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一步边缘化的巴勒斯坦问题 · 盘点历史上的和平协议

进一步边缘化的巴勒斯坦问题 · 盘点历史上的和平协议

编者按

排版设计

过去的百年中,中东大部分历史都围绕着以色列与与阿拉伯国家、土耳其和伊朗之间的冲突展开。自1948年以色列建国以来,签署成功的和平协议只有两次。直到2020年8月13日,阿联酋成为第三个签署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协议的阿拉伯国家;一个月内,巴林与以色列宣布建立全面外交关系,并将于9月15日在白宫签署和平协议。


本期我们将盘点那些或有意、或成功与以色列签署和平协议的国家,以及他们如今对待和平协议的反应。




埃及


也许这是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之间所达成的最著名、最广为人知的和平协议:以色列总理梅纳基姆·贝京和埃及总统安瓦尔·萨达特在戴维营签订协议,协议主要规定了以军从西奈半岛部分地区撤出,双方将建立外交关系。这件事引起了整个阿拉伯世界和以色列国内的一片喧哗。


1977年埃及总统萨达特(左)访问耶路撒冷

和以色列总理贝京(右)谈笑风生


1973年赎罪日战争被阿拉伯国家称赞为一次胜利(尽管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僵局),但对于萨达特而言,从六日战争以来一直承受的战败感得以克服,得以能够平等地与以色列展开谈判。最终两国关系正常化,而以色列在1967年战争中将占领的西奈半岛交还给埃及。然而,两国协议的签订也导致激进分子的愤怒,萨达特在1981年被暗杀。


埃及总统:赞赏以色列和巴林建立外交关系

埃及总统塞西于上周五消息发布的当天,在社交网络上表示,双方这一重要的举措,将为巴勒斯坦问题找到一个公正的、永久的解决方案,帮助中东迈向和平。


黎巴嫩


尽管黎巴嫩大多数政治派别和派系长期以来一直对南部邻国持消极态度,但1982年,双方曾有希望在贝鲁特达成和平协议。


一切都起源于1970年。当时黎巴嫩政府由马龙派基督徒占主导,而黎巴嫩南部什叶派占主导地位。黎国各党派之间内部矛盾因为收留巴勒斯坦难民与否的问题激化,大量难民的涌入使得政治平衡被打破。不仅如此,巴解组织在被约旦国王驱逐后,将黎巴嫩南部作为袭击以色列的主战场,在黎巴嫩最终爆发内战后,以色列和叙利亚也加入进来,各自与不同的派别协同作战。


混乱中,黎巴嫩未来的总统巴希尔·杰马耶勒站了出来试图恢复当地的和平,1982年6月,杰马耶勒所在的民兵组织协助以色列的“加利利和平”的军事行动,成功迫使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撤出贝鲁特。


杰马耶勒拥抱了一位以色列国防军的军官


内战结束后,杰马耶勒也同意建立黎巴嫩和以色列小组对和平条约问题进行秘密商讨。然而,没过几天,杰马耶勒被暗杀身亡。凶手因不满杰马耶勒与以色列之间的关系,委托黎巴嫩的死对头叙利亚,设置炸弹引爆了杰马耶勒所在的会场,和平协议也随之流产。


真主党:谴责和平协议

在上周六,黎巴嫩的真主党强烈谴责了巴林与以色列之前的和平协议。真主党作为与伊朗有密切关系的穆斯林什叶派政党,诞生于1982年,成立就是为了“反以色列”。


然而,来自基督教马龙派的黎巴嫩总统奥恩在以色列与阿联酋达成和平协议时,曾在接受采访时提起对与以色列实现和平的可能,表示仍持保留态度。此外,对严重依赖于石油的中东经济体来说,受到新冠病毒流行,与科创为主导的以色列合作,也是实现经济繁荣的一大力量。


约旦


约旦是继埃及之后第二个与以色列签署和平协议的阿拉伯国家。1994年,即《奥斯陆协定》签署的一年之后,在美国总统克林顿的斡旋下,约旦放弃了对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和东耶路撒冷的主权要求,拉宾总理和马扎利总理签署了条约。两国建立了外交关系,调整了土地和水的争端,并为旅游和贸易提供了广泛的合作。


约旦国王侯赛因(右)和以色列总理拉宾(左),1994


该协议为两国带来了贸易,旅游,国防和水资源方面的重大利益。两国还同意在反恐方面进行合作。


外交大臣艾曼·萨法迪:达成和平的必要一步需要由以色列迈出

约旦外交大臣赛法迪在上周五的一份声明中表示:以色列必须要采取必要步骤,实现该地区全面的和平,并称以色列应实行“两国方案”。


在中东复杂的局势中,约旦一直保持着与多方友好的姿态,无论是以色列,或者沙特,亦或者伊朗都维持着较好的关系。因此,约旦与以色列在经济等方面合作共赢,同时也表示对“两国方案”的支持。


阿拉伯国家联盟


2002年,阿拉伯国家联盟首脑会议一致通过以沙特提出的新建议为基础的“阿拉伯和平倡议”,并将其确定为与以色列谈判解决阿以争端的基本原则。在此基础上,阿拉伯国家将同以色列签署和平协议,并在实现全面和平的前提下逐步与以色列建立正常关系。


