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亮专栏】我是上帝的小雀鸟,怎么买到房子?

【张文亮专栏】我是上帝的小雀鸟,怎么买到房子?

(图/shutterstock)

原来找房子,是在找上帝的旨意。祂早已预备,我可放心地交托,不要有购屋恐慌症!我并不是一开始就看准,而是躺在地上,才想到关键在,我是上帝的小雀鸟,可以在祭坛的旁边,找到窝…

我长期住在台北市大安区的温州街,是学校的宿舍。退休前两年,我已准备搬出宿舍,让排在后面的年轻老师,早一点可以搬进来。

 

我与妻子开始看房子,我才体会年纪愈大,要考虑的因素愈多,房子愈不好买。我们的储蓄,对买个环境较好,交通方便,建造较好的房子,显得少。

 

我们在大安区,有能力买到的房子,有的环境很差,有的房子极旧,有的漏水处处,有的小似鸟笼,有的整栋大楼没人住等。我的妹妹告诉我,不要只看大安区,要有离开熟悉地区的勇气。阿们,我们听进去,看其他地区的房子。

 

我们看房子一年,看了一百间以上各式各样的房子,都不满意。我几乎都可以出版一本“购屋指南”,愈看愈焦虑,还是没有买,真是可叹:

一生劳碌勤工作,

青春年华已渐过,

想找地方度老年,

方知好屋是奇货。

 

2018年6月,我的妻子到美国探望年迈的父母。有一天,中午很热,我骑脚踏车去内政部开会,会后,骑脚踏车去店里喝咖啡,又骑到碧潭,回家竟然中暑,呕吐、发高烧。原来,荒野大镖客,也会中暑。

 

我到晚上,很不舒服,乱吃很多药,没有帮助,只好打电话给助理,助理立即转给教会。15分钟后牧者、我的小组长,与一个壮汉已经赶到我家,送药给我吃。为什么需要壮汉?我的小组长是资深的护理长,她认为我已经躺在地上,想破门而入。

 

我在家躺了三天,上帝给我一句圣经的话:“雀鸟在祭坛边找到抱雏之窝。”病后,我到学校的第一天,我的系上同事,忽然来约我一起去看房子,他说:“那房子,就在你教会的附近。”我忽然想到那句圣经的话。
 

妻子自美国回来,她知道只有几天不在家,家里的基督精兵,已经倒了,变成弱男。她陪我与去看那房子,非常的好,价钱也可负担,我又想到那句话。

 

一星期后,我们就买了,卖屋的建设公司董事长,还亲自与我约谈,说台大教授来买他的房子,可以照原来的定价打九折,而后再打九折。我很单纯,听的很感动,好像董事长已经把价钱,打到骨折,他内伤很重。

 

我们已经住两年,舒服又感恩。不过以后,我常常看到房仲,指着我的窗户,对旁边的买家说道:“那个台大教授啊,就住在那里,他是----啦。”董事长,我还需要再打折。

 

原来找房子,是在找上帝的旨意。祂早已预备,我可放心地交托,不要有购屋恐慌症。但是,同学,我并不是一开始就看准,而是躺在地上,才想到关键在,我是上帝的小雀鸟,可以在祭坛的旁边,找到窝。

 

同学,我现在去教会,走路5分钟。啊,“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祂。”(使徒行传十七:28),是的,都在乎祂。

 

(文章授权/张文亮教授)

诚挚的邀请每位读者以奉献来支持这份新闻媒体,并且为我们加油打气,让每一个神所赐福的事工,化为百倍千倍的祝福。谢谢您~(点此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