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名以色列人赴非洲拍“失落支派"纪录片, 不料被当地抓捕……

3名以色列人赴非洲拍“失落支派"纪录片, 不料被当地抓捕……

图:以色列犹太权利活动家鲁迪·罗克曼将Shiviti装裱画赠予尼日利亚伊格博国王(来源:Rudy Rochman/FB)

-这是光如星为您编译的 第819 篇新闻 -

来源 | ISRAEL 365



以色列外交部周二证实, 三名以色列人上周在尼日利亚东南部的一个分离主义地区拍摄关于“失落的以色列支派”纪录片时被逮捕。
 
据媒体报道,尼日利亚当局逮捕并审讯了这三人,表示怀疑他们与比夫利亚分离主义分子接触。
 
 受欢迎的以色列倡导者被捕 
 
《以色列时报》采访了其中一名以色列人的家人,他们声称这些指控是完全没有根据的。家人解释说,是当地分离主义的社交媒体账户利用这些以色列人的旅行,声称这三人在支持非洲分离主义团体。
 
截至本文发表之时,以色列摄制组仍被尼日利亚当局拘留。外交部称,以色列驻阿布贾大使馆正在密切关注此案,并与尼日利亚当局保持联系。
 
其中一位被捕的以色列人是 鲁迪·罗克曼(Rudy Rochman),他是一位充满活力的以色列犹太权利活动家,在社交媒体上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在Facebook上有超过17.8万名粉丝,在YouTube上有超过5万名订阅者,在Instagram上有近9.5万名粉丝。
 
与他一起同航班旅行的还有电影制片人诺姆·莱布曼和法国-以色列记者E·大卫·贝纳姆。
 
该摄制组于7月6日抵达尼日利亚,打算拍摄他们的记录片。据当地人说, 摄制组在奥吉迪的伊格博村的一个犹太教堂星期五晚的聚会中被拘留,并被尼日利亚的秘密警察带到了阿布贾。
 
制片人意识到围绕拍摄伊格博社区的政治敏感性。
 
上周四,"我们从未失散"组织的Facebook页面宣布:"我们不对政治运动采取任何立场,因为我们在这里不是政治家,也不是任何政府代表团的成员。"
 
该团体上周会见了伊格博族领导人埃兹·丘库梅卡·埃里,并向他赠送了一幅描绘"Shiviti "祈祷文的裱框画,该画制作于耶路撒冷。
 
注:Shiviti是一幅刻有希伯来语经文"我将耶和华常摆在我面前"(诗篇16:8)的装饰匾,通常挂在犹太会堂和犹太人家中,提醒人们SD的存在。
 

 尼日利亚冲突历史和失散的以色列支派 

伊格博人是非洲最大的民族之一 ,原住于现尼日利亚中南部和东南部。
 
大多数伊格博人都是基督徒,但也有一小部分伊格博人是犹太人。 其中,一些人只是认定自己的身份是犹太人,另一些人则归入了犹太教。
 
伊格博犹太人声称,他们是古代以色列人的后裔。
 
在1967-1970年的尼日利亚内战期间,伊格博地区分离出来,成为曾短暂存活了一阵的比亚夫拉共和国,目前正继续为比亚夫拉国家的独立进行非暴力抗争。
 
这场运动要求将前尼日利亚东部地区分离出来,他们的支持者是一个自称为比亚夫拉原住民(IPOB)的团体,代表5000万伊格博人。
 
IPOB目前已被取缔。它的领袖恩纳姆迪·卡努领导被认定为犹太人,是英国公民,自2017年以来一直流亡在未公开的地点。
 

 分离主义者以妥拉为民族独立的象征 
 
2018年10月,IPOB的领袖卡努在他的电台"比夫拉电台"上宣布他在以色列,互联网上出现的视频显示,他当时在西墙祈祷。
 

图:比亚夫拉原住民领袖恩纳姆迪·卡努

" 当伊格博犹太人选择把Sefer Torah(妥拉卷轴)带回来时,它就会回来,但首先以色列必须选择让他们的伊格博兄弟姐妹返回家园",此次被捕的以色列人罗克曼先前在Facebook上写道。
 
"妥拉是给他们带来光明的礼物,能给他们力量去实现他们的愿望和潜力。”
 
然而, 伊格博人表达其犹太身份的愿望受到尼日利亚政府的严厉压制。2020年11月,尼日利亚军队摧毁了6座犹太教堂,杀害了50人。
 

图:尼日利亚军民对峙的画面(2020)

