还没来这旷野之前,你自己不也曾如此行吗?基督徒城的百姓经常敬拜我。有些人崇拜金钱,像个奴隶似的。他们的心只要一想到钱,眼睛马上就亮起来。而爱财不过是我真实本质的象征之一罢了。」

旅人反驳说:「你不要用金钱来勾引我,在我一生中金钱从来不会是个问题。」

「那么浪漫的爱情呢?有什么比恋爱更美、更天真无邪的呢?但是当『坠入爱河』变成追求的目标控制了你的心灵时,就有偶像崇拜在其中。而在那偶像背后的其实就是你的『我』。」他带着胜利的姿态说。「然而我所得着最满意的崇拜却是来自追求宗教上成功的男女们。」

「好吧!」旅人打断他夸大的自我吹擂,「假如必须用崇拜你以换取一趟跨越旷野的快速旅程,那么我宁可用走的。就算因此要花上永恒的时间,我也心甘情愿!」

言毕,那蛊感人的东西只得在失败中夹尾而逃了。

我立刻听到这旅者再次跟自己论理道:「在基督徒城迅里一个人很可能表面上实行了一切相信神所应有的宗教行为,但他真正崇拜的却是那日夜萦绕在他心中的事物,事实上他是在崇拜偶像。如今我既已离开那里,此刻唯一的生存之道就是在对神的敬拜中丧掉自己。神曾说过:『看哪,我要做一件新事,如今要发现,你们岂不知道吗?我必在旷野开道路,在沙漠开江河。野地的走兽必尊重我,野狗和驼鸟也必如此,因我使旷野有水,使沙漠有河,好赐给我的百姓、我的选民喝。这百姓是我为自己所造的,好述说我的美德。』(赛四三19〜21)也许这种敬拜只有在这样的沙漠里——干燥、酷热、炙人的和我恐怖的寂静——才能培着出来……」

这些回想一下子被突如其来且逐渐增强的音乐打断了。那是一种洋溢着难以形容、非世上所有的属灵之美的旋律,声音似乎弥漫四处却什么也看不见。蓦然旅者看见在一股蓝波之上,有七个人站在空中双手向上高举,向神发出赞美。但是这歌声却有百万大合唱的磅礴之势!然后旅人张开了嘴,口中也涌里对神的赞美之流。在音乐声中,他那神秘的同伴回来了。旅者雀跃万分地告诉她:「你有否注意到,那七个敬拜者其实正被一大群壮丽伟大的灵界生物所环绕?他们的声音与敬拜者相互应着。我觉得自己置身在这沙漠里,仿佛已神秘的进入神城的外围了。」

他的同伴引用圣经回答说:「你们乃是来到踢安山,永生神的城邑,就是在天上的耶路撒冷。那里有千万的天使,有名录在天上诸长子之会所共聚的总会,有审判众人的神,和被成全之义人的灵魂,并新约的中保耶稣,以及所洒的血;这血所说的比亚伯的血所说的更美。……我们既得了不能震动的国、就当感恩,照神所各说的,用虔诚敬畏的心事奉神。因为我们的神乃是烈火。」(来十二22〜24,28〜29)

过了好一会儿,歌声终于停止了。一切都寂静了无声。除了那七个敬拜者之外,再也看不到其他人。他们以神的平安祝福旅者,然后成列地向沙丘而去,留下旅人单独与那神秘的同伴同在。她领他到一处喷泉旁,供给他另一顿餐点。

旅人喊着:「这就是敬拜的旷野!」整个人依旧沉没在刚才所经历的敬畏情愫里。

「是的,这里的基督徒都必须学习在心(圣)灵和真理(诚实)中敬拜神。你可以称此处为神城的外院,因为诚如你们所看见的,那城居民曾围绕在你四周。在面对饶恕的旷野里,你经历到耶稣的宝血能洁净你的内心最深处;在这敬拜的旷野,你则领受他的圣灵。神从高处以能力为你施洗,好像你在前面的旷野中能以具体行动的方式来敬拜他。约珥书二章告诉我们:『以后,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你们的老年人要作异梦,少年人要见异象。在那些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我的仆人和使女。』(珥二28〜29)」

