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堪入目的人教版数学教材插图

不堪入目的人教版数学教材插图

扫码关注我的微博“九邀侯”,那里有我文章的补充信息以及公众号不能发表的一些文章:


我曾经写过关于江南布衣服饰中的恋童癖元素的文章《那些带有阴谋集团元素的logo》,也曾经讨论过《三只松鼠的眯眯眼广告究竟是不是辱华?》,那是因为我非常在意阴谋集团的鬼影怎样影响了中华民族,尤其是我们的孩子们。今天看到微博上#人教版数学教材插图#的话题引起轩然大波,我就心中一沉——他们终究还是对教材下了手。


虽然人在美国,但是我一直想要孩子们保留中华文化的根,甚至想要让孩子们回国受教育,所以我早早就在网上订购了国内的语文数学教材,付了比教材本身贵的多的运费,让这些教材陈列在我家的书架上。但是书是买来了,想让孩子们去学却很难,目前为止基本上只用了两三本语文教材,而数学教材几乎未动。之前觉得语文教材插图还蛮好看的,没想过数学教材的插图竟然会如此糟糕,这次风波一起,我找出整套12册人教版数学书来,仔细翻了翻,这些插图果然不仅丑陋,而且邪恶,绝对不仅仅是审美问题。


一、唐氏综合症患者的人物形象


整套教材插画的人物形象宽眼距、双目无神,是典型的唐氏综合症患者外貌。这种刻意丑化中国人形象的作品竟然印在小学教材中,潜移默化的影响着孩子们的心灵。


五年级上册第50页的男孩眼距极宽、伸着舌头,形象愚蠢而猥琐。




二、隐藏的美国元素


二年级上册目录页,一个飞行员开飞机的形象中,飞机上清楚的写着N33K。



我在民航资源网上查询到,飞机注册号首码以N开头的是美国籍的飞机。



为什么在中国小学教材上印着美国的飞机?


四年级下册第91页以及六年级下册106页的男孩,穿着美国国旗衣服。





五年级上册第10页的男孩,袖子上两个醒目的字母DC。



据我所知,美国人提到DC,指的就是美国的首都华盛顿特区。



三、西方宗教元素


1、南瓜灯


一年级上册第70页第5题,画着南瓜灯。



南瓜灯是典型的西方邪教形象。我曾经在公众号文章《节日阴谋:光明会是如何劫持节日的》中说过,美国的万圣节传统来自爱尔兰移民古老的邪教德鲁伊教的献祭传统。当年万圣节庆典队伍中的成员来到农民家庭,要求男主人交出家里的一个人作为祭品,如果男主人献出他所爱的一个家人让邪教徒杀掉,那么德鲁伊教徒就会留下一盏用人类脂肪点燃的南瓜灯在这家人的门廊上,表示这个家庭已经献过祭,剩下的人被允许活下来。所以,南瓜灯形象是典型的西方邪教符号,出现在中国教科书中非常不合适。


2、天使


整套数学教材中随处可见长着翅膀、头顶光环的小天使形象。众所周知,天使是西方宗教中的形象。作为小学教材,不应该有任何宗教元素,尤其是西方宗教元素在其中,这会对中国孩子有非常不好的影响。关于这个教的问题,可以参见我放在公众号“九邀侯”文章区的一篇文章《不要再批评中国人没信仰了》。



3、小丑


一年级下册第9页,有一个很醒目的小丑形象。



在西方世界里,小丑一开始是逗趣取乐的,后来则成为恐怖形象。或许你看过一些恐怖片中出现过小丑元素。阴谋集团旗下有许许多多的兄弟会和秘密社团,共济会旗下有一个支会就叫小丑会shriners。共济会掌握的重要产业之一就是马戏团,小丑会通过运作马戏团来为组织提供资金。马戏团主要吸引的客人就是儿童,阴谋集团的人相信与儿童X觉以及喝儿童的血可以为自己带来能量。


4、巴别塔


二年级下册第46页,图中黄色的螺旋状建筑很像是圣经中提到的巴别塔。又是一个西方宗教元素。





5、倒十字架


三年级上册第10页和第33页中的女孩衣领上有白色的倒十字架装饰。



倒十字架是西方邪教撒旦教的图腾。撒旦教徒会乱性、娈童、献人祭,总部位于美国加州。






四、不堪直视的性暗示


一年级上册第74页和第75页的插图上,男孩们有着夸张的下体。



二年级上册第42页,男孩子下体被刻画出来。



四年级下册的封面,不仅人物形象丑陋,左侧女孩一手抓握竹竿,嘴巴对着另一支竹竿张开,看起来有令人不适的性暗示意味。



六年级上册第20页的女孩,是“兔女郎”的形象,而且胸前还有光明会的独眼符号。



六年级下册第81页这张图,兔女郎胸前的独眼符号更加明显。



教材扉页显示,这系列插图的设计者是北京吴勇设计工作室。



工作室创始人吴勇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装潢系书籍装帧专业,曾为汕头大学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视觉传达专业主任、教授、硕士生导师,曾任中国青年出版社美编室副主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中国地区)艺术顾问,获奖无数。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中国地区)艺术顾问”这个名头令我心生警惕。关于联合国以及各种基金会和非盈利组织的问题我曾经在《世界的真相-3:到2030年,你将失去一切》、《巴菲特和比尔盖茨的洗钱手法》等文章中讲过,阴谋集团干的很多坏事都是通过这些基金会完成的。有些被西方洗了脑又给了好处的人会对中国的孩子们下手也毫不为奇,只是这做教材审核工作的人员又该如何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