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约眺望专栏】转译神学

【因约眺望专栏】转译神学

(图/shutterstock)

分子生物学的“中心法则”,来自于“转译神学”。这套法则和信息转化流程,在圣经里早已明明记录了。人领受神的话,这信息传递如同“转录”般烙印人心,于是人依“神的话”为模板而归信基督、行事为人与这福音相称…

全球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燃烧炙热,已造成1.8亿人感染、近4百万人丧命,众生束手无策下,幸亏辉瑞与莫德纳,使用了卡塔琳·卡丽可(Katalin Kariko)和德鲁·魏斯曼(Drew Weissman)发展出来的mRNA疫苗,才略为遏抑新冠病毒的滥弒…

 

mRNA疫苗初始发想来自于分子生物学的“中心法则”(Central dogma,又译作“中心教条”)—由DNA双螺旋结构模式共同提出者佛朗西斯·克里克(Francis Crick);另一位是着名的詹姆士·华生(James Watson)于1958年倡议:

 

遗传信息的标准流程是:“DNA‘转录’(Transcribe)合成RNA,RNA‘转译’(Translate)制造蛋白质,蛋白质反过来协助前两项流程,以及DNA自我复制”—既“DNA → RNA →蛋白质”是分子生物学的“中心法则”。

 

DNA、RNA是“信息链”(Information chain),蛋白质是“工作链”(Working chain);前两者就像电脑的软件(Software),后者为硬件(Hardware);软件是将人的自然语言“转录”(Transcription)为机械语言,机械语言则“转译”(Translation)为工作成果。带有语言信息的RNA就称作“信使RNA”(简称mRNA)。

 

给予适当的环境与条件,例如在细胞体内,由DNA通过转录合成的mRNA就会成为制造蛋白质的模板,将信息转译为蛋白质。mRNA疫苗就是依循这套原理,让细胞得到病毒的mRNA来制造抗原(病毒蛋白质),再送到免疫细胞以产生抗体、歼灭外侵的病毒,达成免疫。

 

这套过程是由实验室的理论基础发展成一项实用的技术,也就是从“实验台”进入“临床”应用(From Bench to Bedside;B2B)—这个策略称作“转译”(Translational);凡从实验室的基础研究到实用产品上市之科学,统称为“转译科学”(Translational Science),

 

如,在医学上是“转译医学”(Translational Medicine)、农学上是“转译农学”(Translational Agriculture)等等。在实用挂帅的世代,这套以“转录”、“转译”作用为基底的思维或法则,是当今最夯的策略,这些以“转译”为名的学科成了现在最热门的领域—现今已进入“转译世代”(Translational generation)。

 

但“日光之下并无新事。”(传道书1:9)圣经却是这么说。

 

现今有的,早已有之。这套“中心法则”和信息转化流程(策略),在《圣经》里早已明明记录了,我姑且称它为“转译神学”(Translational Theology)。

 

圣经是“神的道”( Logos、或Word,就好像是不变的遗传信息DNA ),人领受“神的道”,这道化成“神的话”( Rhema、或word,好比是RNA)—这信息传递如同“转录”般烙印人心,于是人依“神的话”为模板而归信基督、行事为人与这福音相称(腓利比书1:27),是为“转译”—正如圣经论到自己说:

 

“圣经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摩太后5:16-17)。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当我读到“神爱世人”(“神的道”Logos),这道“转录”在我心成为“神的话”(Rhema) —“神爱我”;于是,我相信耶稣、接受祂为救主,今生今世为祂而活,行事为人以“祂的道”( 圣经、“祂的话”为依据,结出良善的生命果子“转译”)。

 

分子生物学的“中心法则”(Central dogma),来自于“转译神学”(Translational Theology)。

 

(感谢阳明交大李伟教授校正)

 

(文章授权/潘荣隆牧师)

 诚挚的邀请每位读者以奉献来支持这份新闻媒体,并且为我们加油打气,让每一个神所赐福的事工,化为百倍千倍的祝福。谢谢您~(点此奉献)