这场斗争继续进行着。领袖卡努被逮捕时,一些报道称他是在肯尼亚被捕,而另一些报道称他是在捷克共和国被捕。两周前,他被引渡到尼日利亚。
 
卡努将伊格博人的犹太身份与比阿夫拉人的独立斗争明确联系起来。他的拘留引发了大规模抗议和与安全部门的冲突。
 
7月7日,卡努经营的伊格博媒体"比夫拉电台"发布公告称,以色列电影摄制组带着一个妥拉卷轴(Sefer Torah)来到了尼日利亚。
 
比夫拉电台在其网站上发布消息说:"卡努在他的一次广播中说, 任何时候你在比夫拉看到Sefer Torah,就知道比夫拉(独立的国家)已经来了,这意味着很多,并且让尼日利亚政府重视了起来。”
 
目前还不知道卡努是否亲自发表了这一声明。但应该强调的是,在前往尼日利亚之前,任何电影摄制组与卡努之间都没有接触。
 
希伯来-伊格博人(一个伊格博社会文化组织)的秘书长雷米·伊洛纳解释说,妥拉并没有被伊格博人普遍接受为分离主义的象征。
 
"肯定有一些人将妥拉卷轴视为一种神奇的象征",秘书长雷米·伊洛纳告诉以色列365新闻。"但在摄制组抵达尼日利亚后,这一点才表达了出来。"
 

 最后一刻的妥拉经卷 
 
赠予妥拉卷轴的举动,是这个以色列摄制组前往该地的最后一个环节。
 
就在旅行之前,摄制组才萌生出一个想法,即将妥拉卷轴赠送给一个伊格博会堂。
 
许多组织经常这样做,他们会向偏远的犹太社区赠送犹太制品。经介绍,摄制组认识了哈里·罗森伯格(Harry Rozenberg),他正在购买妥拉卷轴,以纪念他在逾越节前去世的父亲,并将其分发到世界各地。
 
卡努被捕几天后,从以色列来的罗赫曼便带着妥拉经卷抵达尼日利亚。
 
"这是一次计划了很久的旅行, 唯一的目的是拍摄一部关于支派的纪录片",拉比罗森伯格告诉以色列365新闻。
 
"在出发前三天,其中一位制片人向我提出了一个想法,那就是把妥拉卷轴作为礼物送给伊格博人,这将成为一部伟大的影片。”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这似乎是做不到的,因为抄写一本妥拉经卷需要很长的时间,而且非常昂贵。但他们中的一个人碰巧知道有一个抄写员,他有旧的和未使用的妥拉书卷,于是我们找到了这位抄写员,并告诉他我们打算把它送给伊格博人。”
 
“他告诉我们 有一份200年历史的乌克兰妥拉经卷,他出售的意愿不强。该经卷的书写方式甚至已经不存在了。但他愿意以特殊的价格出售它。”
 
拉比罗森伯格无法出资购买这个妥拉卷轴,然而在与他们交谈后,一位朋友直接找到了他,希望帮助这个特殊的伊格博纪录片项目。
 
拉比罗森伯格建议他帮助购买妥拉经卷,而这位资助者抓住了这个机会。在摄制组飞往尼日利亚的前一天, 他们把买下来的经卷放在一个塞法迪(西班牙裔犹太)风格的箱子里,尽管经卷是以阿什肯纳兹风格书写的
 
拉比罗森伯格解释说:"塞法迪风格的箱子可以保护圣卷。而且,伊格博人的传统与塞法迪人(西班牙裔犹太人)的关系更为密切。”
 
"尼日利亚政府正在标记任何与比夫拉有关的东西",拉比罗森伯格说。
 
"不幸的是,而且不准确的是,政府将伊格博犹太教等同于独立的比夫拉国家和它所代表的东西。”
 
“从罗克曼和电影的角度来看,这次旅行是提前几个月计划的。但妥拉经卷是一个自发的决定,当然与纳姆迪·卡努以及他的被捕,或比夫拉原住民运动无关。”

 
 相关阅读:
以色列十个失落的支派
深度根源教导:以色列的两家


*文章来源:Israel365
https://www.israel365news.com/194870/nigeria-three-israelis-kidnapped-for-bringing-torah-scroll-to-lost-tribe/
注:文章不代表本平台立场和观点,仅作新闻时讯供参考。获取 以色列最新新闻,请关注本公众号光如星。


END


 点击下方“在看”
让更多人一起为以色列求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