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人生专栏故事】神学家卡尔•巴特的信仰告白:在败坏的世道下,我再也无法独善其身

【危险人生专栏故事】神学家卡尔•巴特的信仰告白:在败坏的世道下,我再也无法独善其身

瑞士籍神学家卡尔·巴特(Karl Barth)的书封照。(照片来源/维基百科)

二十世纪最有名的神学家卡尔•巴特(Karl Barth),他最广为人知的这一句话:“基督徒要一手圣经, 一手报纸。”深深影响当时和现在的我们。有人问他,你如何预备主日讲道的?这是他的回答,信仰和报纸都要读,但要用圣经来解读你的报纸。卡尔•巴特经历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严厉批判当时腐败沦丧的德国教会。即使会为自己带来危险,他仍然勇敢地为上帝的真理发声…

出生自瑞士的一个传统家庭,卡尔•巴特的爸爸、爷爷和外公都是牧师。他23岁开始在日内瓦乡下的一间教会担任助理牧职,两年后到Safenwil当地的德语教会任职牧师,八年后发表了让他声名大噪的着作《罗马书释义》。书中强调:上帝并非沉默不语,祂已经藉由耶稣和十字架向世人说话,这是整个文明世界都应该要认真面对的事实。

 

又过了两年,卡尔•巴特受聘至德国教书。他生涯的其中一个转捩点在1935年,当时德国教会对纳粹主义的沉默与逐渐接受,让他相当没办法接受。他与好友潘霍华是反纳粹主义的其中几位最具代表性的神学家,卡尔•巴特也因此被解职,回到老家瑞士继续神学研究的工作。

卡尔·巴特与他的书桌。(照片来源/维基百科)

 

圣经是至高者的启示,不应由人来解释

《教会教义学》是他倾尽大半生完成的着作,卡尔•巴特的书并不好读。然而,从最早期的着作《罗马书释义》到《教会教义学》,都带有对当时“自由派神学”的批判。

 

卡尔•巴特并不满意“以人为本”的方式来解释圣经,单用历史背景来解释或试图更多理解圣经的内容,很容易就会忽略上帝在其中的启示与救赎的奥秘。

 

卡尔•巴特活在一个充满危机的年代,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的时候,他只有28岁;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时候,他正值学术生涯的巅峰壮年53岁。他所处的时代是混乱、败坏的,他执笔写下后人所称的“危机神学”,反省自由派神学把“人”与“神”混在一起的思想,卡尔•巴特认为上帝是审判者,人是活在危机中的,不应该试图让圣经与当代的科学解释兼容,这不是基督徒应该追求的。

 

自由派神学在那个年代相当盛行,让圣经的许多经文和科学解释兼容,“以人为本”的诠释当然也放弃了圣经里的许多神迹。

 

卡尔•巴特有另一句非常有名的话:“在这个败坏的世道下,我再也无法独善其身;在这个残缺的现实世界上,对至高者的信仰不能再被漠视。”他强调上帝至高无上的启示,基督徒要用这样的理解做为一切事情的起头。

卡尔·巴特最有名的着作是《罗马书释义》,这让他在当时开始声名大噪。图为卡尔·巴特的书柜的书柜。(照片来源/维基百科)

 

有些人认为,德国教会之所以默默接受道德沦丧的纳粹主义,其中的主要原因就在于教会长期接受“以人为本”、“以自我为中心”的神学思想,导致一发不可收拾的悲剧结果。

 

卡尔•巴特在风声鹤唳的1935年,也就是希特勒上任德国元首的那一年,他起草《巴门宣言》反对纳粹思想进入德国教会,认为德国的基督徒在当时效忠国家是违背信仰的错误行为。

 

“圣经是唯一上帝的话,不论是生、死,我将永远顺从...除了上帝话语,没有任何的权力、人物能够成为上帝的启示...”卡尔•巴特严厉地批判德国教会,即使这会使他陷于危险之中。

 

他在这件事情之后丢了德国的教职工作,返回瑞士的故居继续执笔写书。

 

卡尔•巴特提出许多值得后人深思的神学思想,他的论述充满时代感,他要基督徒以圣经解读报纸──即是用上帝的真理来回应这个世代的需要,当世俗价值与真理违背,基督徒应该勇敢站在上帝这一边,不能沦于“以人为本”的信仰。

 

卡尔•巴特晚年的时候,人们请他用一句话总结自己的神学思想,最广为流传的答案,是这样答的──“主耶稣爱我,有圣经告诉我。”他用了一首基督徒都知道的简单诗歌,再一次点出了这个最简单的真理:“有圣经告诉我!”

 

基督为我们成就的一切,使我们生活的一举一动都以祂为中心。祂的福音就是我们解释一切的根源,并非从我们的自由意志而来。

 

“当我因救主在十字架上为我受死而欢喜快乐时,在我生命中,十字架就显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处于中心的位置了。”(罗伯图恩Robert H. Thune & 威尔沃克Will Walker,《以福音为中心的生活》)

 

(文章授权/天恩出版社)

让神的话成为生命中耀眼的光华,危险的人生专题

“天恩出版”陪你在危险的人生里,展开一场最壮丽的追逐

诚挚的邀请每位读者以奉献来支持这份新闻媒体,并且为我们加油打气,让每一个神所赐福的事工,化为百倍千倍的祝福。谢谢您~(点此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