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曼哈顿街头杂感

纽约曼哈顿街头杂感

今天在曼哈顿逛了一天,下周一开始纽约就要强制执行疫苗护照,届时,像我这种没有打疫苗的人就会处处受限了,抓紧这剩下的几天时间报复性消费一下,毕竟这个疫情管制还不知道要几年才会结束。从前不懂珍惜,最喜欢宅在家中,现在失去了自由才更加想要去博物馆,想要吃餐馆,想要去旅行。


经历了疫情封锁和嘿命贵打砸抢之后的曼哈顿早已恢复了活力,满街熙熙攘攘,霓虹流转,纸醉金迷。大多数行人都没有戴口罩,和疫情之前区别不大。曼哈顿的街道干净整洁,人们情绪平和而又野心勃勃,就连狗狗们也都长着一张见惯世面的脸。Soho区似乎是俊男美女的聚居地,不时地有各种肤色的时髦男女与我擦肩而过,和美剧里的场景一模一样,甚至很多行人要比剧中的演员颜值更高。他们很美,且自知。


街角的白人女子在向黑人男友索吻,犹太裔青年戴着小黑帽穿着深色西装匆匆走过,包着彩色头巾留着大胡子的印度大叔在为一个白人房子的车道铺水泥,亚裔女子和南美裔的丈夫以及他们美丽的混血女儿在米粉店里吃晚餐,人种不同的一家人其乐融融。纽约是一个多元文化、多种族和睦共处的国际大都市,没有人会觉得看到其他人种在街上行走或者与自己同一间教室读书是新鲜事儿。这片土地太新了,除了印第安土著,每个人都是新移民或者移民后裔,不论肤色还是瞳色差异有多大,大家都应该人人平等。


冰淇淋店飘动着华夫饼和香草冰淇淋的诱人香气,门口长椅上,两个白人和两个亚裔正在一边晒太阳一边享受冰淇淋,一位满头银丝看起来至少八九十岁的老爷爷,坐在水泥平台上,像一个孩子般双手拿着一只蛋筒冰淇淋专注地吃着,黑色的拐杖斜靠在腿旁,不知道这份甜蜜是否唤回了他的童年回忆。


哥特风格的Grace大教堂建筑实在精美,让人不禁想要驻足细细欣赏,再慢慢把它画在纸上,可惜今天没有时间。或许等我老了,不用再照顾任何人,可以不再形色匆匆,像那个吃冰淇淋的老人家一样,专注的体会每一刻时光,慢慢的行走,随时可以停下来,想画画的时候就画,想发呆的时候就发呆。


动漫周边店生意很不错,顾客与店家热情的打招呼,看样子应该是老主顾了。一排又一排的手办、漫画、玩具、徽章、冰箱贴和模型,绝对是漫画爱好者的梦想之地。一个留着浅棕色齐肩短发的白人小女孩站在书架前,抱着手臂,神情严肃的看着书籍封面,只有十岁左右的样子,却是一身文艺女青年的打扮,浅灰色的棉质长裙,深灰色的围巾,细细的小腿下面是一双白色的厚底鞋,让我想起《这个杀手不太冷》里的小娜塔丽波特曼。


一个中餐馆生意兴隆,服务员们忙的脚不沾地,但是一街之隔的另一间中餐馆已经关门大吉,紧闭的卷帘门上灰尘刺眼,只留下招牌上竖着写的几个方块字,证明着自己曾经存在过。追逐美国梦的新移民总是在这片土地上不断尝试着,然后如同细胞一般被时代裹挟着新陈代谢,一代又一代。


联合广场上两个扎着脏辫的黑人正在卖艺,又是击鼓又是唱歌的,他们似乎天生就有卓越的节奏感和乐感,那是基因的神妙之处。旁边台阶上每个两米坐一个人,十分整齐,这个标准的人和人之间的距离提醒着我现在依旧是疫情期间。但是旁边两排长椅上的人们似乎又完全不在乎社交距离的规定,紧紧挨在一起,有人间的温度。


