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伯拉罕协议》签署后,新中东非凡的一年 Abraham Accords

《亚伯拉罕协议》签署后,新中东非凡的一年 Abraham Accords

● 《亚伯拉罕协议》(Abraham Accords)签署一周年之际,我们回望历史,犹记得当年激动人心的现场:四位领导人在掌声中交换了一份份文件,潇洒地落下象征着和平与友谊的签名,中东迎来和平的曙光。结合以色列、巴林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商界领袖和大使们的欢呼声,我们选取了徐新教授解读的协议的历史意义。为你讲述这一年中,新中东的朝阳是如何散发光芒的。

常言道: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民相亲在于心相通。《亚伯拉罕协议》的签署将重点放在了阿拉伯与犹太民众的交往上。


在协议签署一个月后的2020年10月20日中 午,来自阿联酋的首个代表团抵达本古里安机场,开始对以色列进行访问。 这是两国于8月13日宣布关系正常化以来,阿联酋部长级代表团首次公开访问以色列。


访问期间,阿联酋与以色列签署了互免签证的协议。以色列于1979年和1994年先后与埃及和约旦签署和平协议,但到目前为止,尚未与这两个阿拉伯国家达成互免签证协议。这表明《亚伯拉罕协议》的不同之处,是在以实际行动推动两国人们的交往。若不是眼下疫情的困扰,会有成千上万的犹太人到迪拜度假,相信会有成千上万的阿拉伯人到以色列朝拜阿克萨清真寺等伊斯兰教圣地,游览以色列。


以色列时任总理内塔尼亚胡对阿联酋代表团表示欢迎


包括阿曼和卡塔尔在内的其他阿拉伯国家也在悄悄加入阿联酋的行列。出现这种现象,不仅是因为对该地区公认的敌人伊朗的恐惧和不信任,还因为担心土耳其的雄心。正如以色列外交部前总干事,曾为两任总理担任外交事务顾问多尔·戈尔德所说,以色列和阿拉伯的利益“开始趋同一致”。


阿联酋-以色列商业委员会的联合创始人弗勒尔·哈桑-纳霍姆称《亚伯拉罕协议》是一个关键时刻,是历史的枢纽。在接受阿拉伯电视台英语频道的采访时,她说:在我看来,这项和平协议是过去几十年来世界上最大、最重要的外交成就。哈桑-纳霍姆说,虽然以色列公司多年来一直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运营,但这是一种经常在雷达下进行的做法。《亚伯拉罕协议》所做的就是打开这一页。现在每个以色列人都想在阿联酋做点什么,对很多人来说,阿联酋是海湾地区的经济中心。我收到过想要在阿联酋做生意的企业家的咨询,从香蕉,无人机技术,到食品科技公司等等。


以色列鞋子品牌在阿联酋的店


尽管新冠肺炎大流行和以色列的政治动荡阻碍了一些商业协议的努力,哈桑-纳霍姆说,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两国之间取得了很多成就。


“我们的手被绑在背后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所以想象一下,当束缚被消除时,我们要冲刺多少。到2021年底,我预计两国之间的贸易额将达到10亿美元。随着2020年迪拜世博会的临近,这个数字只会增加。在未来,这绝对是一种每年数十亿美元的关系。


2021年的前5个月中,以色列毛坯钻石净出口额达到7.55亿美元,其中对阿联酋的出口占6.5%


以色列情报部长科恩(Eli Cohen)此前表示,以色列和阿联酋之间的年度贸易额有望在三到五年内达到40亿美元。哈桑-纳霍姆说,“在建设、基础设施和数字化城市方面,阿联酋可以教给我们很多东西。”今年3月,阿联酋宣布将在以色列多个领域设立100亿美元的投资基金,包括能源、制造、水、太空、医疗和农业技术。该投资基金将支持促进两国间区域经济合作的发展举措。


巴林前驻美大使乌达·诺努也是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来自阿拉伯国家的犹太大使。她说,《亚伯拉罕协定》的签署无疑将是我们一生中中东最大的里程碑之一。在我们庆祝该协定一周年之际,这是一个机会,使我们对巴林王国和更广泛的区域的这一吉祥时刻进行反思。这也是我们期待未来无限机会的时候。作为阿拉伯海湾地区为数不多的本土犹太人之一,这对我来说意义非凡。作为这一地区的一名公民,我对看到一个以共存和繁荣为重点的新中东的建设感到兴奋不已。