旅人问:「我从未曾经历过像这样的敬拜,但这会持久吗?我能有这样的恩典在前面的沙漠之中敬拜永生神吗?」

「假使你肯的话,你的里面就会有所改变,使这样的敬拜能持续到永恒。你的心会被充溢的圣灵所开启,你的口会被打开说神所要你说的话,『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你的眼晴要被开启看异象并做异梦。你们会领受能看见神的眼力。」

「但是这同样的事不也发生在基督徒城里吗?有人说,这种事情在未来使徒教会(TheApostolic Church of the Future)中每主日晚上都有。」

「有一点大不相同的是,弟兄,你在这里不仅可以尝到敬拜的滋味或稍涉足于崇拜而已,更会丧失己生命在对神的敬拜中,以致所有献给他的赞美和感谢都能有达到他面前。在此,你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他而做的。」

「然而这会不会有狂热盲信的危险呢?」

「人会盲目狂热地崇拜原则、主义、具独特性格的人物,甚至是魔鬼本身,却绝不会盲目敬拜神。竭尽一切所能地敬拜神乃是通向自由的门径,而非走向盲目。它将引你进入你从未经历过的大释放。当你在对神的敬拜中『丧掉自己的生命』时,就绝不会再崇拜金钱、爱情或成功等事物。你将找到真正值得崇拜的目标、且在敬拜他时心灵得到满足。」

说完这话,他的同伴就离开了。旅人再次孤单孑然地站立在蓝色沙海上,消失在对神的敬拜里。

祷告的旷野

现在沙海突然结束于一个火红的山脉。这里没有植物,只有一片片干燥、坚硬、燃烧的岩壁。在多岩的障壁上,四处凌乱散布的骨头无言地见证着这片荒芜之地的危险。旅人边走边凝望着那十字架形星星,自己默诵着:

「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太七13〜14)

隐约之间,旅人听到了从远处传来的一些声音,便从山脚朝着声音的方向走去。这条路突然转进山中一个很深的洞中。进了入口,他听到一串紧密衔接的回荡之声,一时耳朵辨不出是什么来。再摸索至岩洞深处,旅人慢慢靠近一个锻铁的大拱门,门下有一名男子正在对男女群众进行游说。

男子请求着说:「相信我,这就是那条路。」现在他的声音极为清晰。「我左边这个窄门已经腐锈不堪,几乎连转个身都没办法。再看看这条宽敞预备好的路,铺得既好,走得又轻省。有哪个头脑清楚的人会舍此便利大道而想要走那条峻峭的小径呢?从这个门走吧!今天日落以前你就能离开这个旷野了。丰饶美食和一张干净舒适的床正在路的尽头等着你呢!而且在这一路上,每一小时的脚程都设有休息站,在那儿也都安排有祷告会。」

旅者听完立刻毫不犹疑地通过锻铁拱门,顺石路走下去。其他人也跟着他。这条路走起来果真比起他先前跋涉过的那片蓝沙漠平坦舒适得多了。路上一直有标示重复地说,每隔一小时都有个休息站,那儿备有祷告会和简单餐点。

在第一站时,旅者与一位友善的女侍交谈:「我已走了好长一段路。请告诉我,这条路将把我们带往何处?」她笑着回答说:「你会接受很美好的住宿招待和妥善照顾,而且你的旅途在今晚之前便会结束。」

旅人继续走着,却越来越迷惑不解了。在经过一段岩石与树木交错的漫长幽美旅程之后,黑夜终于降临了,他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足以鸟瞰一座城市的小山顶上。

