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塞拜疆被控炮击亚美尼亚大教堂,但其否认对宗教场所实施袭击

阿塞拜疆被控炮击亚美尼亚大教堂,但其否认对宗教场所实施袭击

10月8日,阿塞拜疆被指控炮击一座历史悠久的亚美尼亚大教堂,当时平民正在教堂内。自上个月点燃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Nagorno-Karabakh,简称纳卡)地区战火仍在继续,该地区目前由亚美尼亚控制。

自由欧洲电台(Radio Free Europe/RadioLiberty)报道说,舒石镇(Shushi)的居民称,圣救世主大教堂(Holy Savior Cathedral)在8日两次被炮击击穿,导致内外墙体损坏。

这座大教堂也被称为加赞切斯特大教堂(Ghazanchetsots Cathedral),始建于19世纪,是亚美尼亚宗徒教会(Armenian Apostolic Church)的一部分,也是其在纳卡的亚美尼亚教区主教座。

由美国资助的媒体机构一名记者报道说,第一次炮击发生时,妇女和儿童都在教堂内,然而却没人受伤。据报道,三名俄罗斯记者在第二次袭击中受伤。

亚美尼亚外交部在与美联社分享的一份声明中说,这次袭击是“骇人听闻的罪行,是对人类文明的挑战”,并指责阿塞拜疆以宗教场所为袭击目标。

阿塞拜疆国防部就此否认其袭击大教堂的指控,并发誓其军队不会“针对历史、文化,特别是宗教建筑和纪念碑进行攻击。”

国防部在一份声明中说:“舒石教堂被毁坏的消息与阿塞拜疆军事行动无关。亚美尼亚武装部队在10月4日炮击了赞加(Ganja),其间破坏民用设施、住宅建筑以及宗教圣祠( Imamzadeh)和建筑纪念碑。与其截然不同的是,阿塞拜疆军队不会针对历史和文化纪念碑,特别是宗教设施采取任何行动。”

安德里神父(Father Andreas)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说,“我们雄伟壮丽的大教堂的墙体被摧毁了。”

安德里还说:“令我感到痛苦的是,我们的小伙子们正为保家卫国而牺牲,而如今的世界却对此漠然且毫无反应。”

长达数十年的纳卡冲突终在9月底再次爆发,国际上承认该地区是穆斯林占多数的阿塞拜疆的一部分。然而,由于该地区的亚美尼亚人口占多数,实际上由亚美尼亚族人控制。

1994年,两个苏联加盟共和国之间就战争达成了停火协议。但最近的冲突据说是近年来最严重的。国际机构呼吁减少暴力升级。报告还表明,土耳其已向阿塞拜疆派遣叙利亚雇佣军,以支持这场战斗。

一名前阿塞拜疆预备役上校在接受《阿塞拜疆新闻》(Azeri News)采访时辩称,对教堂的袭击似乎来自亚美尼亚方面。他还质疑为什么教堂没有被火灾破坏的迹象。

一名在斯捷潘纳克特(译注:Stepanakert,纳卡首府)的29岁研究员瓦鲁赞·格加米安(Varuzhan Geghamyan)告诉《福克斯新闻》,“在纳卡首府和舒石的街道上随处可见有许多尚未引爆的炸弹。”

他接着说:“阿塞拜疆军队对斯捷潘纳克特的不期炮轰已持续11天了,因此,几乎所有平民都被迫生活在防空洞里,这导致了新的人道主义危机。”

这并不是大教堂第一次遭暴力破坏。美联社指出,教堂在上世纪20年代就在种族冲突中遭到破坏,并在1990年代双方交战结束后得以修复。

10月5日,路透社报道说,阿塞拜疆军队对斯捷潘纳克特进行了火箭弹袭击,而这里正好是亚美尼亚政府认为其是纳卡地区首府的飞地(译注:飞地指某国或某市境内隶属外国或外市,具有不同宗教、文化或民族的领土)。与此同时,阿塞拜疆指责亚美尼亚向该地区以外的城镇发射导弹。

8日,阿塞拜疆国防部指责亚美尼亚炮击了巴达(Barda)和阿贾贝迪(Agjabedi)地区的村庄。

总部设在阿塞拜疆的趋势新闻社(Trend news agency)报道说,亚美尼亚在9日用导弹袭击了阿塞拜疆富祖里地区的加拉巴村(Garabagh),造成3名平民受伤。

中东报道和分析中心(Middle East Center for Reporting and Analysis)执行理事塞思·弗兰茨曼(Seth Frantzman)告诉福克斯新闻,当前的冲突可以用“独出心裁作战类型”来定义,因为阿塞拜疆正在使用武装无人机攻击亚美尼亚的坦克、大炮和军车。

他说:“虽然美国在数十年来的全球反恐战争中使用武装无人机,但巴库(译注:阿塞拜疆首都)部署数百架新型无人机的决定为未来战争揭开了帷幕。”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原版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