孩子游乐设施区域已经人满为患,没有几个孩子戴口罩,孩子们的笑容比初秋的阳光还要耀眼,看到这些疫情不能抹去的天真快乐,是让人感觉到“人间值得”的瞬间。


集体主义的鸽子和独行主义的松鼠都不怕人,应该是从无被人捉去烧烤的经验吧,很多次无畏地来到离我们只有不足半米远的地方觅食。纽约是钢筋水泥的都市,也是努力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的善意之城。两个年轻人见到我们经过,和我们笑着打招呼,说他们在为保护动物做宣传。他们神采飞扬,被美好理想所鼓舞着,不识人间疾苦,与十几米之外双眸暗淡的流浪者像是生活在两个世界。


公园卫生间里有无家可归者屈着身子在洗手池旁刷牙,是一个黑人妇女,她的裤子甚至还没提好,露出一寸股沟来。或许人在极度贫穷之下,仅仅活着就已经十分艰难,而维持尊严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了吧。没有人在乎自己的时候,自己也就越来越不在乎自己了。我想起那部叫《幸福敲门时》的电影,男主角最潦倒时也曾经在公共厕所里清洁自己。电影是励志的,但是现实中从流浪街头到事业有成实在是极少数。这位还肯洗漱的女子或许心中尚存一丝不甘,而街头更多任由自己邋遢沉沦的流浪汉,很可能就这样彻底败给了命运吧。


人群密集的地方是报复社会者的首选之地,时代广场人流最旺的十字路口,几十根防撞柱密密麻麻立在人行道处,前两年这里曾经发生过汽车随机冲进人行道碾压行人的惨剧。几乎每个月,时代广场一带都会发生枪击事件,今年五月份发生过三起枪击案,其中一名受害小女孩仅有4岁。不过即便如此,时代广场依然吸引着全世界的游客慕名前来,罪恶与繁华就像是这块风水宝地的黑白两面。


曼哈顿不仅建筑一幢比一幢高,就连巴士也要攀比谁长得更高,敞篷双层旅游巴士满载着游客招摇过市,引得孩子们兴奋不已,吵着也要坐这种两层楼高的巴士,并且要坐在最上层。


黑眼黑发白皮肤络腮胡肌肉结实的大帅哥不去好莱坞寻求发展,却在纽约当人力车夫。他笑着招揽顾客却被无情拒绝,帅哥那原本含笑的双眼瞬间冷了。颜值有时也当不了饭吃,生活不易。


一个黑人小伙拦下一辆黄色的出租车之后,与一个黑人和一个白人青年击掌作别。击掌的流程挺花哨繁缛,必得是多年好友才能练习出来这般的默契。出租车司机并没有流露出不耐烦的神色。


路旁有个黑人一遇见年轻人就上前兜售大麻,绿色的大麻装在一支支试管一般的玻璃瓶中,竟然有种矛盾的纯洁感。我什么时候起竟然也认得大麻了?唉……


美国年轻人成长过程中的诱惑实在是太多了,毒品与性泛滥成灾。纽约的大学生不知道有多少比例从没有试过大麻,估计少得可怜吧。网络上什么都不禁,年轻人想要看一点有颜色的内容简直太容易了,还有各种论坛、暗网,学好三年学坏三天。最近我的手机接到过两次陌生号码发来的约Pao短信,内容无比恶心露骨,一看就是群发的。每当遇见这些事情,就有一种这世界不会好了的消极情绪。


这个周末就是911二十周年纪念日了,时代广场的路口停着十几辆警车,站着二十多位荷枪实弹的警察,每到911临近,纽约警察就全力戒备。纽约州是第11个加入联邦的州,在这第11个加入联邦的州建起11形状的双子塔,再在11号这一天把它们炸掉。DS用心之邪恶以及布局之深远真是令人发指。


返程的公交车上再度遇见好心的印度裔司机,拦着没让我女儿刷交通卡,说她还是个孩子。尽管我女儿已经一米五了,远超买票身高线。上个月也遇见过一次同样的事情,上回是个黑人司机。纽约人的友好总会让我的心被暖到。


我突然发现,我对黑人的情感是复杂的,一方面我看到了许多的黑人犯罪,而另一方面,我也得到了许多黑人的关怀帮助。上次在曼哈顿,我想要找一个地方,一时间有些转向,刚刚露出迷惑的表情,就立刻有一个好心的黑人大叔来帮我指路,反复给我讲该如何走,生怕我没听懂。


人性是如此复杂,又是如此迷人,有时让我想要放弃努力,有时却又使我甘愿奋不顾身。人生的趣味和意义是否就是于求索与挣扎中不断看清楚自我的过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