「欢迎!」一名男子站在一个和他先前穿过一模一样的锻铁拱门口对他喊道。

旅人回答说:「谢谢,但是我人在哪里呢?」

「怎么了?这是基督徒城啊!」

旅人没有再多讲一句话,马上就转过身往来的方向跑回去。等到基督徒城远远地被抛在脑后了,他才稍微放慢脚步,但仍不停息地直走到另一扇拱门、最后停在这条错误道路的起点。他放声大哭说:「我只有一个渴望,就是在休息之前能找着那扇窄门进去。为何我竟如此眼瞎呢?宽门想当然是引向基督徒城   ——一个可以安逸悠闲度日的地方——从来毋须舍已、冒险、忍受任何痛苦或失去半点睡眠。」他恨恨地说。

经一番摸索搜寻,旅者终于发观那扇老旧的锈门。这门窄得令他几乎无法挤进去,而且差不多已被野草和蔓藤淹没了。

破晓时分,我看到旅人走在一条蜿蜒狭窄的丹红岩石曲径上。沿途仿佛有风吹过树梢,空中响起一阵嗡嗡的响声,但是他既没有看到风也没有见到树。嗡嗡声越来越太,最后旅者分辨出那是由许多赞美声音所合成的颂歌。这下子,他也看到在路前方的人。曾几何时,他已经成为通往神城的无数群众中的一员。当他们在行走时,每个人都热切地与某位看不见的交谈着。有人在哭泣,有人似乎充满活力,有人正提出一些代祷的名字并为他们的福祉迫切祈求,有人则请求前后临近的同伴帮助……然而至终他们最关注的,还是那位看不见的垂听者。

旅者的神秘同伴此刻又回来了,一面向他解说:「你知道,这个祷告的旷野和基督徒城之间的差异是如此强烈对比。在那里,他们的确有祷告会,人们在三餐、睡觉前也都行礼如仪。当生活突然变得艰难时,祷告尤其迫切有加,一直到危机过去为止。但是在祷告旷野里,祷告却成为一个人生活的方式——整个赖以生存的源头。现在该是你消失在祷告生活中的时候了。请默想路加福音这些章节。」她一面说着,一面递给他一张纸,其上写着:

「众百姓都受了洗,耶稣也受了洗,正祷告的时候,天就开了,圣灵降临在他身上,形状仿佛鸽子。又有声音从天上来说,你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你。」(路三21〜22)

「但耶稣的名声越发传扬出去。有极多的人聚集来听道,也指望医治他们的病。耶稣却退到旷野去祷告。」(路加五15〜16)

「那时,耶稣出去上山祷告。整夜祷告神,到了天亮,叫他的门徒来,就从他们中间挑选十二个人,称他们为使徒。」(路六12〜13)

「说了这话以后,约有八天,耶稣带着彼得、约翰、雅各上山去祷告。正祷告时候,他的面貌就改变了,衣服洁白放光。」(路九28〜29)

「耶稣在一个地方祷告。祷告完了,有个门徒对他说,求主教我们祷告,像约翰教导他的门徒。」(路加十一1)

「耶稣出来,照常往橄榄山去,门徒也跟随他:到了那地方,就对他们说,你们要祷告,免得入了迷惑。于是离开他们,约有扔一块石头那么远,跪下祷告。」(路廿二39〜41)

「到了一个地方,名叫骷髅地,就在那里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又钉了两个犯人,一个在左边,一个么右边。当下耶稣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路廿三33〜34)

读完这些经文后,他的同伴告诉他说:「祷告生活虽是我们私下单独进行的事,然而却带领我们进入其他方法所永远无法达到的境界——与神、与人的亲密交通。祷告是走向神和通往天父的门,为要恳求面包,好让你能把这些分给凡有需要的弟兄。当你叩门且不断叩下去时,门总是会开的。并且你从与神的交通里,将得到那些可以与别人分享的事物,而在你和他人分享神赐给你的东西时,你便与他们有了交通。甚至连害羞或木讷笨拙的人都可以拥有这样的交通,因为这种祷告生活乃是把人从对他人观点的害怕及对自己可能犯错的恐惧里释放出来。」

