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学家罗素·摩尔谈与新冠状病毒的斗争:“如同被推土机碾过”

神学家罗素·摩尔谈与新冠状病毒的斗争:“如同被推土机碾过”

根据《基督邮报》Leah MarieAnn Klett 的报道,神学家罗素·摩尔(Russell Moore)揭露说,尽管自己接种了两针疫苗,但还在与新冠状病毒斗争,而且感觉好像“被推土机碾过”。

8月25日,美南浸信会伦理与宗教自由委员会前主席摩尔透露说,自己与妻子玛丽亚和儿子们被“突如其来的新冠状病毒”击中。

他的推文称:“玛丽亚感觉还好,接种过疫苗的大男孩一直不错。我感觉自己被推土机碾过。不过,与世界上其他人正在经历的情况相比,这还不算什么。很感谢。”

在后续推文中,已经离开委员会、现担任《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杂志的公共神学项目主任的摩尔还说,自己感觉“很糟”,而且只会“越来越糟”。

他写道:“我试着看了看你们一些流媒体的建议,但由于我只能有两分钟间隔的清醒时间,所以难以跟上。朋友们,请好好照顾自己,这东西很可怕。”

在透露自己确诊的不久前,摩尔曾敦促自己的社交媒体粉丝们接种疫苗。他写道:“数字告诉我们:接种过疫苗的人住院的比例很微小。死亡人数也是如此。我很高兴接种了疫苗,但恳请你们所有人也这么做。”

摩尔是越来越多在接种过疫苗后还被诊断出感染新冠状病毒的人士之一。英国研究人员在8月底宣布,两针的辉瑞-生物科技(Pfizer-BioNTech)和牛津-阿斯利康(Oxford-AstraZeneca)疫苗对该病毒的保护在六个月内开始消退。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指出:“部分完整接种过疫苗的人会生病,部分人甚至会因为新冠状病毒入院或死亡。但是,有证据表明,对于那些接种了疫苗却还是生病的人而言,接种疫苗可能会让疾病变得不那么严重。相比未接种过疫苗的人,接种过疫苗的人在感染、入院和死亡上的风险要低得多。”

根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8月公布的一项民调,约59%的白人福音派信徒表示他们已经接种过新冠状病毒疫苗。那次调查也发现,所有成年人中有69%已经接种了疫苗。但是,民调没有公布非白人福音派的调查结果。

今年2月,皮尤一项针对10121名美国成年人的调查发现,54%的白人福音派信徒“肯定或可能”计划接种疫苗或已经接种了至少一阵疫苗。

在8月份接受《华盛顿邮报》的采访时,摩尔指责经常流传于社交媒体上的“错误信息”导致了福音派信徒对疫苗接种犹豫不决。

他说:“我经常听牧师们说起,‘我正在努力鼓励我的人民接种疫苗,向他们展示如果接种疫苗后我们可以一起做的所有事情’。但有大量的错误信息在社交媒体上广为流传,有时还在有线新闻网络上,它们在一周内提到的次数远比周日一到两个小时内讲到的内容多得多。”

不过这位神学家说,他看到越来越多的基督徒在亲眼目睹了病毒可能造成的“绝大痛苦”后改变了对疫苗的看法。

他说:“可悲的是,很多人正在看到那些自认自己无敌的人正在生病或垂死挣扎。由此引发了人们对疫苗的极大关注,所以我认为,这要比我们能提供的所有公共服务公告和信息更具有激励因素。”

其他牧师和基督教领袖们也纷纷利用自己的平台鼓励福音派信徒接种疫苗,包括葛福临、马克斯·卢卡多(Max Lucado)和罗伯特·杰弗瑞斯(Robert Jeffress)牧师。

葛培理布道会和撒玛利亚救援会的首席执行官葛福临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对我而言,作为一个基督徒,我是很容易支持疫苗的。因为作为一个基督徒,耶稣基督来到这个世上就是来拯救生命的。”

一些研究表明,已经感染过新冠状病毒的人很可能拥有终身免疫力。相似地,克利夫兰医学中心(Cleveland Clinic)一项研究发现,为已经具有“自然免疫”的人接种疫苗并不能提高他们的保护水平。一项以色列研究也发现,具有自然免疫的人的保护水平远远高于接种疫苗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