巴林前驻美大使乌达·诺努


大使向巴林领导人表示感谢,感谢他们的领导能力、远见和勇气,通过签署《亚伯拉罕协议》自豪而大胆地领导我们的国家走向未来。这些协定代表了该区域领导人作出的承诺,即为我们所有人以及今后世世代代建立有安全和机会的更美好生活。在我们开启巴林-以色列关系的新时代之际,重要的是要记住,这项协议的核心是建立一个新中东的愿望,一个建立在所有人和平与繁荣基础上的新中东。我相信,巴林和以色列之间日益增长的伙伴关系将导致该地区的可持续和平。


国际政治家认为《亚伯拉罕协定》的签署引发中东地缘政治变局,开创的和平有可能为地区带来巨大的福祉。


首先,因为这一和平最终将扩大到包括其他阿拉伯国家(实际上已经有更多的阿拉伯国家,如巴林、苏丹等,实现了与以色列关系的正常化),并最终有可能一劳永逸地结束阿拉伯-以色列冲突。


第二,这一和平协议确立的伙伴关系带来的巨大经济利益将惠及整个地区,惠及每一个公民。


第三,这不仅是领导人之间的和平,也是以色列人、阿联酋人和巴林人之间的和平。他们已经在拥抱彼此,渴望为未来的伙伴关系、繁荣与和平投资。人们有理由相信,只要各方共同努力,就能找到解决困扰这一地区和其他地区的许多问题的办法。


第一个进入以色列大学求学的阿联酋学生


巴林与以色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建立了全面外交关系表明《亚伯拉罕协议》的政治影响。这是以色列在30天内第二次与阿拉伯国家达成协议,此前以色列在独立72年里只与两个阿拉伯国家——埃及(1979年)和约旦(1994年)——达成了和平。美国伊朗问题特别代表Brain Hook表示,历史学家在回顾这两项和平协议的签订时,一定会将其视为结束巴以冲突的开端。


《亚伯拉罕协议》的签署代表了该区域领导人作出的承诺,即为该地区所有人以及今后世世代代建立有安全和机会的更美好生活。在开启阿联酋(巴林)-以色列关系的新时代之际,重要的是要记住,这项协议的核心是建立一个新中东的愿望,一个建立在所有人和平与繁荣基础上的新中东。


1993年,在以巴签署《奥斯陆协议》后,以色列政治家、奥斯陆协议的主要推手、后出任以色列总统的西蒙·佩雷斯曾不失时机地发表了名为《新中东》一书。在书中,佩雷斯曾不无乐观地描绘了一幅中东将进入一个和平、繁荣、合作的新时代,并用战略眼光勾画了一幅中东在停止暴力冲突之后,如何通过经济合作、资源互补实现长期稳定与繁荣。然而,25年过去了,佩雷斯描绘期待的中东真正的和平并没有到来。人们看到和感受到的充其量是一种“冷和平”,只是一种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之间没有再进入大规模热战的和平。然而,正如佩雷斯日后所指出:“和平并不是没有战争,而是一种德行,一种心态,一种行善,树立信心,实行公正的意向。”


《亚伯拉罕协议》的签署实际上是在为中东地区构划一条新的发展道路,向世界展示了和平的曙光,人们有理由憧憬一个真正和平时代正在降临中东地区。



来源:

新中东的曙光——《亚伯拉罕协议》历史意义的解读,徐新

Abraham Accords: A year of business ties between UAE, Israel, Bahrain, experts, Al Arabiya English


徐新教授

徐新教授是中国知名犹太研究学者,他在80年代就将犹太和以色列文学翻译介绍给中国读者,被认为是中国最资深、最顶尖的犹太学者,也是中国国家级犹太和以色列研究联盟的创建人。


▷ 在80年代,就将犹太文化介绍到中国的人

▷ 首位来自阿联酋的留学生开启以色列求学之旅

▷ 创造中东和平历史时刻的《亚伯拉罕协议》,里面写了些什么?

▷ 以色列的节日为什么那么多?

▷ 犹太音乐 | 世界经典名曲遇上羊角号之声,百听不厌!


节假日必备的以色列葡萄酒来啦~


投稿: [email protected]
 联系[email protected]
转载: 请在相应文章下方留言公众号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