旅者问:「可是,难道非要经过这些可怖的山峰、峭壁和重重难关险阻,才学得会祷告吗?」

「过去,你只在偶发紧急的状况中向神发出呼求。在此,你将学会把生命看成一连串的危机,而这便驱使你不得不昼夜呼求神。『神的选民昼夜呼唤他,他纵然为他们忍了多时,岂不终久给他们伸冤吗?』(路十八6)当我们对世上所发生的一切有更清楚的异象——世界各国是接近混乱脱序的边缘——就会越清楚那唯一认识生命之路即藉着祷告来到父神面前,昼夜呼求他。我们不住地祷告,因为在世寄居的危机从来就没有停息过。」

「但是为什么祷告一定要这么困难呢?在我看来,越过这些山似乎是这段旅程中最艰辛的一部分。」

「因为祷告是我们最主要的工作。它需要思想,集中注意力、积极的意志力,并竭尽一己力量来为神的名被尊为圣、神的国降临祈求。此外,也要为收割庄稼的工人、某些特定的人和他们的需要祷告。你差不多已开始触及到一些可畏之事的表面,如果继续走下去,这些事就会被完成以回应你的祷告。」

「真好,可是要持续下去真不容易。我已经太累了。」

「这是因为你的祷告已进入真实的争战中了。祷告是我们『以善胜恶』的战场所在。在这些山上,你将学会为你的仇敌祷告。以善胜恶的生命始于我们愿意为那些向我们行恶的人代求,以便美善的事能临到他们身上。」

这条窄路引向一个守望楼。旅人和他的同伴在那儿享用了一餐。后来他们走到守望楼的边上,她指着沿山峰逶迤而下逐渐缩小的路径给他看。那路一直延伸到地平线的尽头,终点看来就在那里了。

神秘的同伴指着前面再过去的地方说:「你看,从那里开始就是收割了。要记得耶稣所说的话:『你们岂不说,到收割的时候,还有四个月吗?我告诉你们,举目向田观看,庄稼已经熟了,(原文作发白)可以收割了。收割的人得工价,积蓄五谷到永生。叫撒种的和收割的一同快乐。俗语说,那人撒种,这人收割,这话可见是真的。』(约四35〜37)」

旅人望向远方,他的同伴进一步解释道:「在基督徒城中有一条又好又宽的街道,叫做宣教士林荫大道。其上罗列着许多保养得非常良好的大厦,路旁还缀饰有泉水、草坪以及可爱的灌木丛。这些大厦中的每间宣教机构都是基督教界闻名遐迩的。这里有寄发文字资料的总部、为编篆精美宣教性杂志之用的办公室、为少数较不为人知的工人提供祷告信服务的一些小设备。此外,还有摄影棚可供宣教士休假时能参加进修课程,更有为那些需要四处巡回布道的宣教士专设的旅行支票电脑化连续服务。征募中心、退休宣教士专用的休闲设施美轮美奂,甚至还有一家新闻的录制节目公司。然而,近来这条宣教士林阴大道却因某些搅扰人的新闻而大为恐慌。他们听说有大批宣教士犯了这一行不可饶恕的大忌——没有前往已知世界中被开发的地区去宣教,反倒纷纷投入通往神城的沙漠中。」

旅人问:「但这片沙漠又是哪一种宣教区呢?在饶恕的旷野里,除了自己的灵魂之外,你还要救谁的灵魂呢?而当你到达敬拜的旷野时,那里每个人都已活在神的荣耀中。至于在祷告旷野中,到处充满了与其他旅人甜美的交通,而我们也都在学习如何为人代祷。这些旷野中根本没有任何失丧的灵魂……」

