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到了真正的神!” 连续两次重大意外后,巡山员“猫头鹰达人”觅得生命救主

“我找到了真正的神!” 连续两次重大意外后,巡山员“猫头鹰达人”觅得生命救主

巡山员刘育宗,被誉为“猫头鹰达人”,人生上半场,投身台湾山林巡护及猫头鹰环境教育,而人生下半场,上帝要他走入人群,传讲天国福音。 (图 / 刘育宗 提供)

2011年11月,一位牡丹乡75岁的长者,在狮子乡与牡丹乡交界的山区失踪,动员上百名搜救人员入山搜救未果,当大家觉得希望越来越渺茫时,对讲机那头的巡山员刘育宗,传来令人振奋的消息—失踪五天的长辈找到了⋯⋯

刘育宗,屏东林区管理处潮州工作站的护管员,参与多次山难搜救、森林灭火,甚至曾在围捕山老鼠(盗伐者)的行动中,遭对方以猎枪抵住要胁。他长期投身环境教育,尤其热衷研究猫头鹰。

 

最特别的是,他能以口技或器材,模仿黄嘴鸮、褐林鸮、领角鸮、褐鹰鸮、兰屿角鸮、鸺鹠等6种鸣叫声,并能在黑暗中呼叫牠们,也因此,他有个特别的名字——“猫头鹰先生”。

 

1987年,刘育宗服务于垦丁畜产试验所时,一次偶然地夜晚在海岸漫步,发现夜间生态的丰富,遂展开夜间的探险生活,同时也发现猫头鹰会回应他的声音,刘育宗说:“夜路越走越能听见猫头鹰的叫声,牠们似乎在回应我的追寻。”

 

1998年,刘育宗参加屏东县政府主办的“大武山成年礼”活动,出发前一晚,他发现有猫头鹰飞到家中的庭院来,心中便觉得奇怪。第二天,大武山成年礼有个“抽自然名字”的活动,他抽中“LHU”,是个排湾族语的名字,意指“猫头鹰”,知道这名字的意义后,他头皮一阵发麻,当时感受到,这名字将来会与他有很密切的关系。

 

回忆过往,刘育宗说:“上帝爸爸给我一个很特别的属灵天赋,让我在大自然中特别的敏锐。”他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搜救时,他有种特别的敏锐,能找到人,为什么他可以叫出猫头鹰,为什么他会预知蛇的出现。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只水鹿,享受在上帝创造的大自然里,很容易找到安歇与归属。

推动环境教育不遗余力,刘育宗于莫拉克风灾后,带领学生到旧好茶部落。(图 /记者李孟霖)

 

连续两次的重大意外  开始呼求寻找真神

2016年初春,刘育宗与NGO的伙伴聊天时,伙伴谈到:“大武山成年礼即将20届,接下来的20年将何去何从?”这或许是伙伴不经意的一句话,却让刘育宗开始思考,人生接下来如果还有20年,将何恃而往。

 

那时他任职于公务部门林业单位,同时在大学兼课,各类环境教育的演讲邀约不断,但刘育宗却说:“那时感觉是我人生很巅峰的时期,却感觉不到盼望。”各样的忙碌,填满他的生活,排挤了与家人的相处,虽仍身处他热爱的环境教育中,但疲累与苦毒终究渐渐淹没了热情。

 

2016年夏天,刘育宗先后发生两次严重意外,7月时因施工不慎,遭机具截去一节指头;8月时,台风天过后的独自执行巡护业务中,遭山刀砍断左手筋,当场血流如注,山区里手机无信号,无线电中继站又损毁,他只能先以简易的包扎止血,忍着痛楚,步行下山求援。

 

下山的路,再熟悉不过,只有半个小时路程,但走起来,好久,也好远...

 

在每次进山前,刘育宗总会以简单仪式,祭拜“山神”,祈求平安。然而连续两次的意外,让他觉得懊恼,更多的是无奈,“究竟自己是在拜些什么,到底真正(赐)平安的神在哪里。”躺在病榻上的他,心里仍不断地问。

 

10月,他打了通电话给一位在台北的同学,诉说心中的不安,这位同学邀请他:“你要不要来教会。”刚好他有个到台北出差的机会,两人就相约在台北内湖灵粮堂。刘育宗描述当时感受:“教会在地下室,一间一间很像教室,一进来就感觉一股力量摸着,心里感到莫名的平安与被安慰。”

 

隔几天,他在高雄寿山带领夜观猫头鹰的环境教育课程,讲解时,突然发出祷告的言语,但他不知道这就是祷告,一位参与课程的基督徒姊妹走来问他:“你刚刚在祷告吗?你是基督徒吗?”这位姊妹感觉到他有被圣灵触摸,发出的言语有带下平安、喜乐的祷告,刘育宗回答:“还不是,不过我想,快了。”

 

10月12日,他走进屏东灵粮堂,立刻被教会欢乐的气氛所吸引,每个人唱诗赞美神,也乐于分享,他感觉有股力量在陪伴他,像似将他带回到过去、在山上部落所感受的喜乐;而圣经上神的话语也深深吸引他,因而渴慕更深认识神。当年12月25日,他决志信主,很快地接受教会装备,现在于神学院就读。

 