当时的总理沙龙拒绝了这项倡议,往后的几任总理包括奥尔默特、西蒙和内塔尼亚胡都对其中“和平”的愿望表示欢迎,但并不认可其中的倡议。比较讽刺的一点是,在“阿拉伯和平倡议”提出的同一天,以色列一城市内又发生一起哈马斯主导的自杀性袭击事件,30名以色列人不幸身亡。


当时的爆炸现场


就在8月19日,沙特在阿联酋与以色列宣布关系正常化以来首次进行官方表态,表示将继续致力于以阿拉伯和平倡议为基础实现中东和平。


阿盟:不表示谴责

阿拉伯联盟22个成员中,包括了与以色列建交的四个国家(阿联酋、埃及、巴林和约旦),而据“阿拉伯和平倡议”所说,巴勒斯坦事业是阿拉伯世界的中心问题。所以,从阿盟对此前阿联酋与以色列签订和平协议讨论了三个小时最终不表示谴责一决定来看,22个国家在巴勒斯坦问题上出现了貌合神离的局面。


叙利亚


叙利亚是没有与以色列签署和平协议的关键国家。叙利亚不仅在叙以和谈中持强硬立场,而且因叙黎特殊关系而制约着黎以和谈,又因支持巴勒斯坦激进组织而影响巴以和谈。


自1963年,复兴党在一次政变中夺取了叙利亚的政权后,它将自己确立为以色列最坚定的反对者,这一立场在以色列于1967年战争中征服戈兰高地后得到了进一步巩固。但在1991年马德里会议中,叙利亚总统哈菲兹·阿萨德确实与以色列进行了谈判,尽管无果而终。


叙利亚总统阿萨德


许多人认为叙利亚和以色列在2000年接近达成协议,最终双方无法就划定各自边界的问题达成协议,两国关系仍然保持着严寒状态。然而据美国前国务卿约翰·克里在其名为《Every Day Is Extra》的书中所写的,叙利亚总统阿萨德曾于2010年致函美国总统奥巴马,秘密提议恢复叙以和谈。叙利亚要求以色列撤离戈兰高地。然而,谈判破裂的部分原因是叙利亚不愿脱离盟友伊朗,以及2011年“阿拉伯之春”运动爆发后,叙利亚至今身处在内战的泥潭中。


利比亚


卡扎菲自1969年在利比亚掌权以来,一直坚决反对与以色列进行任何谈判。然而,在2000年之后,卡扎菲就开始与以色列就关系改善进行秘密会谈。2003年,以色列当时最大的对手伊拉克萨达姆政权倒台后,双方的敌对关系在暗地里缓和下来。


卡扎菲的儿子赛义夫·伊斯兰也在其中起了关键作用——他是卡扎菲最得力的二儿子,也是以色列女星布莱尔的男友。据报道,2011年卡扎菲在阿拉伯之春的起义中寻求以色列帮助。不过,同叙利亚一样,利比亚如今仍身处在内战的泥潭中。


今年6月,叙利亚的哈夫塔尔将军寻找以色列帮忙


阿联酋


2020年8月13日,阿联酋将成为继埃及、约旦之后第三个与以色列建立外交关系的阿拉伯国家。


阿联酋:表示欢迎

阿联酋对双方的行动表示欢迎,并希望能对世界范围内的和平与合作产生积极影响。


巴林


2020年9月11日,以色列、巴林和美国发表联合声明说,以色列与巴林已同意建立全面外交关系,双方将于9月15日参加在白宫举行的和平协议签署仪式。


其他国家像伊朗、土耳其都强烈谴责了巴林与以色列建交的决定,并指出这是对巴勒斯坦事业的打击;而一直在协议名单上的阿曼则表示支持,并指出这对阿以两国的和平进程有推动作用。而巴勒斯坦也如上次一样,表示强烈谴责,并召回了驻巴林大使。


在以色列建国初期,以色列与大部分周边国家之间的矛盾都围绕巴勒斯坦产生。阿拉伯国家曾经承诺在阿以问题得到解决之前,不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巴勒斯坦也一直作为中东问题的核心。但时过境迁,首先巴勒斯坦内部的问题频出,两个派别常起内讧;其次对于一个国家而言,自己国内的繁荣和稳定才是永恒不变的追求。尽管伊朗和土耳其仍宣称坚定不移的支持巴勒斯坦事业,但明显只是作为政治砝码。


如今,巴勒斯坦再拿着道义与承诺,要求其他国家用其利益作为筹码押注一个空中楼阁一般的期望,显然非常不现实。



参考:

Israel and the Arab world: A history of recognition attempts,  Alex MacDonald

The Rise and Fall of Bachir Gemayel Israel and the Lebanon Quagmire, 1982,  Jacques Neriah

《叙利亚变局与中东和平进程》,于卫青

《观察家 | 从巴林以色列建交看中东和平之路》,范鸿达 



投稿: [email protected]
 联系[email protected]
转载: 请在相应文章下方留言公众号名称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