收割

到达祷告旷野的边缘,我在梦中看见他第一次看清楚了自己的目的地。远处,神的城焕发着神圣的光辉。很明显地,他被一股无名的情感所催逼,于是加紧了脚步。突然间,他目睹一缕缕可怕的狼烟和一具具腐烂的躯体。触目所及满地都是有生命形状却在哀求帮助的尸体。

一个陷入极端痛於中的女人以求旅者说:「请帮帮我吧!我再也无法忍受这种痛苦了!」

他告诉她:「我相当软弱无力,你认为我能够为你做些什么呢?」

「我只需要一点点水。请给我些水吧!」

「可是在沙漠中要到哪儿找水呢?」

她回答:「如果你只是为自己找水,你认为你能维持多久呢?请找一些水来给我吧!」

当旅者不知所措地环视沙漠时,神秘的同伴回来了,指引他到一处数千个空瓶所环绕的水泉旁。

她建议:「你自己喝一点吧,然后再装一瓶给那女人。」

喝了这水之后,旅人立即得着力量,于是带了些去给那女人。等她喝完时,她的健康也恢复了,马上就拿起瓶子跑去泉水旁,开始帮助她的同伴们。有些受重伤的人身上背着晕倒的孩子,急促地呼吸着;有些年迈的老人用肮脏的布裹着他们疲惫的脸;有些遭难者痛苦地尖叫着;另一些人则暗自无声哭泣……有的人一瓶水就得了复苏,其他的人则需要更多的水。我看到其他旅人也都在帮忙。许多病患得医治之后,旋即也加入这使人苏醒的工作行列。当他们从泉源处带水来时,旅人便与另一名男子分享了一段约翰福音的话:

「这期间,门徒对耶稣说,拉比请吃。耶稣说,我有食物吃,是你们不知道的。门徒就彼此对问说,莫非有人拿什么给他吃吗?耶稣说,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来者的旨意,作成他的工。」(约四31〜34)

旅人又附加一句:「我想,我们正在学习这段话的含意。」

他花许多时间在那里,积极参与复兴的工作。某天晚上,当旅人正在泉水旁休息时,他的同伴回来坐在他的身边。

旅人问她:「我想,除非我们完成了这里的工作,否则是无法继续前往神的城喽!」

她回答说:「的确是如此。」

「可是他们会等我们吗?」

「不用担心。只要继续使这些人得复苏,直到他们都能自己走路。那时,神城的门就会大开,里面的居民会出来护卫你进去。务要记住这段话:『你们岂不说,到收割的时候还有四个月吗?我告诉你们,举目向田观看,庄稼已经熟了,可以收割了。收割的人得工价,积蓄五谷到永生,叫撒种的和收割的一同快乐。俗语说,那人撒种,这个收割,这话可见是真的。我差你们去收你们所没有劳苦的,别人劳苦,你们享受他们所劳苦的。』(约四35〜38)」

「不过,这些需要真是吓人,我已经开始感到招架不住了,原本亲眼目击人们复苏的喜乐有些已被这浩渺的绝望之海抵消了。这到底有没有终了呢?」

他的同伴答道:「弟兄啊,就像你必须丧失自己生命在神的赦免、敬拜和祷告里一样,你的『我』如今正一点一滴消失在收割里。浅尝收割的滋味是一回事,在其中丧失自己又是另一回事。」

「但是,我有力量能继续在这广大需要的人群中间工作吗?」

「那不就是耶稣所做的吗?」

「耶稣在屋里坐席的时候,有好些税吏和罪人来,与耶稣和他的门徒一同坐席。法利赛人看见,就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耶稣听见就说,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经上说:『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这句话的意思,你们且去揣摩。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太九10〜13)