刘育宗笑着说:“亲友们曾骂:‘你疯啦,你信的太迷了。’”但福音对他来说,就是一颗美丽的珍珠,他愿意变卖所有家产去得到祂。“我要全然的认识这位神,不要只是一知半解的。”他说。

信主之后的刘育宗,火热追求真理,在屏东灵粮堂受装备,也参与教会主日学的服事。(图 /刘育宗 提供)

 

信主后,家人从冲撞、接纳到改变  

刘育宗是客家人,改宗信主时,其家人曾怒气冲冲地围着他咆哮,甚至数度跑至教会兴师问罪,但刘育宗心里反而高兴,他知道是神在震动他的家,神要在他的家中动工。他因此常常为家人祷告,相信因着自己被神拣选,家人总有一天也会改变。

 

他开始调整自己与家人的关系,放弃许多以往忙碌的教学工作,腾出时间陪伴家人,更多体贴家人,家人也渐渐感受到他信主之后的生命改变;父亲在他信主不久后,也受洗了。母亲与家人虽未信主,但已不再拜偶像,态度也从原来的冲撞,变为接纳,甚至会请刘育宗为远方或在困境中的亲人向神代求。

 

“他们看见我在改变,而且变得更好!有更多时间来陪伴家人的心,不再是透过忙碌与坏脾气。我相信,我们家会慢慢地变得喜乐,不再(有)那么多的暴冲与纷争,这也是我们客家人最被魔鬼挟持的部分。”刘育宗说。

 

求主赦免祖辈流无辜人血的罪  领受呼召愿为牧者

刘育宗的家族来自万峦乡五沟水的客家人,是客家六堆中的先锋堆,19世纪中叶曾有祖先火烧万金天主教堂3次,逼迫神职人员,也流无辜人的血。为此,刘育宗也为这样的罪,一次又一次的在神面前认罪悔改。

 

此外,他的先祖曾与附近的原住民部落发生过流血械斗,而今他是可以走在山林与部落间的客家人,又是可以走在公务体系及原野的人,上帝使他走入人群,他领受神赐的呼召─未来要成为牧者,站在过去流人血的沿山隘勇在线,使族群和好,使弟兄和睦。

 

“我好似在旷野中牧羊,被唤回受膏的大卫,虽然如今我仍在旷野中,但我知道,我在旷野中找到主了,我知道怎么去敬畏主。”刘育宗说:“若一天没有神的话语,我活不下去;我不会辜负神在我生命中的呼召。

“看!猫头鹰。”刘育宗带领民众,从猫头鹰的生态,去认识创造天地万物的主。(图 / 刘育宗 提供)

以环境教育做见证  带下神造万物的的美好

暗夜里的沿山公路旁,没有光害,参与夜观猫头鹰的学员在月光下前行,“大家安静喔,不要被老师的声音吓到。”接着刘育宗模仿角鸮的叫声,“咕~”大叫一声,再一声,第三声,大家屏气凝神,仔细听着黑暗中极微小的回应。

 

“来了。”刘育宗将灯光迅速打向前方的树林,果然树上栖着一只猫头鹰,瞬间的光亮让猫头鹰蒙了,显得几分呆萌,几秒钟后,猫头鹰又飞回树林,消失在黑夜中。

 

刘育宗说:“过去人们对于黑夜,充满了不安与恐惧,尤其母猫头鹰在繁殖期的叫声,似人似鬼的笑声,更让猫头鹰有着‘魔神那’、‘会勾人灵魂’等神秘传说。”

 

他告诉学员:“猫头鹰不是我养,牠们为什么要听我的,适合牠们生存的环境也不是我造的,这一切都是神创造的美好。神按自己的形象造人,就将世上的活物都交人管理,我们来观察猫头鹰,就是要来了解牠们,要来知道如何管理牠们,而不再是去害怕黑夜。”

 

课程结束前,他为着学员们祷告,愿学员不只看到猫头鹰,也要看见神的奇妙作为,在黑夜里,愿天父爸爸对每个学员的心说话。虽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接受这样的方式,“但至少他们听到了(福音)。”刘育宗说。

猫头鹰生态教育现场,刘育宗讲解猫头鹰种类、分布与习性。(图/刘育宗 提供)

直击猫头鹰生态教育现场。(影片/刘育宗 提供)

“我找到了,真正的神,原来祢就活在我们的世界里面,在祢所创造的宇宙万物之中,在圣经里,现在也在我心里,”刘育宗叹道:“神创造宇宙万物!哇~仰望到不行,我竟然错失了4、50年。”

 

52岁的刘育宗,23年的公务生涯,人生上半场,有一半的时间,经常独自走在台湾的山林巡护着,像似无声飞行的猫头鹰守望着森林;人生下半场,他愿成为神合用的器皿,为上帝的奇妙创造做见证。

刘育宗带领屏东九如灵粮堂的孩子,夜观猫头鹰生态。(影片 /九如灵粮堂 提供)

 

精选要闻》

小心落入仇敌设下“自我中心”陷阱! 苦难中得胜关键:专注在神能透过我们成就的美意

“渴了给他们喝,饿了给他们吃” 文茂浩牧师驻守万华,关怀行动彰显主不离弃的爱!

“为以色列祷告”为什么这么重要?七个原因告诉你

【葛瑞丝香草田纯净礼盒】奉献专案—点此奉献

立刻加入今日报LINE,热门文章一次看

简单好用!一键阅读今日报—自己做今日报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