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世代|属灵经验只是大脑的神经活动?

盼世代|属灵经验只是大脑的神经活动?

(图/shutterstock)

你曾在某个聚会上不自觉地唱着诗歌边流泪吗?你曾因着牧师说出了你正和上帝祷告的某一节经文,而激动地泪流满面,甚至听见或感受到圣灵正在你身上工作吗?还是也经历过初代门徒被圣灵充满的经验:“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这些影响我们信仰生命的“属灵经验”,被近年来兴起的脑科学与基因论述试图推翻…

“渴慕神网站”(Desiring God)的作家布莱德.斯克勒(Brad Sickler)说,他在刚认识神的时候,也有过这种很强烈的、让他愿意完全献上生命的属灵经验。“我会说,那是基督徒与神面对面的亲密时刻,上帝在其中清楚地对我们说话。”然而,近年来盛行着一种说法,认为这些“情绪激动”的时刻,仅是脑神经活络的一种现象。

 

只是大脑的神经活动?

这类说法被称作“化约论”(Reductionism),认为“心”和“脑”是互相驱动的,更极端的一派甚至直接否认心灵的存在,所有的感受、想法、自我意识、灵性经验都是出于大脑的神经活动。你感觉到的痛不是痛,而是大脑神经活动变化、释放某种化学物质而产生的结果。

 

如此一来,疼痛只是假象、灵性经验变成一种幻觉。当然,这样的派别对于治疗特别疾病有很大的帮助,然而,那些出现在经文中的灵性经验和基督徒信仰生命的转捩点,不应该也不能被如此简化。

 

有些科学家想透过实验,解释人们的信仰经历。曾经有一个研究观察佛教僧侣和天主教修女,在打坐和祈祷时的脑神经活络现象,由受试者自诉灵性状态达到巅峰的时刻,从静脉注射造影剂,造影剂会锁定大脑活跃的细胞区块,并停留数小时,藉此观察活络的区块和血流的状态。

 

灵性经验可以“制造”?

另外也有一些实验试图透过生理或脑神经化学的刺激,制造出某种贴近灵性经验的感受。其中一个最恶名昭彰的就是“上帝头盔实验”(God helmet experiment),由加拿大神经科学家麦可.波辛格(Michael Persinger),让受试者戴上一个经过改装的安全帽,用fTMS(重覆经颅磁刺激)大脑,宣称会让人看见类似濒死经验的光芒,看见上帝和已过世的亲友等等。

 

约有八成参与者表示,他们感受到了灵性经验,有些人看见上帝,有些人看到过世亲友。此结果让不少人认为“上帝不存在”,并那些常被宗教人士高举的信仰经验,是“可被制造出来的”。

 

类似研究还有很多,也有科学家研究有信仰和没信仰的人,大脑各部位运作的差别。例如,是否藉由某种激素的异常释放,可使人们更容易相信,或对信仰的态度更多疑?无论如何,科学家尚未在大脑中找到可解释信仰经验的特定区块,但普遍认为跟某些部位有关联。

 

“受造物”不能解释“创造主”

那么,基督徒应如何面对脑神经科学的结果?

 

想想圣经中描述过的那些经历:上帝向亚伯拉罕显现,并清楚对他说话;先知以赛亚见到异象;耶稣三天后从死里复活…等,这些重要事件,都包含在基督信仰内,光是某个科学派别或零星的几个实验,并无法解释信徒在其中的经历。

 

此外,还包含生命被改变的神迹──绝望的人得到盼望;失去信心的人重获勇气;曾患有恶习的成为新造的人,这些长时间的改变,更无法用科学来解释。

 

我们按着上帝的创造在这世界上生活,祂的创造包含我们的大脑,而大脑无法解释上帝。另一方面来说,没有上帝就不会有人类,要跳过上帝来解释人类的感受,是很奇怪的事。

 

创世记2:7提到上帝如何创造人,“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我们是有灵的活人,这个灵是从上帝而来,充满在我们的全人,链接肉体和感官的运作。

 

使徒行传17:28-29很值得信徒细细深思:“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他,就如你们作诗的有人说:‘我们也是他所生的。’我们既是神所生的,就不当以为神的神性像人用手艺、心思所雕刻的金、银、石。”

 

神经科学为我们打开了一个新的领域,可以从更实证性的角度观察人们的感知,却没有办法解释、也无法动摇那位创造宇宙万物,赐下生命气息的全能主宰。

 

 

阅读更多盼世代好文》

立刻加入盼世代Telegram

追踪盼世代Instagram

盼世代Facebook粉丝抢先看

阅读更多盼世代好文》

立刻加入盼世代Telegram

追踪盼世代Instagram

盼世代Facebook粉丝抢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