「这一定令他很沮丧挫折喽!」

「耶稣为宗教之耶路撒冷的硬心而哀哭。很明显地,他从人这方面所得最大的鼓舞乃是罪人悔改。对此,他永不觉困倦。你可以大有信心把自己弃入这个收割里,而不致有被它卷走吞没之虞——只要你持守住对圣城的异象,并且全心全意在这里工作的话。假如你愿仔细聆听这些人的需要,就像耶稣倾听井旁妇人、瘸子、瞎子、邪灵附身的男孩之父的需要一样,主的义就必扶持你。不要太急躁。多花些时间好好去倾听并问出正确的问题所在,找出这些人真正受伤的地方、他们的真正需要是什么。而在你用瓶子盛水给他们时,也必须告诉他们关于耶稣的事。瓶子里面的水与你的休息是完全一致的。这些垂死的人渴慕的是耶稣——不是关于耶稣的理论,而是耶稣他自己。耶稣的信息有如人所饮下的更新的活水,能使他们重得生命。随时谨记这节经文:「医治病人、叫死人复活、叫长大麻疯的洁净、把鬼赶出去。你们白白的得来,也要白白的舍去。」(太十8)在神的怜悯使他们全部起来行走之前,千万不要觉得自我满足。」

「直到神的怜悯叫他们全部都起来行走?」

「是的,想想启示录这段话:『我又看见圣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里从天而降,预各好了,就如新妇妆饰整齐,等候丈夫……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他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他的子民,神要亲自与他们同住,作他们的神。神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启廿一2〜4)当每一次经历收割的劳苦,却发现藉着给他们从圣泉耶稣来的活水真能使这些将要灭亡的人起来行走时,你的心就会洋溢着大喜乐。之前在旷野中所经历到的饶恕、对神的敬拜和祷告,将使你可以奉耶稣的名发出医治病人的能力。『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约十四12)这挑战是一直放在我们面前的。」

异 象

下一幕梦境,我见到旅人已开始埋怨:「还竖持续多久呢?我本以为在这之前工作早该完成了,我们可以继续往前走了。我真抱歉,但我好累。我要起身前往那个圆巨石旁,在它荫下休息几天。」

后来另一个旅者经过那巨石时,发现他躺在那儿几乎像死了一般。那人跑到泉水处,连忙装了两瓶水来,将那珍贵的水倒在他的喉咙中。

「喝啊!弟兄!喝啊!」

「噢,谢谢你!我差点就死棹了。」旅人一边吞咽一边说:「但是我怎么会落到这种地步呢?我哪里做错了吗?」

神秘的同伴又回到他身旁来了。她说:「弟兄,你之所以失去力量是因为你把异象弄丢了。遥望那边的神城依旧应该是你的目的地。那里是你的家,我们神的居所。当你在工作时,每天一定要拨出几小时停下来凝视神的城。在你的劳苦服事中,如果忘记仰望神的城,不停下来听听其中所发出的音乐,忽略了呼吸从那儿传送给你的空气,或不喝那涌自城门下的泉水,那么你迟早必会枯竭而死。你必须铭记在心:支持你的力量永远来自圣城。」

旅人再度以新鲜的活力重新拾起沙漠中的工作。可是到了夜晚时分,他又被疲惫所征服了。他去找水喝,在泉水旁遇见一个看起来年纪相当大的妇女,但她却冲采奕奕,一点也不累的样子。

旅人好奇问道:「您的秘诀是什么呢?您看起来这么年轻、有活力,而我却已毫无力气。」

她说:「我从但以理得到启示。但以理必定是个忙人,但他在每天的压力当中却还是不断回到楼上朝西的窗子,向着几百哩远的耶路撒冷城祷告感谢上帝,无畏于下狮子坑的死亡威胁。但以理以神的城作为他开心的焦点,紧紧持守活生生的异象。而我也是这么做的。在收割旷野中,我所面对地问题越多,时间越紧迫,我就更加定晴在神的城上。我让自己不断地向上仰望。每次吃饼喝杯(圣餐)时,我不单是记念,同时也是抱着期待如此行。你知道吗?这就是圣城的众物。它保守我的眼和心专注在圣城上。」

当旅人离开老妇时,似乎有意想试着保守那摆在他前面的异象。他低声吟唱若启示录廿一章二至四节的话:

「我又看见圣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里从天而降,预备好了,就如新妇妆饰整齐,等候丈夫。我听见有大声音从宝座出来说,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他要与人同住,他们要做他的子民,神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神。神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

我最后一次看到旅人是他神秘的同伴回来给他最后的劝诫时:「继续仰望圣城,并记住谁正在那儿等着你。他已为你预备好一个地方,且很快会来接你。而每当你仰望圣城时,他会更新你的力量,让你能如鹰展翅上腾,奔跑却不困倦,行路也不致疲乏。」

两个复兴

就在此时,我自这名旅者的旅程现场突然被带到一座高山峭壁顶上。我发现那儿有一块石碑上面镌刻着启示录十九章这些话:

「我观看,见天开了。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称为诚信真实。他审判争战都按着公义。他的眼睛如火焰,他头上戴着许多冠冕。又有写着的名字,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他穿着溅了血的衣服。他的名称为神之道。在天上的众军,骑着白马,穿着细麻衣,又白又洁,跟随他。有利剑从他口中出来,可以击杀列国。他必用铁杖辖管他们。(辖管原文作牧)并要踹全能神烈怒的酒榨。在他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写着说,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启十九11〜16)

浏览完这石碑,我看到在我下方有两个复兴正同时进行着。首先是基督徒城正经历一场大里且快速的大复兴。在很短的时间内,信主人数增加了十倍。到处都在大兴土木,周围的山岗上上下下如雨后春笋般冒出许多新房子。然而基督徒城的成长中最戏剧化的一幕还是:无数巨大壮观的教会建筑物耸立在乡间。有一座会堂的尖塔高达七十层楼,且配有世界功能最大的传讯系统。另一座教堂的大玻璃圆顶则有旋转而下的阶梯和最完备的音响系统。最不寻常的奇观应属一个看起来有如高耸之十字架的教会了。它有十五架升降机,可把人带上十字架朝南横臂上的圣堂,或是朝北横臂上的基督徒餐厅。另外,它还拥有为从学龄前到研究所各年龄层的基督徒所预备的教育设施,同时也赞助成立了许多风景优美的退修中心,有瑞士式的小木屋以及供办巨型研究学会的大厅。

基督徒城的人有感于这种成长是世界末日的征兆,因此关于末世的书籍几乎是最畅销的属灵刊物,仅次于基督徒手册。涌自世界各地的记者都在撰写关于这里繁荣盛况的专文报导。基督徒城的居民宣称,当末日来临时,他们将在大混乱爆发之前被带到神的城去。

在此同时,我们看到远离基督徒城的沙漠中也发生了一场迥然不同的复兴,却完全没有凭着任何成功宗教所应具有的装备之力。濒死的男女开始起来行走,就像以西结所见到的枯骨一样。他们仅仅只是喝那出自圣泉的活水,就从疾病、罪恶和灵性的牢笼中被释放出来。接着,这些尝到赐生命之活水的人也去与他人分享,将医治带给他们。无数病患就像被一场燃烧的大火或汹涌的洪水漫过般,但都起来行走。许多忠心劳苦的工人用了数年之力只看到相当有限的成果,现在却发现只要取一滴水滴入那些干渴的喉咙,就可看到弥留之际的人复活,而且每天这过程都在加速进行中。

接下来,我看到地上最后一具躺卧的躯体从死里活过来。原来看似死伤严重、血肉横飞的城场,如今已成为一支大能军队驻扎的军营。刹那间,一个大地震震动了我脚下的地,天空顿时暗了下来,争战的风声从东方席卷而来。

雨后,我看到基督徒城被侵入且遭毁灭。那些金壁辉煌的教堂、世界最大的十字架、退修中心和研讨大厅在震耳欲聋的炮火声中被炸成碎片,许多自以为可以逃过这场大灾难的居民横尸遍地。毁灭大军长驱直入,向沙漠——第二波复兴现场——节节推进,锐不可挡地迅速吞噬着饶恕旷野、敬拜旷野和祷告旷野。当神的城进入视线之中时,一声声像受伤野兽般的怒吼回响在空中。敌军继续朝其目标挺进,看来好像一阵暴风即将吹垮神的城。

就在快要临近圣城的墙垣时,复兴的军队预备好整装待发。当敌人进入攻击范围之内时,不遮住眼睛。许多被复兴的人也都加入了光明大军的行列,一起与仇敌争战。三天半之后,战争告终。仇敌被摧毁,那些创世以前就蒙拣选的得胜者一起奏起凯歌进入神的城。

再次,我又被带去看另一个大石碑上所刻的另一段经文:

「我又看见一位天使站在日头中,向天空所飞的鸟大声喊着说:『你们聚集来赴神的大筵席,可以吃君王与将军的肉、壮士与马和骑马者的肉,并一切自主的、为奴的,以及大小人民的肉。』我看见那兽和在地上的君王,并他们的众军都聚集,要与骑白马的并他的军兵争战。那兽被擒拿;那在兽面前曾行奇事、迷惑受兽印记和拜兽像之人的假先知,也与兽同被擒拿。他们两个就活活地被扔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其余的被骑白马者口中出来的剑杀了;飞鸟都吃饱了他们的肉。我又看见一位天使从天降下,手里拿着无底坑的钥匙和一条大链子。他捉住那龙,就是古蛇,又叫魔鬼,也叫撒但,把他捆绑一千年,扔在无底坑里,将无底坑关闭,用印封上使他不得再迷惑列国。等到那一千年完了,以后必须暂时释放他。我又看见几个宝座,也有坐在上面的,并有审判的权柄赐给他们。我又看见那些因为给耶稣作见证,并为神之道被斩者的灵魂,和那没有拜过兽与兽像,也没有在额上和手上受过他印记之人的灵魂,他们都复活了,与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启十九17〜廿4)

一读完这话,我的梦就像开始时一样匆匆地结束了,留给我深深的敬畏,使我对自己生命中的暗流重新有一番体察,而那股想要在心灵和诚实里寻求神的渴望也被更新了。

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清楚透视地上所正进行中的两个复兴。一个是出自神之灵的复兴:已死的男女靠羔羊的血从罪里被释放,复活且得着神儿子的生命,有基督的性情在他们身上,彰显出神的怜悯。另一个是宗教肉体的复兴:以一种非常打动人心的方式、吸引广大群众,并掌握了这世界上极大的权柄,因为它能提供人一切宗教上的慰籍,容许你保住你的自我并拥有一切属于你的权利。

当然,我们每个人都必须决定自己要投入哪一种复兴之中。我是要把生命投资在繁荣的基督徒城中的某些事业上?或者是在寻求神的怜悯中丧掉自己的生命?我是要集中力量来建立一些轰动全基督徒城的丰功伟绩?或者是要将生命倾倒在引领贫穷的、残废的、跛子和瞎子来到主的筵席前呢?




【属灵的饥荒将至】

亲爱的弟兄姊妹:

盼望大家预备存粮!

尽快获取!尽快分享!

互/联/网/的/平/台/可能被/封!

恳请众肢体,复制下列文字及图片!

分享给我们更多属灵家人!

及时下载到你的电脑及U盘!

备份!备份!

百度网盘 备份

伍佰本 属灵书籍 及 海量音频 资源!

获得免费资源方法:

(首先需要下载、安装、注册百度网盘哦!)

  直接添加百度网盘账号:   17702101727ZY  


支付宝认献账号:290050111@qq.com

小提示:文末广告是微信官方的配送广告,内容与推送无关,但您的每次点击(无需反复点)都会给【國度榮耀】平台带来几毛收益,您的每一份支持都是我们前行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